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四.二五”:解构霸权话语 摆脱奴性思维


【明慧网2003年4月24日】独裁政权在维护其统治时一贯使用两个工具,一个是暴力,一个是洗脑。洗脑包括封锁信息和谎言欺骗,这两点在近期大陆江泽民政权对SARS病毒的隐瞒和欺诈上得到充份的表演。但是洗脑还有更重要且不易被人觉察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使用霸权话语。

霸权话语很多,以前有“反革命”,有“无产阶级专政”。进来这些词汇逐渐进化成“反政府”和“稳定压倒一切”等。这些霸权话语的心理威吓力很大,让听到的人不知不觉地按照这话语背后的逻辑去思维。但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就发现霸权话语的逻辑是强盗逻辑、是流氓逻辑,而沿着这种逻辑所进行的思维是奴性思维。

政府是百姓的血汗钱养活的,政府当权者是百姓的雇员。我们能够想象一个仆人会因为主人说了他两句就指责主人在“反仆人”?这样的仆人是不是该解雇?这样的仆人是不是流氓?

至于说“稳定”,谁都希望稳稳当当、平安无事。但假如一个歹徒在对你抢劫时你反驳了几句,于是这个歹徒说你在“破坏稳定”,你能接受吗?这样的“稳定压倒一切”不就是“抢劫压倒一切”吗?

在西方文明社会如美国,媒体不遗余力地挖掘政府的丑闻,媒体的社论时常对政府的政策进行抨击,政府高官包括总统常常成为幽默节目的挖苦对象。但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当权者会把“反政府”、“反美”、“破坏稳定”的帽子扣在媒体和民众头上。相反,我们看到的是政府首脑自降身份竭力地讨好民众。当一个政府把“反政府”和“破坏稳定”的帽子扣在民众头上时,这本身就说明这个政府的当权者已经成了“恶仆”、“民贼”、“强盗”,已经失去了合法性。

1999年的4月25日,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集体上访,要求释放被天津警察非法劫持的40多名同修。在这之后,大陆独裁者江泽民就把“反政府”、“破坏稳定”等大帽子扣在法轮功学员头上进行血腥迫害,其实这种霸权话语和“反仆人”、“破坏抢劫”没有任何区别,使用这种话语的独裁者已经把自己摆在了与人民为敌的位置上,这样的独裁集团理应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遭受几十年洗脑的中国人习惯了站在奴才的角度接受当权者的霸权话语,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主,当权者是仆。在这种奴性思维下,自己被迫害了觉得罪有应得,自己被少迫害一点就感激涕零,一听到当权者的霸权话语就胆战心惊、自责自怨。中国人,挺起你的脊梁吧,改变你的思维吧,对霸权话语多一些免疫力,多一些义愤吧。

我们在四年后审视四.二五,以及法轮功学员在四.二五之后的择善固执、一如既往的浩然正气,我们甚至不妨说:中华民族精神的新生开始于四.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