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西人弟子:跟上正法进程,真正体会大法是全宇宙中最美好的


【明慧网2003年4月2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艾米,今年23岁,我是美国人,现在住在西班牙马德里。我2000年6月得法。

记得两年半前我坐在一片黄豆田里,望着落日,祈祷着能找到一个我能全身心融入其中的真理大道。我用自己的全身心对自己说无论这个真理有没有上帝,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与坏。三天后一个同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

现在回头一看才知道当时我的祈祷得到了这个宇宙的回答。《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与坏,正如师父在“论语”中阐述的,“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谜唯有“佛法”,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

我是从2000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差不多是法轮功受迫害后一年吧。自我听到真、善、忍这三个字,我就从内心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仍然是我得法的障碍。虽然我不是中国人,我也从来没挨过打或受过折磨,可我还是感到在精神上有相当大的压力。中国政府的造谣在长时间内使我对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产生了疑问。但这些疑问不可能使我停止修炼法轮功,因为我从内心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而且我体会到自己和大法相遇是缘分促成的。

我感到自己的执著太强了,以至于邪恶的造谣宣传使我心神不定。我觉得我的修炼停滞不前,不能成为一个坚定的修炼者。去年十二月份我心中所有的疑问困惑到了顶点,以至于我有两个礼拜感到非常迷惘。我不得不在修炼和迷惘之间做出选择,我是要让这些不理智的负面思想控制我的生活呢,还是要找到我真正的自己并继续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我内心真正要的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决定要自己主宰自己的生命和心灵。

于是当它们在我脑海里出现时,我就试着去抑制和排除这些不好的思想。有时我也会觉得自己并不想去掉它们,因为它们似乎还有点逻辑性。但我马上能认识到这是一个圈套,因为从高一层次上去看这些思想都是不理智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就能排除它们并把真、善、忍摆在第一位。从法轮大法中我学到我们的主意识要强。如果我们承认不好的思想、疑问和怕心是自己的话,那它们就会控制我们。但如果我们主意识强就能控制自己,那么这些不好的东西就会被去掉,我们的心中就会充满慈悲。

现在我的修炼状态很好,我感到自己心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脑子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善,也越来越愿意真正的去帮助别人。终于我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活和心灵了,我看到了中国政府的宣传都是谎言和造谣,我体会到了大法是全宇宙中最美好的。

师父在2002年费城法会上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以前当我正念不足讲真相时,人们就不认真听,也不能打动他们。现在我觉得我讲真相的效果就象师父在《快讲》中说得那样:

快讲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现在每当我讲真相时,我总是保持正念,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这样对方的态度在一开始就会转变。他们似乎很高兴听到法轮功。在我住所附近有许多中国店,当我一搬到那儿我就到这些店去买东西并找机会向那儿的中国人讲真相。以前当我心态不稳的时候,他们都不愿听。但现在情况变了。比如,一家店里的一个中国家庭以前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最近有一天我到那儿购物,当时我正念很强,在收银台我把一份真相报纸递给店主,他问我:“你能读中文吗?”我指着我佩带的支持大法的图章说:“我不会,但我知道真、善、忍。”他接着说:“真、善、忍很好。”我表示同意并对他的突然转变感到有些意外。几天后他的妻子还向我学炼法轮功。这个故事很简单,但使我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正念的作用。

很多年来我是一个相当消极悲观的人,即使在我修炼之初我依然如此,因为那时我并没有真正在修炼。虽然我也参加洪法活动,参与大法工作,但我有很多执著没放下,所以我的修炼状态也就时好时坏的。当我真正做到能够控制自己的主意识,放弃不好的思想,并遵照真、善、忍去修炼时,我发现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最好的一天。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现在当我讲真相时,我总是努力保持正念,并遵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

我只是想交流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因为如果有中国大陆或海外的学员因为中国政府的宣传而对大法有疑虑的话,那么我的体会表明我们能够冲破这些造谣和诬蔑。中国政府不仅在劳教所有洗脑班,而且还在更大范围干着相同的事。通过谎言和造谣媒体的宣传中国政府试图给全世界人民洗脑,这是一件最令人痛心的事,因为法轮大法是好的。

这次法会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比学比修、共同精进、和向全世界人民讲清真相的好机会。

谢谢大家来参加这次法会。谢谢师父给我一个净化我心灵的机会。谢谢大家!

(2003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