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后病痛消失 说真话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9日】自从1999年720邪恶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之后,我和中国大陆一亿大法弟子一样承受着腥风血雨的迫害。

得法前我也曾是单位有名的病号、药篓子,25岁开始身体每况愈下,心脏病、低血压、神经官能症、头痛、失眠、胃病、乳腺增生等等。身体的不适,精神的压力给我及我家庭带来了难言的困苦。97年我和爱人相继得法,四个月后我身体上的所有病痛消失,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说的没有病一身轻的滋味。随着心性的提高我的家庭和睦、幸福、祥和,日子也过得舒服了。身体好了,工作上也得心应手,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正在此时,邪恶的江××向善良的法轮功及弟子发难,一夜之间,中国大陆妖风四起,对法轮功、对师父诽谤加诬陷,一言堂编造的谎言满天飞,这对于全中国大法弟子来讲真可谓大打出手。面对此情此景,我们大法弟子所能做的只有去北京向国家信访办反映我们修大法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教我们在做好人,政府是不是弄错了?上访是一个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啊!结果得到的是被强行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看守所,“人民警察”对我们拳打脚踢加酷刑,最后用谎言骗去了我的住址、姓名,被当地驻京办接回,而后由单位领导去京接回并直接送当地拘留所关押。在我没签字的情况下把我非法拘留15天。

拘留所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与小偷、吸毒犯关在一起,一天两顿饭吃的都是出了毛的馒头和夹带头发、石子、苍蝇的菜汤,并且在非法关押我15天后又无故延期15天,工作人员不向我们解释什么理由,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我就和其他同修一起绝食抗议(我想我们有不吃饭的权利),没想到连这一点点权利也被剥夺了,所谓的“人民警察”以“为我们好”的名义强令号里的6个男犯伙同两名警察一块儿强行灌食,他们有的用手钳、螺丝刀撬嘴,有的按头、腿、胳膊,直到把我折磨得要背过气去他们才慌忙住手,又量血压,又测心脏,当时我的心跳过速加剧,脸色苍白,呕吐,他们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就强迫我单位来人担保接回了家,但走时也没忘了勒索我700元钱伙食费。这就是中央电视台宣传的“春风化雨”,其实是腥风血雨。

单位的人把我接回后,不到一个钟头就拿出事先做好的决定把我开除。面对朝夕相处的领导、同事,他们没有一句问候、关心、帮助,一纸简单的“因旷工除名”几个字结束了我13年工龄的心爱工作。他们为什么要说我旷工而不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理由呢?原因是江××表面上让媒体宣传“法轮功不准开除、下岗”,其实被以各种名目非法开除的法轮功弟子何止我一人呢?江氏集团背地里实行株连政策,哪一个单位要有一名法轮功弟子,其单位一把手免职,并且此单位全年不准获得所谓的“先进单位”称号,直接影响单位员工的利益,挑起人民群众对法轮功的愤恨,挑起群众斗群众。于是全中国上下欺上瞒下,对我们善良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从此(因去北京)我和爱人成了“重要人物”,我们所在的辖区街道派出所、居委会、单位、政保上下勾结对我们家监视、骚扰不断,不论白天或夜里十一二点,想来家“看看”就来,动不动就威胁、无故抓人、抄家。在我和爱人被非法关押期间,年仅八岁的儿子因无人照顾,后被好心的同修收留,当思念父、母的儿子泪流满面的见到我们时,却又懂事的对我说:“妈妈,我今年又是三好学生。”我感动得哭了,我说:“儿子,你在家一定要听伯伯、阿姨的话,好好学习,那同样是在证实大法好,电视上宣传的都是假的。”儿子说:“妈妈,我知道。”我说现在爸、妈都没法照顾你,你生爸妈的气吗?儿子说:“不是爸爸、妈妈不管我,是他们不让你们回家,你们是在做好人,是他们不讲道理。”看着儿子日渐消瘦的小脸儿,看着因儿女不在而日夜挂念的父母,我就想是谁造成的这一切呢?我们原本是身体健康、安居中乐业的合法公民,如果不是因为江××对法轮功制造了这旷世奇冤,我们去北京上访什么?何况公民有上访的义务和权利呀!再者我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是对政府的信任啊。看着“人民警察”知法犯法的残酷对待养活他们的善良的群众,我真的为他们难过、悲哀,因为他们也是被江××欺骗利用的对象。如果今天我不说,我们大法弟子都不说,谁能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呢?难道当今社会真的不让人讲良心吗?我受益于大法,服务于社会,回报于国家,国家领导人不愿意吗?为何要把我们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呢?我们师父说过:“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师父经文《我的一点感想》)

在此我以自己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控诉江××及其邪恶610机构践踏公民人身权利、上访权利、信仰自由权利等罪恶,揭露江××用一言堂欺骗公众的邪恶本质,还世人明亮的眼睛、清醒的智慧,让正义之剑制裁凶手江××及610机构,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世界需要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