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斯和非典有什么区别?

VOA REPORT:SARS OR  ATP

【明慧网2003年4月24日】美国之音4月23日东方报道 -

**萨斯和非典有什么区别?**

最近在中国出现的一种传染性很强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也就是萨斯病,已经发展到民众谈虎色变的程度,说是一场瘟疫恐怕也不为过。但是,中国政府的官方媒体到现在一直把这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称为“非典型肺炎”,并且简称“非典”,拒绝使用世界的其它地方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命名,也就是“萨斯”。一种疾病,两种称呼,其中有什么蹊跷吗?

*Carlo Urbani大夫命名萨斯*

萨斯病,是世界卫生组织为最近出现在亚洲并且传到世界很多地方的一种呼吸道传染病的正式命名。“萨斯”是英文缩写SARS的译音。作为缩写的“SARS”取自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每个字的第一个字母。全称译出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关于萨斯病研究的最新成果是,科学家们发现这种病毒正在快速突变中。据《华盛顿邮报》援引中国知名的基因学家杨焕明的话说,从广州及北京两地病患取得SARS病毒样本显示,两者有很大的不同,病毒正在快速突变中。这些突变可能导致病毒向两极分化,其毒性可能会减弱,不过也有可能更具毒性。不过这需要更多研究才能断定。 SARS是今年二月底或三月初由联合国下属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意大利籍传染病专家Carlo Urbani卡洛-厄巴尼大夫命名的。正是因为Carlo Urbani大夫在研究这种病毒的时候不幸病逝,才使得国际社会猛然对SARS的危害性有了极高的警惕性,因此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病正式命名为萨斯,而且从那之后,国际社会就很少有人用“ATP,Atypical pneumonia”,也就是“非典型肺炎”来描述这种病了。

*非典概念比较宽松*

然而,只有在中国,从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到平民百姓,都把这种病称为非典型肺炎,也就是“非典”。萨斯和“非典”到底有什么区别呢?就此我们采访了一位中国山西省一所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从刘医生介绍的情况看,非典型肺炎的概念比较宽松,而且过去已经出现过,而“萨斯”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传染病,已经被国际社会看成是人类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所以,现在国际社会用萨斯,而不用“ATP”来形容这种疾病是有一定道理的。 因为非典型肺炎并不是一种新出现的病,通常是可以治疗的,而且很少有生命危险。中国官方坚持使用“非典”,不但与目前国际通行做法不相吻合,而且与一贯主张和国际接轨的对外开放精神不相吻合。特别是当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这种病定名为萨斯,中国官方仍然沿用广东地方医生在刚开始流行的时候因为对这种怪病不够了解,而定名为“非典”,这就不免引起海外观察家的好奇与关注了。

*中国为何坚持用“非典”?*

一些观察家分析说,中国为什么要用坚持使用“非典型性肺炎”这个旧名称来指新疾病?这和中国政府初期隐瞒疾病严重程度的初衷是一脉相承的。由于使用这个旧病名,自去年就开始蔓延的广东疫情没有引起香港,中国其它地区和全世界的注意。

中国官方把这种病命名为“非典型性肺炎”,民众和国际医学界当然不会过于担心,因为这是早就存在的一种疾病,而且对“非典”早已经有一套完整的诊断和治疗方案,所以,使用“非典”这个旧名称的直接后果使中国老百姓放松了警惕性,并且使得全世界对萨斯病没有采取严格的预防措施,导致这种病迅速蔓延到世界很多地区,带来巨大的生命和经济损失。

*“萨斯”“非典”混淆动机*

萨斯病是去年11月从广东开始流行的,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传染性。今年初,美国之音曾经报道过广东市面发生的疯狂抢购醋和板蓝根脱销的新闻,可以看出当地民众对这种病已经恐惧到何等的程度。当时由于医生对这种怪病不够了解,用一种内涵和外延比较宽泛的“非典型肺炎”来命名这种病症,尚且情有可原,但是今天当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正式对这种疾病命名之后,中国官方仍然坚持自己原来的命名,就有些令人难以理解了。坚持使用旧的名称,容易导致民众把新发现的,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萨斯”和原有的,容易治愈的,传染性不强的“非典”相混淆。分析其动机,无非是为了打消外国人对中国疫情的疑虑,减少民众的恐慌。

广东官员和北京的报纸,不久前还反复强调“非典”并不可怕,已经得到控制,他们还从医疗文献中挖出美国每年就有多少多少万非典型肺炎的案例,试图让民众放心。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广东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说,美国每年得非典型肺炎的人有560万,住院治疗的有170万,死亡率为5%,住院的死亡率占13%。言下之意,美国才是“非典”的发源地。观察家指出,这些话显然有误导民众之嫌。人们不禁要问, 此“非典”是彼“非典”吗,美国的“非典”和中国的“非典”是同一种病吗?

*萨斯病不是一般非典*

中国官方媒体向来有报喜不报忧的传统。这次对萨斯的报道,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为了保持中国社会的稳定,打消外国投资者的顾虑,促进国内旅游业的发展,媒体已经习惯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报道光明面,例如治愈了多少病人,疾病已经得到控制等等。虽然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过去一直能够主导舆论,控制信息的流通,但是这次在萨斯病的问题上,却出现了一个例外。

萨斯病不仅在中国肆虐,而且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不但有中国人患病,而且有外国人在北京死亡。这些消息都瞒不住。中国老百姓现在有了更多的接受信息的手段,他们通过短波收音机收听外国电台的广播,通过因特网,通过手机短信息,获知了并且传播了很多中国政府禁锢的信息。他们下一次听到世界其它地区的专家和学者,谈到萨斯病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这种病不是一般的“非典”,而是一种急性的,非常严重的,传染性很强的传染病。

*SARS无药可治*

从专业医生的介绍可以看出,常见“非典”有药可治,而目前流行的SARS无药可治。海外观察家指出,广东省卫生厅领导人利用“非典型肺炎”的宽泛概念,混淆在中国爆发的瘟疫和美国出现的常见病的区别,误导舆论,掩盖疫情。中国政府最近采取断然措施,撤了几个主管领导人的职务,在公布疫情方面,开始走向透明化,受到国际舆论的好评。而关于“非典”和萨斯名称之争的问题,也许应该和国际社会接轨,有个定论了。据记者刚刚获悉的消息,中国新上任的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在记者会上,已经开始使用萨斯来说“非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