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比非典更可怕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就在非典型肺炎把全世界弄得心惊肉跳的时候,就在人们为中国政府千方百计隐瞒真实病况而愤慨的时候,从辽宁省海城市传出一个更令人恐怖的消息:三月十九日,两千五百名小学生饮用了由鞍山市宝润乳业公司生产的“高乳学生营养豆奶”后发生集体中毒,分别出现了肺炎、肝炎、脑膜炎和心肌炎等症状,据海外中文报纸转载,到四月初已有一人死亡,很多人病情还在恶化之中。

食物中毒在全世界并不少见。一定范围内的食物中毒,成百上千人同时中毒在历史上也有先例。就中国大陆目前食品工业缺乏管理,各地一哄而上杂乱不堪的现状而言,出现食物中毒甚至群体性食物中毒的事件更不是奇怪的事,甚至还有故意下毒发泄私愤的事件,如去年发生在南京下关的早餐中毒事件就是一例。但这一次两千五百名小学生集体中毒,其规模之大和受害对象之特殊,使得人们在震惊之余,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大陆目前食品卫生和与此相关的社会安全究竟已经危险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生活在国外的人或许会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小学生同时中毒呢?答案是他们饮用的是同一种饮料。然而这个答案只会让他们更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学生饮用同一种饮料呢?如果他们分别购买不同的饮料的话,不就可以大大减少中毒的人数了吗?这个问题就接触到了中国种种社会问题的核心:权力、腐败和不负责任三位一体。

造成食物中毒的豆奶是由区教育委员会推荐的。那么问题是:教育行政和食品生产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部门,它凭什么向学生推荐食品呢?它凭的当然是权力,而不是对生产厂家的了解和监督,更不是对市场竞争的尊重。而在中国,政府部门如果推荐什么,那就是一种强制。那么它又为什么要推荐或者强制销售某种食品呢?对中国问题熟悉的人不难想象那些幕后的交易和提成。而有了区教育委员会的后盾就等于垄断了学校市场,生产厂家当然就不愁没有销路,于是对产品的监督和检验便随之放松。这就是权力加腐败加不负责任的后果。这个公式可以应用到许多被称为“中国现象”的问题上。

然而还有比这更令人恐怖的。据报导,当许多记者闻讯赶到海城采访时,很多学生告诉他们中毒事件发生后学校对他们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一点肚子痛不要告诉家长,不要乱说话,如果告诉了会被学校开除。因此很多学生等到肚子实在痛得吃不消了才告诉家长,耽误了就诊的时间。在学校之外,有一个叫做“三一九领导小组”的机构发表通知指定了几家医院让中毒的学生就诊,如果未经指定医院同意就到外地医院就诊,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自己负责。很多学生家长要带着孩子上北京和沈阳等大医院看病,但他们被当地的小学校长,村长和其他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拦了下来,甚至连当地的火车站也被控制了起来。只有一些事先得到通报的学生家长开车直接冲上了高速公路才闯出了被重重封锁的海城。记者在采访时受到跟踪,要拍照时被不明身份的人拦住镜头。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许多家长十分害怕,说不了几句话人就不见踪影了。

这些都说明,海城当局在事发之后拼命掩盖事实,甚至不惜威胁受害人。他们当然会打出维护海城“安定”的旗号,但在他们心目中,他们在海城的权力,当然也包括垄断学生豆奶市场的权力,要高于几千名受害学生的生命。然而,海城当局的这种卑鄙手段并不是他们发明的,只要看看中央政府是如何掩盖非典型肺炎的手段就可以知道了。有这样的中央政府就会有这样的地方政府。反过来也是如此。这就是今天中国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