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口之家被多次关押、强迫搬家、没收户口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我们一家三口原来住在单位宿舍,自我丈夫99年4.25上访以后,单位、区里、办事处、居委会不断去家里骚扰。7.20以后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期间警察抄家两次,抄走大量法轮功书籍、磁带、录象带。99年10月25日我和丈夫一齐去北京。回来后,公司书记破口大骂,还有办事处、区里的不法人员不顾丈夫的父亲癌症晚期,还不断给家里施加压力,去家里骚扰,逼迫他放弃法轮功。

2000年3月我抱着刚2岁的孩子,去北京天安门递交上访信时,武警们就让上警车,将我们带到天安门分局非法审讯关押,当夜被当地派出所接回。我抱着孩子坐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警察又让我和孩子在外面院子里冻着,饭也没让吃。我爱人来接孩子还被片警在屋里审问了好一会儿,片警说只要写个保证不再去北京就放我,我不同意。下午5点左右,他们将我非法拘留,送进市拘留所关押了15天,接回仍不放我,指导员说不写保证别想走。我在屋里天天坐着,家里有时送点饭,晚上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大概是第7、8天后才在晚上12点让家人把我接回。在这期间我公公去世,他们拒不同意我回家看看。5月,我再次进京上访后,被租住地派出所接回关在留置室。派出所所长恶狠狠地逼我们搬家,要我们3天之内必须搬出他所辖范围。在这期间我的身份证被他们偷走,又把我和孩子关进派出所滞留室。里面只有一张光板床,男女混住,我只好让孩子枕着我的腿睡。3天后我们被转入另一派出所关押,派出所。在他们商量将我户口强制迁出后,给了我迁移证,就放我和孩子回家,

从5月去北京回来之后,时刻有人监视着我们,片警也不断去我家骚扰。6月29日晚,片警带着两个联防队员骗我们去一趟派出所,还谎称2小时就把你们送回来。我儿子大哭着不去,我说明天去也不迟,片警说不行,强拉着我们上了出租车。到了派出所就被他们关进留置室,所长还得意地看了看说都关进来了。我们这次又被非法关押,因为他们怕我们上访。在被关这几天,指导员又逼着我们搬家,威胁我们只要一天不搬,随时都可以让你们在这关几天。7月份天气炎热,孩子又哭又闹,他们同意先让我回去,7月之内必须搬家。我们回家后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一家三口离开了住处。

在外面待到7月22日,我和一位女功友带孩子回家住。24日左右,派出所指导员、片警等恶人带了三名联防队员,在门锁已被撬开的情况下,一脚踹开了我租住的房门,要将我非法带走。我不走,两名联防队员拖着我的脑袋冲下,背后擦着楼梯地面,将我从四楼一直拖至一楼,我仍不走,他们就继续拖我,鞋早已掉了,光脚,腿部多处被擦伤。他们把女功友也抓起来了,当时很多人围观,我说他非法抓人,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和证件,指导员居然说我这身警服就代表执行任务。他们还推着我和女功友撞墙,对我们毒打,背铐着塞进警车。孩子一直吓得哇哇大哭喊:“救救我妈妈!”他们把我和女功友双手吊铐在派出所车棚内,下午四点左右,我孩子一直哭着,才把我放下来。孩子晚上被我姐接走。

我和女功友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在绝食的第六天,片警要把我送回娘家。到了我家门口,我向父亲揭露他们迫害我的情况,我父亲说她什么法也没犯,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她?晚上父亲又找到派出所评理,吓得他们再也不明着找我让我搬家。我回去以后,去娘家住了几天,他们又暗地里指使房东找到我娘家,让我搬家,谎称女儿结婚用房。(租住合同是一年,4月开始算)三天两头来找,我被逼离开了家,从此就流离在外。后来房东明说了就是派出所让来的,她还把我的东西全扣住了。

2001年7月4日,我带孩子刚出门就被恶警绑架,我丈夫也被他们抓走,家也被抄。政保大队队长骗我父亲先把小孩接走,两天以后放人。我家人信以为真。7个恶警2个人一组24小时不让我睡觉轮流审问我,让我说出真相资料是从哪来的,谁来过我家。我不说,恶警当时一巴掌就将我打倒在地,连续打了我三巴掌,叫嚣说你不说照样定罪。他们让我面壁站着,还把我铐在椅子上站不起来、蹲不下,连续审问。四天四夜之后,我的意识开始混乱,理智不清,就承认了那些事。第二天,我原以为他们要放我,他们说让你休息几天,把我带进了第二看守所。在审我的过程中,他们说出了6月份曾监听我娘家的电话,知道了我的行踪,跟踪了我们一个多月,才抓捕了我们。

看守所里条件恶劣,23、24人睡两个大土炕,吃喝拉撒全在这20平方米的房子里,终日不见阳光。天热、开电扇也无济于事,有时几个人还得睡在地上。吃的也非常简陋。我在里面一个月,只让晒太阳3、4次,每次不到1小时。

我从看守所被刑警中队警察接回监视居住,我问多长时间,实习警察气冲冲地说1年。在里面没有床,一开始把我铐在椅子上,十天后解铐,睡觉也是坐在椅子上,上厕所也限制。洗头也只能用凉水洗,澡更是不让洗。我在此被非法关押4个月里就没让洗一次澡。经我父亲多方奔走,恶徒勒索3000元后(未开任何收据)和500元高额饭费后让父亲把我接回家,同时让我写了书面保证[注]。

我从原房主那拿回我的东西时,房主告诉我她被以“租住给无证件人员居住”且发现大量法轮功材料为由罚款1000元。她要求我出这笔钱,我父亲支付了钱。东西搬回后,我发现少了一部分财物,同时大法书籍和磁带也被抄走。

这几年来,我既没有身份证又没有户口,一直很难找工作,在生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现在我和孩子只能住在我父母家,靠父母的退休金生活,我婆婆也孤苦伶仃一人,原来和睦的三口之家变得七零八落,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但我相信终究邪恶压不住正义,光明会再现人间。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