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健身屋”(译文)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我学法只有一年的时间,所以还是个初学者。两年前,我和土地管理局有合同做文件档案咨询员。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并且我的收入也不错。尽管我很胜任我的工作,但我还是得到了一个“小油条”的绰号,这个绰号恰如其分,因为我知道如何报到和早退,或者我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可是这份不错的合同到期了,所以我必需找新的工作。

我决定离开计算机行业去为一些公司和组织工作,我得到了两个机会。第一个是在一个社区中心做儿童项目的工作,第二个是在一个叫做“有效保健屋”的地方工作。这是一个健身设施,顺便说一下,当时这个保健中心还没有建好。最后社区中心雇用了我。第一天我怀着非常兴奋的心情去上班,到那里才发现我根本没有工作!他们告诉我,雇我的主管因为盗用资金刚被开除了。一下子我没有工作了,因为另外一个还没有完工,所以我想师父不会给我安排这个工作。但是几天之后,我接到“有效健身屋”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最后准备雇我。

当我工作之后,我立即发现有各种洪法、讲真相的机会。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健身房里办法轮功教功班,毕竟健身房里每天都有人教授瑜伽功和太极。基于我当时对法的理解,首先我对办班有些疑惑。关于收费的问题,师父告诉我们教法轮功不能收费,否则法身会把所有下给我们的东西收回。这个问题最终被解决了,我安排那些上课的人免费进入健身房。

开教功班不久,我与其他的管理人员有一点麻烦,我穿着印有法轮图形的黄色上衣站在办公室里,接着有管理人员开始开我和法轮的玩笑,当时我想的就是简单地忍受这种羞辱、不惹麻烦。我离开办公室后,我认识到我的做法不对,当天晚些时候我们又有一次会议,我下决心,即使失去工作,我也要对每个人讲清真相。

当我回到了办公室时,我们开了工作会议。在会议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打断了会议,我告诉大家诽谤法轮功是不对的,如果以后再发生类似事件,我将会更正他们。健身房的老板插了进来打断我说,我们这里没有人了解法轮功,今天的会议会提前结束,你为什么不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给我们讲讲法轮功的事哪?我非常震惊!散会后,两个同事追上我要师父的《法轮功》一书。

在健身房里,我一下子成了知名人物,我意识到我的行为是多么重要,我必须做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因为大家都知道来找我问有关法轮功的问题。过去从来没有人称赞过我的工作,因为就象我刚才讲过的,我很油滑。自从我在健身房工作后,我工作得非常努力,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两个同事的聊天证明了这一点,他们说,没有人比凯咨工作得更努力了。我得到了这样真诚的称赞,是因为遵照师父的法“真、善、忍”去做的结果。

在有效健身房,80%的健身会员是参、众两院和总统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师父一定安排了这个工作来让我做正法的事,问题是我不知道谁在哪个办公室工作,我没有追究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用我的善对待每一个人。慢慢地,人们一个一个的开始介绍他们自己,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更为惊奇的是,许多国会山的人需要半职工作 ,结果我就介绍许多这样的人作我的同事。基于我不断增长的纯净心和建立的良好的个人关系,许多国会山的工作人员很愿意听我讲,并和我长谈关于法轮功的事情。

在“有效健身屋”里,有许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在这里我只介绍最近发生的两件事,这两件事都与营救查尔斯-李有关。

第一件事发生在几周前一个早上,一个在国务院工作的人员走近我,并要我与她私下里谈谈,现在我必须承认当时我的想法不正确,我想她肯定在生我的气,过去每当海外同修有问题的时候,在健身房里我就批评她。我应该更坚信师父。我们坐在长凳上,她实际上在流泪,首先她问我是否真知道她在国务院干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她告诉我她是一个高级主管,她请我告诉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她真的非常关心查尔斯-李,她不愿让修炼者认为她不关心。她现在所做的是她从不会为在国外的美国人做的。接下来她告诉我,她对于修炼者如何帮助查尔斯印象很深,她说我们为营救查尔斯所做的都是对的。我告诉她,她真诚的努力深深地感动了我,她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第二件事发生在为“释放查尔斯-李”的请愿书征集签名的时候,一对我非常熟悉的夫妇走到放请愿书的桌前,我先跟那个夫人说话,并说明查尔斯的处境,她非常高兴地在请愿书上签了名,然后我转向她的丈夫,并解释说他的签名可以帮助挽救一个生命,他向后退去并简单地说,他很抱歉不能签名。在没有给他任何压力的情况下,我请他至少拿一份资料,这样他可以了解(查尔斯的)处境。我感到心情非常沉重,因为他做出了选择并决定不签名。两周后,我又见到了这对夫妇,那位夫人告诉我,她的丈夫正在找我。当我见到他后,我明白了他为我所说的深深地打动,以至于他说服他的老板给国务院写了一封信。他给了我一份这封信的复印件,没多久我就明白,他的老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国参议员。我为他的营救查尔斯的行动所深深地打动,我几乎哭了。从这封信里,我对这位参议员对法轮功的理解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对我来说,“有效健身房”真的是“师父安排的健身房”。师父已经安排我真正地与参、众两院的议员们会谈。师父的安排允许我与议员徒步行走,坐下并观看壁球,以及许多个人的交流。

我体会到这些参、众两院的议员们来自很高的宇宙空间,当我们救度这些民选出来的人们时,我们实际上也救度了巨大的生命群。我们的付出,我们的正念和我们与他们的缘将会融化他们的心。

谢谢师父做的这神奇的安排并给我修炼的机会。师父,我会做得更好。

(2003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