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霍百姓的血汗钱残害百姓:县公安局悬赏20万元妄图绑架我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1995年10月10日,我在一大学内有缘得到法轮大法,通过自身实践,明白了返本归真是做人的真正意义。自从得法后,我主动参与义务洪法,使更多的有缘之士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使更多人的身体健康、道德高尚。法轮大法的的确确是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

1999年7月20日~1999年10月27日期间我多次遭到公安一科和派出所的骚扰,给我的公司和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公安局一科科长伙同《XX日报》记者逼迫我为它们提供诽谤法轮大法的言辞,企图在《XX日报》上混淆视听蒙蔽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为进一步打压法轮功制造借口,被我当场坚决抵制。

1999年11月30日从北京回到当地,因去一同修家被恶人举报遭派出所非法绑架,当天晚上公安局一科公安和派出所恶警将我接回派出所继续非法关押,三天后又将我关进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送劳教。

1999年12月27日~2001年11月30日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受尽了许多非人折磨。1999年12月~2000年6月30日我被关押在“整训中队”,因坚持炼功多次被连续铐在牢门上数天,被强制劳动;2000年7月~10月被关押在“严管中队”,被强制罚站和接受高强度体能训练,同时还要忍受所谓的“饥饿疗法”(平均每天的饭食只有4~5两)。

9月21日为抵制进一步迫害,“严管队”非法关押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并联名给中央领导写信要求来专人调查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结果遭恶警强制灌食迫害。大部分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持续到10月1日。2000年11月劳教所成立了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七大队一中队,恶警对我们进行了强行洗脑,并利用恶习极深的吸毒劳教犯人作为所谓的“帮教”对善良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每天我们都要在“帮教”的强制下罚站、罚坐、听诽谤大法的文章、看诽谤栽赃大法的电视“焦点谎谈”。

2000年11月~2001年11月两次被关小间迫害,2001年4月~8月期间因炼功、抵制恶警读诽谤大法的报纸被连续铐十多天、被毒打十多次。2001年5月13日因炼功遭恶警指使的吸毒劳教犯人对我进行疯狂的群殴,致使我肝脏受伤、人近乎昏迷过去。

2002年1月2日因参加一个法会被恶人告密,1月3日凌晨在一宾馆内被几十个恶警疯狂毒打并绑架,并抢走我2000多元的存折,1月5日县公安一科科长、副科长将我带回县公安局,恶警、一科司机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并要强制将我送往看守所,在上车时我正念走脱。

现在被迫流离失所。我走后,我的家庭电话被严密监控,家人及亲友常常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父亲和弟弟的工作也不同程度的受株连、妈妈和80高龄的婆婆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据公安内部消息,县公安局不惜悬赏巨款20万元妄图非法抓捕我,真是在用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在干着祸国殃民的罪恶勾当。

我在此恳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调查,让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和道义上的谴责,让公道再现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