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齐腰到膝盖呈黑紫色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我是96年有幸得大法的。得法前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妇科病,不能洗衣服做家务。被病魔缠身,疼痛难忍,苦不堪言。以前我也曾练过其它许多功法,但都无济于事。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介绍使我得了法轮大法。因我不识字,朋友让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打动了我,使我找到了人生的归路。经过一个多月的修炼,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我不识字,经过反复通读,奇迹出现了:我也能把《转法轮》读下来了!真是一个神圣高尚的功法。我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就是宇宙大法,只有修大法,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出于妒忌,于99.7.20发动了这场邪恶镇压与迫害,栽赃陷害,谎言诬蔑铺天盖地而来,它们动用了整个国家宣传机器及其公、检、法、司、警察、特务等国家专政工具,诬蔑我们伟大师尊和高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我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同修一行二人来到首都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1年,我们到天安门打出横幅,说出心里话“法轮大法好”,便衣警察象疯了一样扑上来抢走了条幅,并把我们推上警车,关到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去厕所。后来驻京办把我们强行拉到了他们的驻地,并没收了我们所有钱财,接着把我们押送回石家庄市,把我们先扣押在某派出所。那些恶警对我们进行了非人的摧残,三个警察一个组对每个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在江泽民“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恶令下,两恶警给我上绳。他们用绳子捆住我大拇指,象飞机铐,用塑料尺打我的脸和手,用橡胶狼牙棒打身体臀部和腰部,并边打边叫嚣着喊:你从窗户跳下去吧,打死你,打死你就是自杀。这还不算完,他们又用钉子穿我耳朵眼,用大头针扎我的手指甲缝,用烟头烫我的手,用钢笔放到手指中间使劲攥我的手,塑料尺打断了三节。他们用木板钉上2寸钉子,尖朝上,让我用骑马蹲裆式,如站不稳就马上坐在钉子上,就这样连续打了约6个小时,打得我昏死过去三次,直打的我奄奄一息才罢手。

我整个脸肿得象馒头,青一块紫一块,手不能握拳,整个齐腰到膝盖都呈黑紫色,更不能站立行走,只能一个姿式躺着,从二楼下到一楼需要6个人抬下来,解手要4个人。他们怕承担责任,叫来医生强行给我输液,医生一看都吓坏了,并惊讶地说:“怎么把人打成这样呢?”为了掩盖迫害事实,他们拒绝家人探看,完全剥夺了人的人身自由。就这样一个月后,他们又勒索我本人5000元,同时又勒索单位5000元,合计1万元人民币,结果都是让我自己拿的,还有医费、饭费、车费等800元,他们就是借此机会敛财。这是我被迫害的事实,我虽然没有条件拍照和录音,但受迫害的其他功友都可以作证。

现在有数不清的大法弟子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甚至迫害致死,我呼吁海内外善良的正义的世人都来了解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把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