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愿放弃每一个人、每一次机会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可以说我时刻把讲清真相当做了首要问题。

记得99年7月份时,我就开始向我身边的每个人讲法轮功真相、洪扬大法好,只要一有机会,只要我身边有人,无论是70旬老人还是幼儿孩子,我从不放过这个机会。

有时儿子约小朋友来,我就说妈给你们多做点好吃的,你把同学都找来吧,孩子们来了一拨儿,我就放真相光碟,然后又来再换一本再放,临走我又每人准备一份让他们带回家去。我当然也给孩子的老师真相光碟。孩子刚上初中,我急忙也给孩子的老师真相光碟。记得有一次我儿子在课堂上讲大法好,后来有人告诉班主任,班主任不在意的说:知道了。还有一次上医院给孩子看病,路上我主动与司机和押车的答腔:他问孩子怎么了,我说:“这不是吗,前两个月我到天安门说句真心话,被抓起来了,孩子吃不上应时的饭、胃疼,哎,孩子没个妈照应不行啊。”司机听说警察这样抓人气愤极了,于是我把大法真相告诉了他,并送了他两张光碟。有时我还经常去菜市场发给那些善良的小贩。在自己单位发资料已经是经常的事了,每天单位领导见面说:“怎么又宣传法轮功啊!”我说:“是啊。”单位同事几乎是一边拿真相传单看一边对领导说:今天安排我干什么?有位单位领导不看真相,有一天他被单位机床砸的头破血流,看过真相的同事对我说:“是不是他没看真相资料?”还有一位对另一位说:“我们家现在全信法轮功了。”最后我对正厂长说:就你没看了,我不落下你。然后他接了过去。我也经常到公司主管领导那里去送真相资料。

在单位里我们领导一开始不理解我,后有一天他见我在收拾十几年没有动的破货架子,底下收拾得很仔细,象在干自己家里的活一样,认真、无怨,我真和从前变了个人似的。于是他大声对所有的人说:“都学法轮功就好了”……现在我已离开了单位,但我只要一有时机就把新的真相资料再给他们送去。因为在今天这种媒体接连不断的谎言下,我怕他们没有了正念。同修问我:讲过真相明白的还给不给新的真相资料,我坚定的说:为什么不,你如今不见江泽民假戏虽然露了馅还想往真里演吗?

讲清真相真要符合一些常人的口味尽可能的分析他对什么感兴趣,再谈自己信仰,再谈我自己受的迫害,谈大法受到的迫害。一天坐一辆人力车,我说:怎么样老弟,能挣20元吗?他说挣什么,糊口吧。我说干啥也不容易呀,就说我们吧……。又一日,见一个较年轻的人拄一个拐杖,我大老远就说:看你岁数不大吗?咋搞的?他象见了亲人似的说:嗳,才45岁,脑……脑……血……,半天才说出来,我一看他没有不好反应,就说:嗳,人生一世不容易,谁能笑话谁呀,来吧,我送你一张光碟吧,对你能有帮助。于是很快帮助放进兜里去了。

当然真相我也给邻居,他们多数是要了。有个别的不要,我就看他正要上楼时,把光碟放在楼梯窗上进屋等待,等他上楼了,我再回去检查,发现就他刚刚经过就没有光碟,断定是他拿去了,如没拿我再拿回来。有时亲属让帮去幼儿园接孩子,我就将光碟放在每个孩子的衣服架上等。有时也给一起去接孩子的家长,当然有人说法轮功真相他要,有人不要。有时针对时间长短,如来不及讲,他没有一定了解,他是反对的。这时,我就从光碟里抽出内容小条,说:来送你一张光碟,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或这是中外大预言,对方连声称谢。有时也碰钉子:我说送给善良的人。对方说:不要,我不善良。面对此等事,我毫不在意。于是我另想办法,对这种人我采取给对方邮寄的办法。我对所有观念相背的人总是采取间接的办法。我不愿放弃每一个人,每一个机会。有时人多的场合,我只跟一个人说话,两人谈得来,悄悄地给他讲,然后送他真相资料。

记得有一次我正粘贴真相资料,就碰见正在执勤的我们片的那个片警。当时我不知道他会在那,当然怀着一颗救度世人的心,也不觉害怕,只是一惊。转而我马上说:天要下雨了,怎么你没带伞吗?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可看我一脸堂堂正正,又很善意的样子,就话里有话的说:带伞?然后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径直朝我刚刚贴过小贴的那条路一点点地摸索着……(记得那时完全用常人的心理对待),过后什么也没发生。以后的日子里这个小警察基本没有恶意。

最近我20年的朋友突然打来电话,让我去她那,一路上我去了四个小城镇,虽然只带了10张光碟和VCD机,但我还是尽可能的让接触我的人听到了真相。当我到了这个朋友家时,他当晚要去跳舞,临走他说:我回来咱俩一块看光碟,希望你不要给我儿子看,我不想让我儿子接触(当时他对大法一无所知,只看过电视台演的“戏”诬蔑法轮功),于是他几乎是命令说:你们各自睡觉,然后竟把灯闭了。记得他刚刚下楼去了,我主意识马上明白,我不能用人的观念,我一定要让这孩子看,不然他妈妈回来,孩子看不着怎么办?我以后不一定再有机会来,不能让孩子错过这个机会,于是我对孩子说:阿姨不会骗你,你想看吗?孩子说:想。于是我和孩子一块看了光碟,孩子明白了。朋友回来看了真相光碟,说:法轮功挺好,有什么呀,不就炼功吗?

同修也经常说我的方法好,我尽可能的让身边的每一个人听到真相。家里来修电视的,当然我丈夫不太同意我在家里直接送真相,可我有这颗心,师父就帮我了。正好同修来了,我示意同修送修电视的光碟,于是同修送了他们两张。丈夫不好说啥,我的心愿算是了了。

我讲真相包括我亲人的朋友同事等。我还经常利用机会到我儿子同学家去跟家长聊天。反正没有反对我的。因为我首先说出了他们执著要办的事,到了孩子同学家我说:我得跟你们常沟通了,要不孩子的成绩可就下降了。当然如果孩子们出去有集体活动,我就打电话让孩子一块走吧,我打车。加深了印象后,对以后的讲真相很好开展。就这样不但同学家长明白了,一日连他们家的亲属也拿了真相光碟。

一开始讲真相也很难,我就开始从自己家人讲起,现在大弟弟说:大法好,我相信。大弟弟单位的两个同事通过我邮的真相说:我们也信。再说二弟弟,他经常把光碟给他们楼的人放。并且在我给他讲的过程中,他慢慢明白要做个好人,不再发脾气了。二弟媳看光碟后气愤地说:这江XX真是该死。还有三弟弟,他说:大法好,我相信,我炼了几天呢,李老师书上说自杀有罪,还能杀生吗?再说那天电视(2002年5月12日)播那片儿,我一看那女人40多岁,孩子才9岁,我才不信,我把电视马上关了,我怕受毒害。我有一个妹妹,前几天我常人的怕心出来了,没供师父法像,她看我的样子后,自己拿回家供上了,还摆了鲜花,而且非常尊敬,换衣服时马上跑到别的房间去。对于此事,我丈夫(不修炼)说:咱做得还不如人家了。还有我母亲她经常说:“你们大法要正过来了,快了,你们都“成”了。我相信大法,我一念大法好,我胃都不疼了。”我经常给我爸爸送光碟。他这次来又问:还有新的吗?他还经常把我给他看的光碟送给别人说:这都是我捡的。至于我丈夫他都支持我去北京。记得我第一次要走时,他说:你走吧。还让我借500元钱走。当时我二弟也在,说:大姐你实在要走我也不拦你,你别太省了,路上多买点吃的。第二次走,丈夫下班回来见我正写横幅,就说:我刚发了钱,要不再拿200元。我说不用了,到了北京警察搜去也没用了,够回来路费就行了。还有儿子,他是经常跟同学讲真相,还经常被不明真相的孩子围攻打一顿。我去北京之前,儿子说:妈要去证实大法去了。他坚定地说:你早该走了!人家都去了,就剩你了,犹犹豫豫的。

不理解我的人说:你给大人讲我们不反对,为什么给孩子讲,我立刻回答:江××没有放过孩子,他把毒害也输给了孩子,因为我知道这世界上谁反对造就生命的宇宙大法都将有被淘汰的危险,我不能见死不救。于是我对妹妹、弟弟的孩子讲了,开始他们就说大法不好的话,我问:谁说的?他们说:在电视上看见了警察抓你们,那你们不是坏人吗?幼儿园阿姨说你们是坏人。天哪!我的心在流泪了,这么小的孩子都被江XX的谎言毒害得这么惨。于是我说:你看姑姑是那样的人吗?姑姑这么疼你们,你们家有事都来找我,我会杀你们吗?孩子摇摇头……

反正我是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要一有时机就给孩子们讲。现在妹妹的小孩每看到大法资料都要捡起再贴到墙上去。还对他妈说:快捡大法资料。

一天下雨了,只见妹妹手里拿着湿淋淋的一团纸说:这是大法真相传单,晒干了烧了吧!我真为这一家人高兴,他们不仅仅是我的家人,他们是宇宙大法洪传时代的幸运生命。

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伟大的法轮大法。我生命永远记住这一刻,让我再喊一次: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