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西人学员:成为真正的正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4月2日】我非常感谢学员们的修炼体会,因为这些修炼体会对我坚定地修炼有很大帮助,因此希望我的这个体会文章也能对其他正法弟子有所帮助。

我经常会有想要不断地努力迎头赶上的感觉,但我总是感到落后。我有时怀疑自己是否毫无进展。自从我思考后,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使我了解了什么是“溶于法中”以及我们如何成为“整体”。

梦中我置身于一个极为广阔且非常静止的湖泊的中心,湖泊的水很特殊,一点也不湿。我感到寂寞且绝望,想着可能会淹死。我凝视远处,并期待一艘小船会朝我驶来或有人把救生背心丢向我。我满是焦虑、陷于僵化的思绪,想着我必须以某种方式获救,即使我浮起来一点也不困难,但我仍然绝望地想着应该如何努力获得一艘船。我左手边的位置距离岸边十分遥远,岸上的人们看起来就象是水平线上的几个小点。我看到在我遥远的正前方,有一位我认为比我精进许多而且经常鼓励我向内找的学员。他站在水面上,看起来十分轻而易举并且正在和某些人说话。看着此等平静画面,我的内心有所改变,我意识到等待一艘船或一支可以抓紧的浮木的想法是如此荒谬。

我知道我必须到那里,我只须去那里!脑中有此一念的瞬间,我发现我已立于这位学员身旁,他当时正站在电视摄录人员面前对着媒体讲真相。我感到我已做好讲真相的充分准备,完全溶于真、善、忍中,并竭尽所能地大面积讲真相。

这个梦使我更为理解了人的思想可以造成很大的变化,我也因此体会到和同修在一起的重要性,这可以使我们不致又掉下去成为常人。或许在我的梦中,如果我没有看到如此平静且修得非常好的其他同修,我仍将继续无助地载浮载沉、一心寻找救生背心。排除旧势力的安排后我开始讲真相。

我开始在早上和另外二名学员一起在公园炼功,这个公园经常有很多中国游客参观。有一天另一位学员必须早点离开,为了去掉我害怕单独一人的执著心,我决定继续留下来炼第五套功法。当我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可以达到短暂入定的状态并感到十分祥和。

约二十五分钟后,我听到一群中国游客相互争论,在他们大声谈话中间,我听到他们讲了数次“法轮功”。接着,音乐逐渐停止,我听到他们走向我,我合十并慢慢地睁开双眼,先是看到在我面前形成一个半圆圈形的多位中国游客的双足。我完全睁开双眼时,看到他们惊异地盯着我。我很高兴看到他们,就象是看到我遗忘多年的亲戚。而他们却是以质疑的眼光看着我。他们这样的惊吓令我感到意外,我说着几句我会的中文:“你好”,他们中有些人疑惑地回答:“你好!?”

随后我由背袋中拿了些中文简介并分给他们每一个人,他们以中文和我交谈并发现我只会说几句中文。其中一名男士生气地以英语问我:“你从哪来?”他盯着我的样子就好象是我修炼法轮功侵犯了他,我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我既渺小但同时也非常巨大。虽然我心跳得比平常还快,我感到很平静。一名女士指着我的黄色围巾问道:“你是怎么开始学法轮功的?”我向她说明是一位朋友教我的,而且我也看《转法轮》,《转法轮》已被译成十几种语言,她看起来很惊奇。另一位生气的男子以中文对着我大声嚷嚷,并手指着简介,接着将简介丢向我。我为他感到悲伤。我一边由地上捡起简介,一边说明法轮大法在全球六十多个国家都是自由学炼的。后来他们离开了。当我松开双盘站起来时,那名好奇的女士及另一名年长男士由我背后朝我走来,长者带着微笑,手中拿着简介,那名女士亲切地说:“他要把简介还给你。”我报以微笑。虽然在如此寒冬中我们四周仍充满暖意,谢谢师父。

我心中数次涌现这次经历,我首次见证被蒙蔽得很深的中国游客,我要他们知道真相!我认为我这个大法弟子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是了解深受无数谎言毒害真相的开始。我想到中国所有的大法弟子在如此恶劣环境中仍坚定修炼大法,并感到和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东方学员及西方学员由师父领航正法。

有了这个体会,回顾我先前的执著,我感到我必须竭尽所能地更为精进、同化“真、善、忍”、讲真相及发正念的急迫性。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如果我完全偏离了法,那么我会变成一粒极为微小的尘埃而消失。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内心十分祥和,可以轻易地察觉本性并维护真、善、忍。

(2003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