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破除邪恶迫害中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我是24号事先得到通知出走的,25号分局、派出所到家搜传单、大法资料,没搜到就把拘留票子搜走,从此我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漂泊生活。

首先我去的是姐姐家,几天后丈夫来了一进屋就跪在地上给我磕头哀求我说道:“老伴呀,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我求你了放弃吧。”望着丈夫苍老的脸,想到他一次又一次被分局传、派出所找,我心动了。这一次情关没过去,更大的难接踵而来。春节了,儿子从外地回来一进屋就哭:“妈,你也不能太自私了,我爸你不管,你也应该管我呀!不能因为你修炼破坏我的前程、婚姻。”(他有一个很不错的女朋友,大学生,女孩的父亲社会地位很高)儿子一边说着一边哭,看我坐在床上没反应,哭得更来劲了,要从五楼跳下去。这时我从床上下来擦干儿子脸上的泪水,安慰道:“儿子不要哭了,你多了解了解法轮功,就知道妈妈走的是最正的路、最神圣的路,你不要被江××谎言所欺骗所左右。”……

1月23日焦点访谈播了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后,姐姐家孩子对大法非常抵触,我就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栽赃是诬陷。”他们反驳道,这是国家是政府还能报假的?我当即指出,你妈是信佛的,佛家能杀生吗?再说你们看哪个警察巡逻时背个消火器,而事件一发生灭火的、急救的?录像的怎么这么有序啊?”他们听后都半信半疑,认为电视台不能骗人,而我说的也有一定道理。

当时由于电台、电视台、报纸邪恶的宣传,派出所、街道、单位都在找大法弟子表态,那真是邪恶铺天盖地。我就利用买菜办事的机会讲真相,接触的卖菜、卖粮的、卖肉的、卖水果的、修车的、洗衣店的、摆地摊的。一次我去了一个洗衣店,老伴娘是个女的,40多岁,刚开始我们聊生意、家庭,后来我就转到法轮功身上,她就惊恐的说道:“快别讲了,前几天电视台还报了一个人把他的妻子、父母都杀了,多吓人哪!”我就从天安门自焚事件一点一点地讲,她的面部表情也是从惊恐、惊讶、到愤怒,“怎么国家电视台还骗人哪?我没有VCD但我弟弟有,你给我一个碟,我也让他们知道江××是怎么欺骗老百姓的。”

3月份人大要召开了,各社区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押很多,形势很紧。姐姐就说我:“你监狱也蹲了,北京也去了,真相也讲这么多了,该避避风了,我可不能总这样为你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你要再出去,我就不留你了。”我知道姐姐真心的对我好,关心我,怕我出事,而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能不做正法的事啊?但我又怕姐姐真的赶我走,这时我打开师父的《精进要旨》一翻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为谁而修》)这不正是考验我对佛法的坚定吗?再者还是要去我的什么心?经过向内找,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怕心”。当我真把这颗心放下了,事情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回来后,姐姐又给我拿水果、饼干让我吃,还告诉我以后出去饿了就买点什么吃,不要挺着。看到这一切真使我感到大法是严肃的,遇到矛盾只要向内找、以法为师就是在过关、在提高、在去人这层壳。

2002年国庆节恶徒疯狂地搜捕大法弟子,强行送洗脑班,资料点被破坏,我也断了资料的来源。师父在经文《快讲》“大法徒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救度众生迫在眉睫怎么办?我就自己动手做条幅,每天看姐姐入睡我就到厨房去做,每天晚上做10个,第二天以买菜办事为名就挂出去。连续做了三天,第四天晚上我正聚精会神做的时候,姐姐推门进来了,一看桌子上的条幅就急了:“你真行啊,还会做标语了,你还想干什么?明天你给我走,我决不再留你啦。”看到姐姐气愤的面孔,不容人说话的态度,我哭了,我说:“姐姐,你也是修佛的,讲慈悲为怀,当一个人掉在河了眼看淹死了,你救不救,江××的谎言毒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众生头脑都装了法轮大法不好,等正法结束了就得淘汰,你说我救不救?我应不应该揭穿谎言?讲清真相让众生得救,我知道你对我好,你为我承受了那么大的精神压力,可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不做正法的事啊!正因为我坚修邪恶才想迫害我,让我有家不能归。如果我把这当作避难所,什么都不做,谁高兴?邪魔高兴,江××高兴,你赶我走,我不走为什么?从常人这个理讲,你现下身体不太好,如果我走了,让你的儿女怎么想,啊--我妈身体好时她在这躲着,我妈有病了她搬走了。我不能因为这给大法抹黑,给师父丢脸;从法理上讲,如果我没圆容好这个法,惹你生气,你赶我走我没意见。如果我做正法你赶我走,将来大法结束了给你摆到什么位置?你这不是在助纣为虐吗?”

一席话说得姐姐不吱声了。从此以后再也不干涉我了,每当出门时让我注意安全。回来后让我给讲挂条幅的经过,分享条幅挂在高楼上、树枝上、电线杆上飞舞飘动的喜悦之情。

在我离家后派出所、街道、政法委经常去我家骚扰,找我的去向,并扣发了我的工资补贴。当时我想我是不执著这些的,随后又扣发了我全部的退休金,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同修的交流中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江×ד群体灭绝罪”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应该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最近学了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说:“讲真相中别管其身份如何,别有什么心,他们首先是人,他们都有一个为自己未来而选择的机会。”我想,发正念将操纵他们的背后邪恶因素清除没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真相还被谎言蒙蔽着哪,我就按着师父说的:“你不要把他当作什么高官,你是在救他命。那都是常人这儿的工作而已”。我就先后给相关的人,厂长、劳资、组织科、办事处、政保科、书记发出了讲真相的信,让他们从谎言中清醒过来选择自己的未来。

在讲真相中怕心也是有的。有一天早上我向过路人发传单,其中有一个男子推着车从胡同出来,我就把传单扔到车筐里,说道:“法轮大法传单,看一看对你是有好处的。”他就停下车来在那儿看。当我走出100多米路回头一看,那人掉转车头就向我追来了,我当时本能想快躲起来,就紧走几步,躲到一个胡同里,定下神一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怕他哪?他还靠我救度哪,我就立掌清除操纵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只见快到跟前这个人拐弯骑走了。

随着正法的深入,在讲真相中自己思想得到净化,修炼的境界得到了升华,同时使我认识到,我们不能因为邪恶迫害就认同它,表现无可奈何,而是要主动破除它,在破除的过程中就是不断去人的执著过程,同时在树立自己的威德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