辽源劳教所恶警暴行:每一鞭子下去都留下一道血印


【明慧网2003年4月15日】我今年五十二岁,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辽源劳教所。后来在各种高压酷刑下,违心写了不在所里炼功和“决裂书”,约一个月后我清醒过来写了“声明”:声明以前在迫害下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继续坚修大法。这下触怒了邪恶势力的打手,它们对我大打出手。一天上午九点半钟,教育科科长孔×把我和赵岩叫到教育科。当他看到我写的“声明”后暴跳如雷,对我施以法西斯暴行:先是拳打、“电炮”,后是以脚猛蹬猛踢,而且还连打带骂,打了一个多小时左右。当时屋里还有科长侯×。将近十一点,他让我和赵岩回队去了。下午一点多又把我和大法弟子赵岩叫到教育科,这时教育科有孔、侯二科长,还一不知姓名的管教。侯×对我们训几句话后,孔×兽性大发,这次更是变本加厉用“电炮”往我脸上、头上猛打乱击,打得我满口出血,用穿皮鞋的脚往身上使劲地踢疯狂地踹,用膝盖往肚子上猛击,用臂肘往心脏部位猛击,打得我几次发昏,直到他打累了,躺在床上倒头便睡。这时我看了一下马蹄表差十分三点(下午)。当时屋里有侯×、另一管教、我、赵岩。

四月六日早八点刚过,三大队管教先把赵岩叫到大队管教室,没五分钟又把我叫到管教室,只见队长韩×和三队出工的管教全在屋里:共五、六个人。我进去后见赵岩被罚撅在一边,韩韩让我把上衣、裤子全脱了,只准穿衬衣衬裤,然后让我两手扶在桌子上弯腰撅屁股,韩韩凶恶地双手握着鞭子,使出浑身解数狠狠地往我身上抽打,我只挺了五鞭子就被打倒在地上,痛彻肺腑,每一鞭子下去都留下一道血印,共打我三次,共十五鞭子,真是鞭鞭凶狠,其中最狠毒的一鞭子打在我脖子上,当时就把我打昏了过去。

不仅如此,还把我关进禁闭室的铁笼子里锁起来,每天两顿餐,每顿半块发糕一点咸菜。三天多后,我还只能趴着睡觉,不敢翻身。

正告打手们:善恶到头终有报,只等来早与来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