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学高级教师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我是一个中学高级教师,我是在96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净化着我的身体,涤荡着我的心灵,我的家庭和周围的环境都在向着一个好的方向转变,人人都称赞法轮大法好。

可是从1999年4月25日以来,在江泽民邪恶集团制造欺世谎言,毒害世人,我和全国亿万大法弟子遭到了残酷的镇压迫害。

在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后,我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开始时,单位对修炼大法的人办所谓的学习班,学习报纸上诬陷大法的评论员文章,并找我谈话,要求我放弃修炼大法,被我拒绝。7月份以后,单位领导多次到我家做工作,局领导多次到单位做工作,对我进行欺骗和威胁,要求我放弃修炼,在法轮功和其它问题上划清界线,被我坚决拒绝。

7月20日暑假期间,因怀疑我可能去北京上访,单位给我家人施加压力,通知我家人到处找我(其实我回了娘家)。7月22日上午,单位领导再次来到我家,说上面有“文件”,要求我必须书面保证放弃修炼,否则就要被抓、被判刑,我违心地写了个字条,下午我被单位的两位领导“护送”着参加了教育系统党员大会,在会上,我被作为典型遭到了局里一位领导的诬陷、讽刺、挖苦和辱骂,他对大法大肆进行诬陷和诽谤,另一位领导则威胁,下一步将进行人事制度改革,凡是炼法轮功的一律下岗(后来这位领导因为贪污受贿进了监狱,先下了自己的岗)。在这之后,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批斗会”,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党员夏训期间,我写的上访信被市领导歪曲后在全市党员会上宣读,无中生有,编造是非,恶意地诽谤大法与师父。接着半夜12点钟,警察就打电话进行骚扰,派出所到我单位进行骚扰。市教委召开批判座谈会,单位领导以不参加就下岗相威胁,逼迫我参加,被我严词拒绝。由于身心的极度疲惫,我连续昏迷了数小时,就这样,第2天又被警察非法带到临时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进行非法审讯,继续从精神上对我进行折磨。

开学后,局领导再次到我单位对我进行“帮助”,要求我在全校党员大会上检讨自己,因为我写过上访信,被当作重点帮教对象,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在修炼的道路上摔了一个大跟头,但是我已经重新爬起来了。[注]

在那以后,单位领导又给我施加压力,逼我按他们的想法写“保证书”,给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单位的一切规章制度也和法轮功挂上了钩,如:学校的教职工聘任条例中规定,如有修炼法轮功的,包括学生的评优评先等都一票否决,每年的寒暑假,单位领导都要以解聘相威胁,来重点提醒“某些人”(指我)。每年过年前,单位领导总是要先给我“拜年”(施加压力),敏感日期,都要让组内的教师进行监视,汇报我的行踪,这种迫害一直持续到今天,使我原本和睦的家庭因怕我被抓,被迫害而惶惶不可终日,我的60多岁的老父亲也因我修炼大法,被迫蹲在太阳底下受曝晒。这一切都是从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开始的。

尽管这样,我仍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干好自己的工作,赢得了学校师生的好评。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历史会作出公正的判决,江氏集团一定会被押上正义的审判台。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