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回忆(片断)


【明慧网2003年4月2日】1999年7月21日早上我去公园炼功,发现并没有人去,后来碰到2位同修才知道因为省里无故抓了我们法轮功学员,大家都上省委去上访了,于是我也去了。约有一万多名学员,很有秩序地在人行道上排好,完全都没影响到交通。一会儿来了很多警察和警车,把学员拉走,有几个公安也来拽我上警车,我想警车是载坏人的,我是好人,为什么要上警车呢?我挣脱了三次,还是被他们扔上警车。这时看到警车上有一位男学员被打,我出面制止,遭到恶警的训斥,我们被送到市中的体育场里。恶警后来陆续抓进上万名学员,不让我们走动,没有水和食物,就这样曝晒一整天,晚上把我们分别送到各区公安局登记才放回家。

我回家后越想越不对,我们都是好人,没做错事。为什么警察那么粗暴地对待我们,第二天我又上省委去请愿,见到今天的公安比昨天还多,他们更粗野地待我们,当场殴打学员,大批学员被强行拽上警车拉走,地上留下很多学员的鞋子。当我看到这一幕幕公安打人的情景,对省委感到彻底失望,于是当天7月22日我就决定只身去北京上访。火车站到处是便衣,不让学员上火车,殴打学员,车门上有公安逐个盘问去哪?哪个单位?去干啥?火车上也有公安逐个再盘查一次,发现是法轮功学员就马上拽下车。

到了北京火车站,发现有大批的公安在人群中逐个翻包,被翻出大法书籍就抓走。来到旅店发现,每家旅店的墙壁上,都张贴不接待法轮功学员的通告。我和来自外省市的学员只好餐风露宿火车站和公园等地,每天都有公安搜查,成批的弟子被无理逮捕。但是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地来到北京上访,我们随时随地都有被捕的危险。

大法弟子进京护法很多都是只身前往,或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都是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很自然地走出来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没有组织更没有政治目的,大法弟子间彼此几乎都互不认识,使公安便衣有机可趁,常假装是学员,利用学员的善心骗钱。我亲眼见到一个便衣骗走一个女学员200块钱,还把另一同修的身上所有的钱骗走。

有位长者坐在复兴门长椅上盘着腿,公安要抓他,遭到长者一顿骂。公安说这不是法轮功学员,炼法轮功的不骂人。可见他们明知道我们是好人,放着坏人不抓,专抓好人。我们在公园里晚上被蚊子咬的不能入睡,三餐吃馒头配咸菜,喝的是从厕所接的凉水。虽然生活条件很差,但大法弟子们以苦为乐,抱着法不正过来不回家的决心。8月19日那天我在天安门附近的路旁,被公安拦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理由就翻包,搜出一本手抄《洪吟》,就被拘到北京前门的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