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于同修对自己的态度与真正向内找

【明慧网2003年4月22日】我于2001年6月被马三家教养院释放,同年底被迫流离失所后,汇入正法洪流中。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暴露出我许多常人心及不正的思想,不但长期不向内找,而且还找一些借口看别人如何如何,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心。虽然每天也在看书、学法,但思想言行与法对照严重脱节。当有的同修劝告和提醒我时,我却在挑剔对方的态度。很长时间我的心性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直至前几天的一件事,使我的内心受到了强大的震撼。促使我有勇气将自己的感受与教训写出来,也是在揭露和清除邪恶,同时归正自己。

在马三家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高压迫害,我违心妥协了。释放后,内心深深的痛悔。发愿在今后要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但由于平时忽视用心学法,有时在干事心的带动下去做一些大法的工作,有时则碍于同修的情面而随和做一些事,并不是发自于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纯净心态。从中暴露出了自己的做事心、显示心、欢喜心,却未能用法对照及时向内修,而是用大法的工作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心,以致于被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2002年6月15日,我与同修发送传单被抓,同修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我绝食绝水抗议10天后,再次被押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然而没被迫害之前,我总以各种借口和原因放松自己应去掉的执著心。当被恶警抓到时,我也没有从内心真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当失去人身自由时,才知道向内找,造成了巨大损失。

随着师父正法进程不断推进及讲清真相的不断深入,同修在大法工作中互相之间的宽容、配合与协调显得尤为重要。当自己做的一些事与想法不被同修理解乃至误解时,就觉得人轻言微,常人的自卑感就冒出来。有时还想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有错,而只有我无条件的服从别人,才能化解一些事,甚至于严重时怨气很大,产生了逆反心理和妒嫉心。师父在《再认识》中讲:“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旧势力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而我恰恰被旧势力支配和干扰得理智不清,而越来越严重的向外找,找哪个同修有没修去的人的东西,或不符合我没去掉的后天观念等。因自己有这些不好的心,也就演化出这些东西让我看到。自己还想:你们有的同修不也有人的东西吗?却为什么偏偏抓住我的不放,甚至到外面去传播说我如何如何。逐渐对大法的工作也越来越冷淡,最后什么也不想做了。甚至还想惹不起、躲得起,我自己独修清修去算了。人为地把自己与同修隔开,各做各的,互不相干,不能合作,也别伤和气。有段时间虽与同修表面没有不协调,却在心里拉开了距离。

尤其在2003年1月10日,我与一同修再次被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4天后被看守所释放。同修们对我这次被迫害所表现出的态度各不相同,说什么的都有。当时我心里觉得很苦,尤其是在意识到自己做得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时,更希望得到同修们的宽容和在法理上的帮助,而不是上来就是一顿乱轰。本来已陷入到常人情绪中很低落,悔恨的我已经无地自容了。想找个地方看看书、学学法,却无处可去。自己心里还委屈地想:“不管怎么样,我也不是邪悟和妥协出来的,对常人还讲慈悲呢。要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出来了。”甚至想:“真难啊!我不学了。”其实自己已经很危险了,这些念头已不是自己了,自己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因执著于同修对我的态度,知道不对也不想回头。

我基本上将自己的内心与同修封闭了整整三个月,直到前几天,2003年与我同时被抓的同修84天闯出教养院。我看到同修们对他这次出来表现出的态度与对我截然不同,大家那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有的甚至都要落泪了。这种场面使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这位同修平时的一点一滴做得都很好,尤其是善的方面。在同修们对我与这位同修的态度的反差中,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开始认真地找自己,这几个月我都做了些什么?没有真正的学好法,人为地给自己增加了障碍。师父告诉的三件事根本没有做,我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吗?师父在《挖根》中讲:“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师父在《大法不可窃》中讲:“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

当同修们触及到我应去的执著时,我却一味地向外找,怎么对我这样呢?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掉到水里了,人要救他,他却说:你不能够直接用手救我,你得用一只我喜欢的船来救我。那怎么能行呢?”我没有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却狭隘的用人心对待别人,严重的偏离了法,却不自知。真是危险至极啊!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进来。……人自己没有正念,那么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川流不息,甚至于在这里停留人也都意识不到。”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的珍贵,而我却没有很好的利用,在执著心地带动下,长期误在那里,险些忘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将永远记住这沉痛的教训,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