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们地区的同修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受部分同修的委托,把看到的我们地区最近存在的问题写出来,与大家探讨。

从一些渠道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我们发现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春节以来,我们地区的讲真相工作做得大不如以前。

正月之初传出邪恶要办“洗脑班”的消息,虽然在大家强大的正念下邪恶的阴谋破产了,但从那以后,大家讲真相缩手缩脚了许多,表现出来就是真相材料大家要得少了。那么从这个角度讲,邪恶的阴谋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得逞了:一定数量的学员被吓住了嘛。

最近常人都被“非典型性肺炎”搞的人心惶惶,一个常人老大妈说:“这是老天爷要收人了!”听到这话,我就觉得我们做得很不够――因为我们没有全力做好三件事,所以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真相,很可能等待他们的是非常可怕的下场。虽然师父讲过“慈悲救度知多少”,但问问自己:我们全力做了吗?――我们对于这样的结果是有责任的。

法正人间在即,如果我们没有利用好这段时间,当法真的正到人间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比那些常人更加后悔,因为我们毕竟是得了法的,是全宇宙旷古绝今的最幸运的,而我们却没有珍惜。(不久前明慧一篇文章《沉沉的一座座空城》中写到:不精进同修的世界中“大片大片的房子,挺大的地方,屋舍却是空的,没有人、没有花草树木,没有一丝生机”。)只要我们从现在开始做好,那种后悔是可以避免的。

多数同修不敢出去讲真相、发资料都是因为怕心重:怕被抓。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形成了一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麻木状态。这个阻挡我们前进的怕心和麻木也是物质存在,师父当然也有办法,但主要是我们自己是否意识到了它是阻挡我们跟师父回家、导致那么多众生面临那样可怕的下场的多么大的祸害,是否有一定要去掉它、升华上来的强烈愿望,是否为它仍然存在而真的着急了。总之:我们是否动了真念了。

《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有这样一段:
“问:自正法以来状态时好时坏,求安逸心一直不去,心里很苦恼。
师:师父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知道上进就行。”

可见,我们放不下的任何东西、觉得很难逾越的关难、心中最解不开的结,师父都是可以给我们去掉的,但关键是我们要有“上进心”。

如果我们真的想去掉怕心和麻木,想在法上精进起来,这种“上进”的心表现在行动上就应该是从一点一滴做起,持之以恒、定能水滴石穿。曾听过一个老年阿姨的故事:阿姨怕心重,胆子小,明白自己应该讲真相后就想要改变这种不敢讲真相的状态,阿姨从小事做起,从自己敢做的做起,慢慢地试着来:先是用嘴向熟悉的人讲,然后买菜的时候也能向不太熟悉的人讲了,后来阿姨开始发传单,最开始的时候每次就拿一份,慢慢地胆子大起来了,后来越做越好。有一次发的时候被人看到了,但阿姨很镇静,竟然当面给了对方一张,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对阿姨表示感谢,并嘱咐阿姨小心,阿姨说她当时眼泪就出来了,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做到那种程度,她知道那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是师父把阿姨的怕心给去掉了。后来阿姨说:咱们做出一分的付出,师父就能给咱们十分的收获;只要做,师父就都能把不好的东西给去掉。

阿姨的例子我们不妨借鉴一下:从小事做起,从力所能及的做起,件件做好,持之以恒,大的变化自然水到渠成。

二、对于所需资料的种类和数量,发放资料的同修没有及时向做资料的同修提供反馈信息。

前一段时间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有的地方资料拿多了,没发出去就剩下了,而有的地方想要更多的却没有。从中暴露了长期以来我们地区一直存在的问题:发放资料的同修与做资料的同修缺乏沟通。

很多做资料的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的机会并不多,这就需要发资料的同修给予帮助,通过得到资料的渠道转告做资料的同修哪种资料讲真相效果好,哪种需要多少数量,其他还需要什么类型的真相资料等等。

长期以来,发资料的同修对于真相资料总是有什么接什么,接什么做什么,缺乏主动性。无形之中放弃了参与制作真相资料的机会,这是很可惜的。很多做资料的同修都有体会: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提高,这些提高不参与做资料的同修是得不到的,进而为没有这样机会的同修感到惋惜。

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把自己发资料得到的信息反馈给做资料的同修本身就是在参与做资料;对同修做好的资料给予补充,使之更加能被世人接受,比如自己在发放的时候加上包装,也就是在参与做资料。另外,有些资料每个人都可以手工制作,比如写小标语、做小条幅、叠千纸鹤(在上面写字)。类似的做法还有很多。

总之,只要每个人都在这上面用心、有这方面的意识,大法就会赋予我们源源不断的智慧。

三、有些没有很好地跟上正法进程的同修那里出现了假经文。

假经文是从几个马三家犹大那里传出的(多是做“安利”传销这种非修炼人之举的),虽然涉及面不算大,但有我们整体没做好的地方。表现就是我们对于一些后出来的、没有很好地跟上正法进程的同修没负起责任来,我们早就应该多接近这些同修,让他们容进大环境中,容进正法的洪流中。

因为不管在家看书怎么精进,如果不和大环境接触、不接触同修,在修炼状态上就会有很大的局限,就很容易陷在个人修炼的框框中,其实也很难真的精进起来――就是没听师父的话,总要吃亏的。在个人的小框框中修,本身就已经人为地和大法弟子的整体脱离开了,时间长了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因为这时来源于整体的力量已经很少了,自己和旧势力单打独斗,那旧势力就容易下手了,因为旧势力看得清我们执著什么。反之,和整体容在一起,成为一个紧密的粒子团中的一个粒子,就不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这么说来,和整体脱离,不和同修接触,这本身就已经被旧势力安排了。

一些后上来的同修自己有顾虑:有的有怕心,不敢和大家接触;有的有自卑情绪,怕大家这样那样地看自己。这时就需要我们主动一些了,每个人从自己做起,多去找找他们,帮他们破开这些壳,打破旧势力安排的间隔,使所有的同修都能跟上正法进程,这也会给我们整体增添力量,本身也就是在正法。《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师父告诉我们:“你做的一切都是给自己做的。”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