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典”还是“SARS”

中共蓄意掩盖真相(一)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新华网北京4月20日报道,胡锦涛考察军事医学科学院和中科院时勉励科研人员,发扬爱国奉献勇攀高峰为民造福精神运用科学力量战胜非典型肺炎疫情。 

听上去不错,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中国大陆在“三个代表”指导下的科学在这次SARS爆发流行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并不令人称道。

去年11月起源于广东河源中山一带如今祸害全球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中国大陆叫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而世卫组织和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都叫严重急性呼吸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为什么要叫非典?这是用科学名词蓄意掩盖真相的一部分。

我所能查到的官方将这个病叫做“非典”的最早记录是在2月11日广东省和广州市卫生官员答记者问。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指出,专家组就该病的病因、诊断、治病与预防措施等方面进行讨论分析,认为本病属“非典型肺炎”,病因不明。

那么,把这种严重的急性传染病叫“非典”是否合理,医学专家的态度如何呢?中国官方医学界对非典的定义是:非典型肺炎(Atypical pneumonias)是指由支原体、衣原体、军团菌、立克次体、腺病毒以及其他一些不明微生物引起的肺炎。而典型肺炎是指由肺炎链球菌等常见细菌引起的大叶性肺炎或支气管肺炎。

早在2月13日,《新快报》记者就报道了他们对有关专家的采访。据专家解释,“非典型肺炎”起初是指那些呼吸道症状不明显的肺炎。以前被定义的“非典型肺炎”多数由支原体、衣原体、立克次体、军团杆菌、病毒引起,通过应用抗生素治疗大都能收到不错的效果,很多患者甚至不用住院就能痊愈。“非典型肺炎”并非一个很准确的名词,临床很少用此作诊断。专家指出,本次的“非典型肺炎”与通常所指的非典型肺炎不同,主要体现在现有的抗生素都难以奏效,传染很多医务人员,而且病原体至今无法找到。

显然,用“非典”来定义这次暴发性的严重传染病是非常不准确的。即使是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在当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在2月11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次疫情家族性发病多(有的一家10多人发病)、医务人员发病较多,尤其是后一现象,前所未有,十分罕见,所以引起群众较大关注。作为一个卫生官员,在已经看到上述足以说明那是一种严重急性传染病时还不以为然,只能证明他要就是不称职,要就是蓄意误导。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句话,避重就轻。“非典”一直存在,毫不奇怪,每年医院接受治疗的肺炎有一半是“非典”,据广东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许锐恒说,美国每年有560万人患上非典型性肺炎(不知这个数据是哪来的?该不是编造的吧),言下之意广州才300例,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此前,广州《新快报》记者于1月4日采访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长吴一龙教授。“吴一龙教授表示,非典型性肺炎根本不是什么大病,只要对症治疗,患者连住院都不用就可以痊愈。”

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则说:非典型肺炎并不是法定报告传染病,所以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公布。在疾病的预警方面,传染病法已经有详细规定,什么病该公告、该怎么公告,都会按规定办。

这才是问题的要害。“非典”是不用报的!

按照这个说法,我们可不可以说,中国现有的传染病公告体制对任何符合传染病特点但以前未知的疾病是没有报告机制和控制手段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担心程度恐怕还远远不够。

把这个病叫做“非典”对诊断治疗造成很大的混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卫生部防疫局和302医院印发给医护人员的“非典防治手册”在列举了“非典”常见的病原体后说,这些病原体大多为细胞内寄生,没有细胞壁,因此可渗入细胞内的广谱抗生素(主要是大环内酯类和四环素类)对其治疗有效。而同一手册中关于“非典”的诊断依据第三条是“抗菌药物治疗无明显效果”。很显然前后“非典”不是一回事,前者是真正的“非典”而后者是“此次非典”(中国官方卫生网站已出现这种说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向全国各级卫生医疗部门推出的《非典型肺炎防治技术方案》几个版本都存在相同的问题。

相比而言,世卫的定义就科学得多。SARS取了该病的独特的严重临床表现,就和一般的“非典”区分开了。建议中国政府“与时俱进”地“和国际社会接轨”,将“非典”正名为“SARS”。如果因为叫惯了一时改不了口,还有一个办法。医学界给新发现的疾病命名有多种方法,其中一种是在常规病名前加上首发地的地名,以区别于同名的类似疾病。建议使用“广东非典”,保证不会造成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