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迫害弟子的深切体会:一定要在学法上精进


【明慧网2003年4月15日】“很多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嘱托我:一定要告诉世界上所有能自由看书学法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环境,珍惜时间,在学法上精进,他们最后悔的就是在家没能好好学法、记法……”——作者
* * * * *

学法是我们修炼提高与正法中最重要的环节。在当前要做的三件事中学法就是第一位的,是根本的根本。“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学法的问题,师父在讲法中每次都讲。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弟子们对学法的重要性还是认识不足,其实也是漏。

比如在劳教所这个邪恶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正与邪、善与恶都表现的极为突出和对立。在学法上总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一直把珍惜学法,就象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就象防洪筑堤一样,时时加固,时时寻守。否则小小蚁穴也会毁了千里之堤。就象峭壁上迎风傲雪的青松根系不牢就会堕落深渊。而对于走向反面的人来说他们根本就不学不背,执著于人的感情在魔的控制下乱论一气。更有甚者在恶人指使下向大法弟子施加毒手,成了魔的工具,诽谤大法师父、批大法。那么就学法的重要性来说邪恶也看到了这一面:里面的人一旦看到经文就会大面积“严正声明”,它们控制不了局面,所以邪恶千方百计封锁经文的传播。不让里面的人脑子闲下来,一味地灌输恶毒的谎言与假相。“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排除干扰》)那么,对学法的用心量度就象植物的根系一样越深就越牢固。相反舍本逐末也就是导致邪恶控制利用的原因。还有如果法学不好发正念的效果也不会好,讲真相时也会遇到障碍。

很多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嘱托我:一定要告诉世界上所有能自由看书学法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环境,珍惜时间,在学法上精进,他们最后悔的就是在家没能好好学法、记法……

另外,外面的大法弟子也普遍在学法上没有里面的坚修弟子认识感受深刻。主要是体会不到在邪恶封闭迫害的情况下看不到法是一种什么心情。就象旱地的秧苗渴望雨露;在沙漠中渴望见到绿洲。有一次,一个弟子在强迫转化下马上就要崩溃了,这时他得到了《建议》这篇经文。在邪恶严密监视的情况下冒着加期的危险,一夜就把经文背了下来。在第二天,犹大们再逼他时,他巧妙地把法中的话讲给了他们。由于法的威力,连做洗脑工作的人听了也目瞪口呆。后来他说就是那篇师父的经文才使他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成为坚修弟子中的一员。可见在生与死的关头学法多重要。

在那里要想看到法是极难的。要想保持能在法上认识法长期指导修炼就必须记住。里面对坚修弟子的控制是史无前例的。每个房间都有二三个犯人日夜值班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每天都做记录,同时邪恶对犯人并不放心,怕我们和犯人讲真相,在房间内部安装了监视监听器,走廊还有流动警察。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我们还背了许多经文。象《去掉最后的执著》、《路》等。还有长篇的半小时《导航--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有一个同修背《导航--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时用了二十多个夜晚,每天只睡四个多小时。并且时时都面临邪恶发现的危险。对学法背法上我们想尽了办法。常人中有句话叫“书到用时方恨少”,里面受迫害的弟子对能自由学法的弟子是多么羡慕啊!在劳教所经过我们讲真相也有一些看管大法弟子的犯人得法。有一次,一个得法犯人对我说:“你看××他也不象大法弟子,《洪吟》还没我记得多呢!不怪他走向了反面。”我听了后感到十分难过。心想:外面的同修你们把法多记点该多好啊!我出来后和外面同修交流,发现《洪吟》很多人都记不住了。

古人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好的环境更应该珍惜学法,有的坚修弟子在获得自由后,忘记了我们是怎样走过了那艰难的历程。由于多种原因把会背的法又忘了。“刀不磨会生锈的”。还有一些在里面的真修弟子在长期坚持背法,学法,正念很足,多次能放下生死,因此邪恶也动不了他。可是漫长的时日中有的弟子就放松了背法学法。甚至很多也忘记了。师父讲:“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下面有一些历史上古人对学习方面专研刻苦的精神,让我们以古为鉴看一看:“头悬梁,锥刺骨。彼不教,自勤苦。如囊莹,如映雪。家虽贫,学不辍。如负薪,如挂角。身虽劳,犹苦卓。”(《三字经》)这里面说晋朝的孙敬读书时把自己的头发拴在屋梁上。若昏沉眼闭,头坠下则扯醒又读。战国时苏秦读书,要瞌睡了就用锥子刺大腿。他们不用别人督促而自觉勤奋苦读。晋朝人车胤夏天晚上读书,没有钱买油灯,就把萤火虫儿放在纱袋里当照明来读书。晋朝人孙康家贫,冬天晚上读书没有油灯,借雪反映月光看书。他们两个家境贫苦,却能在艰苦条件下继续用心学习,每日不辍。汉朝有个叫朱买臣的少年一面担柴卖,一面读书;隋朝李密放牛时把书挂在牛角上,有时间就读,他们身体虽然劳累还艰苦卓绝地读书。这些还都是常人。还有孔子三十六岁时就已很有名望,但仍从山东来到洛阳拜老子为师。老子没说什么拉了三牛车竹简堆满了房间,这就是著名的“汗牛充栋”,孔子三个月不出屋门,夜以继日不停地看。老子见他用心专一,才说了一句:“孺子可教也”收为弟子。后来孔子研习《易》时把竹筒之间连接的皮条都翻烂了三回。可见功夫之深。还有《梅花诗》的作者邵雍先生读书时“夜不入寝,冬不取暖”坚持数十载。历史上的邵雍先生今世又是谁呢?他倾尽一生云游四海,访天查地洞彻一切,留下的《梅花诗》无人可解。目前师父将其随口解出。一首诗凝聚了一生的心血也只为此时此刻唤醒众生。用心之精湛,立意之深令人惊叹。

五千载中师父为和弟子结缘又付出了多少个象邵雍这样的一生呢?无数次转生结缘也只为这大戏的最后一幕。这种洪大的慈悲用人的语言是无法形容的!愿我们众大法弟子学好法,整体上提高对学法的认识,不负正法使命,救度众生以慰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