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四.二五”四周年:被玷污了的大陆科学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如今大陆独裁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历四年,这场迫害开始于有着“科学院院士”头衔的何祚庥在1999年初发表在天津一本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中,何用歪曲事实的手法对法轮功进行批斗。在中国大陆从来就没有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无法发表自己的言论,也没有何祚庥(今政治局常委罗干的连襟)那样的政治权势,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唯一可以采取的办法就是到编辑部说明自己通过修炼祛病健身、道德升华的事实,并要求该杂志挽回影响。但这群平和的说理者却遭到天津警察的绑架。此事引发了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四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的集体上访。之后,在当年的七月二十日,大陆独裁者江泽民以此为借口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整个过程中,何祚庥等人一直打着“维护科学”的名目。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在讨论科学时,有不同意见的双方可以平等地表达不同的意见、并有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这是最起码的准则。可是在过去的四年里,已经至少有665位无辜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或为自己的信仰说句公道话而被迫害致死,更有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类似于盖世太保的专门被大陆独裁者用来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系统绑架到洗脑班里强行灌输诬陷法轮功的言论。难道这就是何祚庥一类的“科学卫士”维护科学的手段吗?这种做法和当年的宗教裁判所烧死科学家布鲁诺、监禁科学家迦利略的行径有什么区别呢?用这种手段“维护科学”难道不是对科学的玷污吗?

何祚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故做幽默地说他相信牛顿力学,以显示自己“物理学家”的身份,并讽刺法轮功弟子不懂科学。可笑的是,他竟然忘记了,牛顿本人就是虔诚的基督徒,并对神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牛顿之后,创立电磁学的麦克斯韦,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创立量子力学的薛定鄂则对东方神秘主义情有独衷。在法轮功弟子中,有很多受到过极好教育的人士。台湾大学好几位教授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笔者曾采访过在美国一流大学芝加哥大学执教的吴伟标博士。吴博士在研究生院读书的四年里,发表了十篇学术论文,这种骄人成绩,在大陆留学生中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法轮功的网站明慧网也专门设有科学探索一栏,就各种与科学有关的问题进行讨论。

相比较而言,何祚庥之流才真正是不学无术。这位所谓的“物理学家”和“科学院院士”没有任何学术成果,没有一篇拿得出手的专业论文。大陆独裁者江泽民无德无才的儿子可以成为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何祚庥的“院士”头衔值几个钱也就可想而知了。在阶级斗争的年月,何祚庥曾根据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向他人打棍子。如今阶级斗争不再流行,而科学则受到广泛尊重,于是没有本事做科研的何祚庥又摇身一变,成了“科学卫士”。这种依附于主流意识形态,通过迫害“异端”而猎取名誉的人,其实是真正的小人。这种人如果生在宗教裁判所的时代,他会成为布鲁诺那样的捍卫科学的勇士吗?相反,他更有能成为迫害布鲁诺的宗教打手。

提倡以政治迫害来“维护科学”的人真的对大陆科学的发展起到任何推动作用了吗?大陆科学界在过去的二十年来乏善可陈,没有出任何“大师级”的人物。相反,只是出了何祚庥之流的不务正业、不学无术的“打手级”的人物。如今,大陆独裁者的儿子可以成为科学院副院长,独裁者的无耻的“三个代表”谎言可以被吹捧为所谓的理论,清华大学一些优秀的学子因信仰法轮功、坚持说真话被判重刑,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的助理研究员因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北京团河劳教所逼疯。我们不难看到,政治权势和政治打手才是科学的真正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