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兼优的小弟子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日】我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自修炼后,从未打过针、吃过药。

1999年7月22日,我同父母一起去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不料被公安便衣骗走,抓上车后被强行带到驻京办事处。两天未进三餐,大人比孩子更惨,一餐只有小半个馒头和薯条一段大小的小块咸菜。

回来后父母双双被单位带走,留下了我一个可怜的小姑娘独自走向回家的路。

镇压越来越疯狂了,我忍不住内心的话语,又一次同母亲于2000年9月的一个星期天来到了北京信访局,向政府吐露真言。公安就像驻营扎寨似地在门口闲坐着,强行将我母女俩拉上车后送进驻京办事处。当时天很冷,地面的温度可想而知。我与母亲被经过一番严厉的搜身后坐在这冰冷的地面上。到了夜晚,也是睡在这“冰块”上。

妈妈单位的一伙坏人来接我们来了。第二天我本该去上学,但他们怕妈妈离开因而不许我离开。星期一的夜晚,我同妈妈又在这块比先前还冷十倍的“超级冰块”上过夜。我是很健康的,一般躺下半小时内便可入睡,但这次我彻夜未眠。如果不是我们修炼,肯定要被冻坏了。

第二天星期二,妈妈单位的干部将我二人带到了派出所,我们被夺去了人身自由--不让说话,不让坐,不让动,不让看。大约两个多小时,“领导”们又来,说是要送我去学校。我被带走了,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妈妈。那些“领导”将我带到校长办公室,让校长和我谈话,老师们也来给我加压力。最后邪不压正,我坚决不放弃修炼,他们灰溜溜地走了。

2001年7月,我与同龄(11岁)的小弟子结伴去了北京天安门,高举“真善忍”横幅,向众人展示大法之英姿。被公安一脚踢倒,施以撕头发等非人的强暴残忍的手段。

在中国,少数当权者号称“以民为本”,对于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小学生竟然也如此残暴,简直毫无人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