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轮功学员解运华呼吁援救在中国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我是解运华,日本法轮功学员。我弟弟解运欢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被无端判处10年徒刑,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三监区一中队。

在该所监狱,普通犯人家属探视可在监狱规定的地方买些饭菜坐下来慢慢闲聊。而对于法轮功学员,家属以外不许探视,如果家属也是法轮功学员就更不许去探望。家里来人探望只能隔着玻璃说话,不许用话筒。狱中大法弟子的旁边站着一名恶警监视,不许谈所谓的“敏感话题”,否则立即中止会见,且每月只给一次30分钟的时间。在这所监狱里关押着10几名被非法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方面禁止法轮功学员相互接触,将他们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支队里。每天清晨强制他们到矿井下超时超负荷装运煤炭。

恳请国际社会及有条件的海外法轮功学员,能向该所监狱打电话揭露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挽救被谎言蒙蔽的人们,帮助我弟弟和受难的大法弟子改变恶劣的环境。

在这里劝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要再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作恶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目前人权恶棍江泽民已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人权机构告上了法庭,各种司法程序正在顺利进行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将人间邪恶之首绳之以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正在收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名单及迫害证据,以在适当时机送交国际法庭追究其罪行,并已将一万余名责任人的名单送交联合国人权组织。为了你们自己的将来、也为了你们的家人一同免遭历史的唾弃,请幡然醒悟,善待法轮功学员。

以下为相关信息:
监狱总机:0467-——5741060转 (0467鸡东县区号)
三监区总机:0467——5607137转8011 8017 8019
监狱有关人员电话:
负责人 邹德臣 家庭电话:5741487
   赵如斌 5741060转8770
教导员 王金龙 家庭电话:5741099 办公室 :5607871 5607140
副教导员 赵继文

背景:

解运欢在鸡西市第一拘留所被关押期间遭受折磨 42天剥夺睡眠

我弟弟解运欢,1975年5月9日生,今年27岁,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4月来日本留学,2000年2月回国探亲途中遭到了户口所在地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因为我们全家有6口人修炼,我的母亲是当地一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家里的电话早已被监听,母亲、姐姐及嫂子已几次被非法拘留)。我弟弟被迫长期流离在外。2001年3月后弟弟下落不明,直到7月收到他经过百般周折从北京团河劳教所捎出来的消息,才知道他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进行强制洗脑,其间染上疥疮。在有“人间地狱”之称的大陆劳教所遭受的摧残折磨令人难以想象。

2001年7月末,弟弟被押回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刑事拘留,非法关押至2002年8月。8月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对他进行了非法审判,法院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只凭所谓的“印制法轮功传单1600份,刻制蜡纸九十份”的捏造之词,就判刑10年(明慧网2002年9月9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中所说的“一名大法弟子在日本留学回国被抓关押一年多判刑,”指的就是我弟弟解运欢)。在庭审之前,他被刑讯逼供、诱供,遭受长达十几天不让睡觉等残暴手段迫害,警察随意捏造罪证。

我弟弟从被捕直至判刑,长达一年半的非法关押过程中,当局没有真正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甚至我们家里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许见上他一面。我弟弟在狱中遭受怎样的迫害,从偶尔捎出的片言只语中只能了解一点点而已。据说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关押的净是些杀人放火的凶恶刑事犯,而且管教也极其邪恶,常用电棍殴打、电击大法弟子。家人向监号里捎东西每次都被勒索50元的所谓手续费。日常用品更是外面的几倍价钱。一次家里给弟弟买了200元的食品送进去,经过狱警、牢头等的层层盘剥,最后到弟弟手里的只有两袋榨菜。弟弟在拘留所里常常吃不饱。弟弟最初被关押的监号面积不到20平方米,却关着40几人。条件之恶劣,大法弟子在狱中承受的迫害可想而知。从信中可看出弟弟的情绪时好时坏,但正念未失。我真担心弟弟本来就瘦小的身体还能承受多长时间。

2002年9月初,不知是哪一个良心泯灭的恶人告密还是公安局找的借口,说我流离在外的母亲好象回家了。鸡东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李青华(明慧网有过报道)带领十几名恶警包围了我们家,没有找到母亲就抄了哥嫂的家,搜出几本大法书和几篇经文,第二天就拘留了我的嫂子,并关押到鸡西市第一拘留所一周左右。家里托人交了1700元钱才放出来。在嫂子被关押的一周里,看到鸡西市第一拘留所的公安为了威逼大法弟子写保证竟然下流无耻到了极点,用电棍电击女大法弟子的下身。目前鸡西市第一拘留所还劫持着多名大法弟子,女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乳头都被电焦了。没想到鸡西市的公安堕落到这种灭绝人性、禽兽不如的地步。

前不久,姐姐解鸣娟托人又是花钱又是请吃饭,终于见到了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半,且被判10年刑的弟弟解运欢。弟弟被折磨的更加消瘦,弟弟刚被押回鸡西第一拘留所时,受到了狱中恶警长达42天的折磨,42天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给一碗清汤,稍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击。据说狱中的其他的大法弟子受到迫害有的甚至更加残酷。

我的其他亲人受迫害情况

我们全家都是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母亲,战清敏,60岁,从2000年1月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5、6次,关押时间合计3、4个月。所在单位鸡东县红少年小学两年多未发给退休工资。至今流离失所近两年,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被鸡东县公安局判两年劳教。恶警们听点风声就到处抓人,各种费用擅自从母亲的退休金中强制扣除。

嫂子,赵玉梅,38岁。2000年末同母亲、四弟解运欢去北京上访。四弟成功走脱,母亲被抓后绝食九天被放回,回到家,被鸡东县公安局拘留,后正念走出拘留所,从那时起流离失所。而嫂子被抓捕,被押回鸡东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近四个月,罚款6000元才释放。今年8月末又被抄家,关押于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受尽侮辱、折磨,一周后托人交罚款1700元释放。

姐姐,解鸣娟,35岁。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2000年同母亲流离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初去天安门证实法被抓捕,非法关押、监视居住几个月,停发一年工资。接着被判两年劳教,在所在单位鸡东县供电局的担保下,监外执行,每个月只发200元生活费至今。

三弟解运杰,31岁。2000年1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捕,由工作单位所在地黑龙江省宾县公安局非法关押39天,后由单位作保释放。因是单位技术骨干,无论去哪里,都由单位派专人看管,不离左右。

我们家6人修炼。在中国国内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侨居海外而幸免于难。

参考文章: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9/36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