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正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我是98年2月得法的,我把这几年的修炼经历写出来。因我不会写作,可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不论如何也得写。

找师父

我在92年春天,得了肾结石,吃了2个多月中药也没好,天生的不能打针,后来身患多种疾病。在医院也没治好。我小小年纪成了“病包子”。我从小就有愿望:我要学一种用多少钱买不到的气功(功法)。94年,我和大庆一位气功师学了一套祛病健身的功法,也要求提高心性,可没有“法”学。97年他来信说:我们的师父只有一个,并写了一些《转法轮》中的内容。还说,要学了这套功法会得到惊人的收获。可没有写谁是师父,什么功法,我怎么学呀?一个月后,我回信道:“你学什么,我学什么,你炼什么功,我就跟着炼什么功”。可惜我没多问,再也没联系。可我这一念师父就开始管我了,提高心性的事一件接一件。有时碰到一些危险,可不害怕也没事儿。真是迷中修啊,我想一定是师父保护我,不然就真出危险了。我在心里喊:“师父,您是谁?您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您!”天天想找到师父。有一次骑车走了40多里路,还是大顶风,也不累,总觉得谁推自行车似的,一会儿看一下没人,一会儿看一下还没人,是谁在帮我呀?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身体难受,去医院检查,什么病也没有,医生也奇怪,结石怎么没了呢?这样,我更想炼功了。半年多过去了,回娘家时巧遇那位气功师,我问:“您到底炼的什么功法?怎么没告诉我呀?”他说是:“法轮功,师父是李洪志。在小腹部位下法轮,法炼人的功法,24小时都在为你炼。”我高兴极了,要跟他学,可惜他没学,不会炼,还得找。

到了98年2月份,大嫂去我三嫂家找我,说叫我信佛,不用忌口。过几天我也听孩子说起,我找三嫂,去她家看看。我们都非常高兴。她说:“小王从北京带来一套书,你学正合适。”我接过一看是《法轮佛法》,作者就是我找的师父。可找到了,一股暖流涌遍全身,长这么大从没有过的高兴,这是我终生不忘的时刻。每当想起这一刻,热泪就夺眶而出。拿回家一本《转法轮》先看了三遍也没看够。去送书时又拿回一套宝书,这下可好了,如饥似渴地学了起来,昼夜不停地看,就是看不够。看到哪,法就指到哪,真是太神了。

学法炼功

有了宝书(佛法),自己在家里学法炼功,五套功法基本学会了。不久那位带书给我们的功友小王回来了,为我纠正了动作,我们非常高兴。真善忍的法理,开启了我的智慧,在生活中如实的体现了出来。因有师在,有法在,什么困难也没有。每天都高高兴兴、无比自豪。学法不几天,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不长时间天目也开了,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在一次炼功时真打出一股汤药味。师父不断为我清理身体,保护着我。

98年夏天,小王回来了,带回了录音、录像带,在镇辅导站功友的援助下,向全村人洪法。小王每次回来都为我们做大量的辅导工作。修炼中的事,我们说不完,经文、资料、书都由他邮来,处处能体现出法轮功学员的无私无我。

在98年8月14日那天,我和我丈夫发生争吵,他拿起一根木棍向我打来,打在耳后致命处,我倒下了。那时我想:“我一定没事儿,师父会管我的”。哪儿也不疼,只觉得耳后冒凉风,我也没有生气,就是不想起来。他把我抱进屋时,我差点笑出声来。做晚饭时,他妹妹来了,我当着她说了经过,她说:“多亏学了法轮大法,不然准回娘家去了。”她看我一点儿没生气,从心里佩服大法,对师父也起了敬意(后来我们在她家建起了炼功点)。后来学法才知道这是“还命”啊!是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真谢谢师父啊!到8月16晚上看月亮时,月亮就带着光环,我头转,光环也转,看月牙时,象一小串香蕉,头转时象两层莲花,美极了。直至今日还那样。

初冬,因小王父亲病逝,他又回来了。当时我在姨姨家,梦中看到了他父亲去了阴间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了。那时我头痛的很厉害,眼睛也疼,心也非常难受,也不知怎么了。回来问小王,他说:“你是玄关设位了,你怎么忘了呢?”我恍然大悟,非常高兴,和师父讲的一点不差。

小王料理了父亲的后事,在悲痛的情况下,也没忘记为我们组织炼功点。当时环境太好了,令人留恋。有一次我去炼功,大女儿叫我回来,我回来一看是四岁的小女儿膀子错位了,哭着不敢动,我也没害怕,也没着急。用手摸着说:“师父帮助我,叫她好吧!”瞬间就好了,能动了,继续玩儿了,真是太神奇了。回到炼功点上一说,大家都明白,“功在师父”。

98年春到了,小王回来了,请回了几张师父法像。我们每人一张。我丈夫也很喜欢,帮着挂上,小女儿五岁了,也跟着炼功,炼得非常认真。

99年春天,我和丈夫去卖发芽葱。有一天,我驮两筐葱在前面走,下坡时,在路边一下摔倒了,摔得够狠的。他连踢带骂,说我不小心,我也没生气。修好车到市场晚了,没全卖完,他更生气了,骂个没完,我一声没吱。在市场我就觉得右小腿直流血,也没法看,只好不管它,直到中午回家把这事给忘了,到晚上一看线裤和秋裤粘一起了,线裤出了个洞,外裤当时就坏了,可小腿一点儿痕迹也没有,这不又是师父保护的吗?太神奇了。谢谢师父。

神奇的事太多了,不多写了。

邪恶的迫害

99年7月22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村委会叫我们5位炼功人交书和磁带,我们有什么他们都知道,点名要。村委成员各“担保”一位炼功人,我是村长“担保”,我们是远邻居。当时我交了一套宝书,只认为手中还有就行了,可是《大圆满法》没有了。现在想起就后悔得直掉泪,做梦都去村上要书。伤心极了,悔恨自己对不起师父[注]。是慈悲的师父给我留下了《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这是师父给留下的。我把师父的法像当做是我的命,与我同在,别人交,我也不交。没过几天,村委会又找我们去签名,到现在也不知那纸上写了些什么,就签了,担保人也签了。又过了几天,我去市里看我侄儿,回来听说村上又让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丈夫替我抄了一份交了上去,我说:“白费,谁也代表不了我!”当晚我继续炼功,并天天坚持学法。又过了些天,村上来人拿走了身份证和户口本,至今未还。派出所也找到我们,写什么株连九族,我没怕。我丈夫质问他们说他们没完没了,他说“上边让的,我也不愿意来”,写着写着他就出汗了,没写完就走了。我问他们:“还来不来了?”他们说:“不炼就不来了。”我心里说:“今天就炼。”我回屋后发现丈夫把录音机弄坏了,因里边有磁带,他向我大发脾气:“从今以后,不许你学,不许你炼!”我只好晚上学法和炼静功。我就又精进了。

美丽的月亮也象是在鼓励我坚定修炼,战胜邪恶。每个月都看着月亮说话似的。后来邪恶的迫害反应到了家里。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三天五日就遭丈夫的毒打,逼我说不炼不学了。可我就是不说,逼我烧书。后来他把书都拿走了,不许放在家里。不知有多少次了,就这样摔摔打打的一直走到了今天。我越来越明白了,师父的苦度,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时时呵护着我,点化着我,可我还是做不好。每到“敏感日”,恶人就来迫害,村上有村长顶着不让他们见我。丈夫知道后就打我一顿,我只有发正念。家里一有损害经济和物质利益的事,就又过大关了,家庭中经济封锁,控制自由。可在我心里记住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无所不能”。2002年11月5日,疯狂迫害到了极点,从前为我抵制邪恶的村长和我反目了。他们无中生有,一夜间对我打个不停,我也发了一夜的正念。后来他们也后悔了,说再也不管我了。

坚信师父

在我没学法前,两个孩子经常发烧不退,医院治不了,只好找巫医。我学了大法以后,真是师父把我家里的环境都给清理了。

记得有一次,我娘家二嫂到我家来住了两天,走时我领女儿送她很远。等我回来,孩子不进大门,那时她才三岁,就是哭,往出跑,我硬把她抱进屋,可她拼命哭喊,往出跑,出了大门就不哭了,问也不说。天快黑了,只好去找巫医,她说:“你娘家来人了,狐仙忘了跟回去了,只顾玩儿了。”我只好让巫医赶它回去,等我们再回家,孩子好了。

到2002年正月,我二嫂来时,拿一箱方便面,刚一进大门,双腿跪下,方便面一扔,像磕头似的。她进屋边笑边说。我说:“那是我师父把你的附体挡在了门外,是你主元神感谢我师父为你清理了身体,才跪下磕头的。”

师父说的太对了,这次天象变化早就写出来了。“另有用意的人违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论语”)一句话我全明白了。有一天,在市场上巧遇一位功友,她叫我看《精进要旨》的“大曝光”,我更明白了。这场迫害一定能结束的。

有一次,我想把《洪吟》给同修(小于)看,但不知他现在是怎样态度,是真是假。我正看《转法轮》呢,这么一想,就趴下似睡非睡的,就看见书上的字是那么多的佛,很小,都盘着腿,结着印,一圈圈往出转。我明白了师父的点化,小于不会放下不学的。

2000年6月份,我收到了师父经文《走向圆满》,真高兴。后来小于来了,一切经文和资料由他给送,有师父的导航,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2002年正月初十,我在娘家做梦,看见师父从天那边飞到另一边去了。非常清楚,盘腿结印,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当时像是在村里,大道两边坐满了人,他们也都看到了。师父飞过去之后,有好几个人向我要《转法轮》,我说现在没有,以后有就给你们。醒来非常激动,我们多么盼望师父早日回来呀!只要坚信师父,什么困难也没有。

助师正法

2001年7月份,同修送来一些真相资料,我把一部份散发给了学校。又隔一段忙于秋收,又有怕心,没有及时送出。我越来越感责任重大,于是去找村里的其他同修,但他们却没有能够走出来。后来师父点化我,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很多人都在一个大水池里,只剩下头了。我明白了,我得救他们呀!八月初八的晚上八点出发,我带了一些真相资料连走带跑,散发给了那个村子,但没发够。回来9点多家人都在睡觉呢,根本不知道,我太高兴了,象完成了一个光荣的责任。

第二天,县公安局来我村查找,村长给挡住了,没让公安局的人和我们见面,怕我说还炼。

2001年10月18日,正好这几天送粮车很多,我梦见自己躲在厕所里不敢出来,我明白了。傍晚,我家邻居吵架,我碰到了,我就借去劝架,走出家门去贴真相传单。晚饭后我出发了,从我们村一直到镇里连贴带写。八点多才回来,家人等急了,以为我劝架去了。我感谢师父的安排,回家路上是那么高兴。

一个半月后,我叔叔去世了,叫我回家。家里来了很多人,哪的都有,我一连和他们讲真相讲了两天,有一部份人有救了,有人说笑话,说:“举报我,他得2千元奖”。我说:“我不怕。”每次都是安全去、高兴归。后来我又在村里贴了两次真相传单。

过了几天,同修为我买了录音机,送来了真相磁带还有大法弟子的歌。我学会了九首大法弟子歌。我与同修比真是差得太远了。她(他)们真了不起呀!就说小于吧,为帮助我付出很多,吃了不少苦。当时我想:我要不修,一对不起师父,二也对不起同修们,其实谁也对不起了。我一定要坚修到底。我看到明慧网的同修们去天安门正法,真了不起,泪流满面,可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去天安门的这一念,那是个伟大的壮举。

2002年正月初八,早上4点多,我去镇里和附近的一个村子贴不干胶。我想师父度我们也很难,就我得现成的,贴贴而已,太容易了。可这么多要是两个人贴多好啊,可就剩我自己,我也得独当一面呀!贴完一袋,一看还有这么多,这得什么时候能贴完,天快亮了呀!这么一想,一下摔了一个大跟头,够狠的。我明白了,心里说:“谁让你有这样的坏想法了”。这么一想腿也不痛了,也能走了。我发着正念迅速地贴着,到了另一个村子天已亮了,也没顾虑了,送完,贴完,快回去,连走带跑也不怕别人看见了。到家七点多钟了,他们睡得还香呢。

2002年正月,村里办秧歌,天天炼。3月正式上场,人很多,前两日清早,我写在电线杆上很多“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请记住真、善、忍是正法”,等等,天亮了回来了。第三天早上,我走不出去了,一会儿去趟厕所,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什么都晚了,没去成。晚上我去村长家,他咳嗽得厉害,我问怎么了,他爱人说:“这几天晚上蹲坑,早上4点才回来,冻的”。我马上明白了,是师父呵护,没让我出去啊,谢谢师父!

随师正法,事情太多了,到现在又有新的进展,又一年开始了。

发正念的威力

2001年6月份,我收到了师父赐与我们除恶的法宝,非常高兴。开始发正念,还不太熟背,就与天上的蛇斗,非常激烈,它钻到我体内了,后来我还是把它除掉了。以后还看到恶龙威胁小孩,我救出了许多小孩。威力无比,确实一立掌,看见许多邪恶灭尽。还看见许多另外空间的物质存在。

在一次刚要入睡时,看到不太高的空中出现大魔头在一个圈里坐着,我马上立掌发正念,眼看着它很快化掉了,就醒了。以为邪恶之首已被除掉了。后来我看到路上有很多绊脚石。就领着女儿去清理,为村民做点好事。我们以为这三里道路全清除完毕,回来时见路上还有很多绊脚石,刚才怎么没看见呢,这一会儿又出来了。师父点醒了我,得不断清除邪恶,不断发正念,直至除尽。

2002年5月13日是师父传大法十周年纪念日,我在家发了一天正念,整点就发。我多想庆祝这伟大的节日啊!

有一阶段,另外空间的邪恶到处躲藏,房子漏雨,发发正念好了,电视坏了,发正念也好了,发正念荧光灯也好了,那时发正念能见到邪恶。在魔头访美时,我顶着疯狂迫害,密集发正念,那时能看见邪恶不行了,维持不了多久了。可现在什么也见不到了,清除得剩下很少了,当然很少了,它们也还是不断出来捣乱,我要不断发正念,直至除尽为止。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