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道理的小犟头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我是高一学生,修炼4年多了。

9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放学回家,每天在家等我吃饭的妈妈却不见了,一问爸爸才知道,她去炼功去了,当时心里不快:如果妈妈每天去炼功,一进门我就看不到她了。妈妈回来后,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讲她在炼功点学到的东西,我听了觉得挺好。

后来在妈妈的引导下,我也开始看书、学着打坐、炼功,成了修炼中的一分子,一直到现在也快五年了。但由于自己的懒惰和自制能力不强,打坐和看书有时很少。

我刚开始学法是在初中一年级,那时环境还挺好,邪恶还没有破坏,爸爸对我们也很支持。买回大法书后,还帮我们包书皮,他自己有时也看,也说法轮功好。我和妈妈就坚持修炼,当时可以说有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

99年7.20以后邪恶当权者给全国人民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使一些原来相信法轮功的人不信了,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有的还诽谤大法。爸爸也变了,开始反对和阻止我们,等妈妈一炼功回来就和她吵闹,甚至摔东西,逼妈妈不再修炼。妈妈始终没有说放弃,我也在看妈妈,妈妈在压力下坚持信仰,给了我很大鼓励。就这样,我、妈妈和村里的许多叔叔阿姨一直在各自家里坚持着,直到现在……

初中一年级时江XX一伙还没有向学生们下毒手,后来就不一样了。初三一次模拟考试时,有诽谤大法的考题,我没有答,老师反复对我强调:这样的题你要做,要不会丢分的。中考时果然有这样的题,中考是一个学生最重要的阶段,可是我毫不犹疑地放弃了那样的题,我想:如果我只是为了要分,答了这样污蔑大法的题,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师父会伤心的,妈妈以及所有的好人都会伤心的。后来我没考上高中,师生们知道了,都说我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前程,劝我复读。那时我已经知道讲真相,开始向他们洪法了,我对他们说:真善忍不好吗?做个好人不好吗?你们老师教学生不也是教人做个好人吗?问得他们无言答对。

后来在复读的一年里,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我想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法,可是不知妈妈和村里的叔叔阿姨怎么商量的,不让我去,后来妈妈也没去成。有天早晨3点多,我醒后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北京,我一定要去!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去成,抬头望望太阳,总好象师父在等着我,那天我心里特别难过,我哭了好几次。

后来,去北京的叔叔阿姨被截回来了,乡里的干部找妈妈要办洗脑班。我想反正不能配合邪恶,妈妈就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坐了一会儿,就灰溜溜地走了。

有一次在不上学的休息日,我和妈妈发真相材料,走了许多街道,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十分轻松。不过这些都不能让爸爸知道,他受蒙蔽,也许和我们做的不够有关系。

在学校里,我也在不断接受着考验。只要考试一次,我就得被叫到办公室一次。碰到哪个老师,我觉得我都应该给他们洪法。我一遍一遍地讲着,先是我的班主任,后来是校长。

有一次晚自习,我给校长洪法,从7点一直讲到10点半,最后他终于说了一句:“法轮功也不是不好。”后来他又告诉我:乡派出所打电话询问我的一些情况,他一直是什么也没向所里说。后来我又带真相材料给他看。接下来几次,他告诉我,乡里在调查、了解我的情况,我看校长有点害怕,就笑着说:“如果你怕受连累,那就把我开除,我以后的情况和学校无关。如果不那样,就请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于是明白了真相的校长一直在帮我顶着乡里的压力。后来再有没有找过我,一有机会,我还是给他洪法。语文老师也笑着说:“你真是咱们学校的小犟头。”从那以后,再有什么事学校都帮我顶住了。

家里还是有许多麻烦,村长经常带人到家里来骚扰,我有次毫不客气地直接谴责了他们,他们也来的少了。

虽然学校和村里给我们带来许多麻烦,但是我们相信师父,相信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一直到我现在上了高中。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经历,好多方面,我还不够成熟,有的地方做的也不够好,有时感觉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但是,我感觉每次我都是凭着正念闯过来了,我每次都离师父越来越近了。我一定不忘记正念正行,一定跟着师父回家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