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异记:无知士卒渎圣迹 暴死暴亡遭报应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据说有的高僧修炼到用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替代身体后,可以留下不坏肉身,在佛教中被视为圣迹。下面就是一个亵渎这种圣迹遭报的故事。

唐代元和十三年,郑滑节度使司空薛平、陈许节度使李光颜一齐被皇帝下诏准许,各自统帅所领的军队从卫地(河南淇县附近)出发去讨伐东平。抵达濮阳南七里,驻扎在那里。居民全都走散,而村内有一座佛塔,塔中有一位高僧圆寂后留下的不坏肉身,睁着眼睛坐着,佛衣穿在身上。用东西去触动他,佛衣立刻象尘土一样散落。大家争着围观,多日来挤得满满的。

有一个许州士卒郝义说:“哪里有这等事?”于是用力去刺他的心。郝义走下塔不到三四步,就捧着心大叫一声而气绝。李光颜于是命人为这件事表记,埋在塔的下面。第二天,陈州士卒毛清说:“怎么能有这样的事?昨天郝义的死只是因为赶巧罢了。”就用刀从不坏肉身嘴里撬掉二颗牙齿。毛清走下塔不到三四步远,也捂着脸面大叫一声而气绝。李光颜又让人为这件事表记,埋在塔的下面。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冒犯了。而驻扎在这里的人祈求神灵降福保佑,香火不断,周围三四里远的范围内,进香的人群拥挤不堪。驻扎在这里的军人又把钱帛、衣装等送去,周围一二里也挤满了。司空薛公因此让军队战伤严重的士兵在那里居住下来。不到十日,他们就又跟从军队东进。至今不坏肉身的刀伤、缺齿的痕迹分明还在。

(资料来源:《集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