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时期走过的路

【明慧网2003年4月29日】我是1998年10月份内退后,有幸从别人给我的《转法轮》书中明白了修炼做好人的道理。从此我就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无求而自得。半年内我知道的病都没有了。我女儿不修炼,但她非常相信师父讲的做人的道理,过去她每年都要到医院治疗几次鼻炎,自我修炼大法后,这几年她也没吃一片药。母亲炼功,女儿也受益,去哪找这么好的功法呢?

在我修炼了仅仅半年的时间,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无论他们怎样邪恶迫害,都没有动摇我这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正如师父讲的:“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而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在考验中一个都没掉下去。”(《导 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大法遭到迫害后,我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去信访办反映我们大法学员修炼受益的真实情况。我们上访只有两点要求:一是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二是释放被抓学员。信访办人员让我们每个学员把真实姓名、住址登记下来,开始跟我们东拉西扯,当时大家都没想到这是他们设的圈套,就配合了他们,最后两个条件一个也没有答复。上访后不久,派出所片警就到家里来找我,并以伪善的口气说:“我来你家没穿警服,是穿便服来的,你们要好好和我配合啊。”我说:“你们只听上面讲的假话,不听我们讲的真话,我怎么和你配合?我们师父什么都不要我们的,只要我们的一颗修善的心。当然,法度有缘人,咱们见面也是缘份,你也应该把我们的真实情况向你们上级反映反映。我们都是在炼功做好人,不会讲假话,处处与人为善,无论你们怎么了解我们也不怕,时间可以证实一切。”他无言以对就走了(不久就调走了)。

后来他们把我叫到分局,我还是给他们讲:“你们叫我说,我只能讲真话,不会昧着良心讲假话。”他们叫我回去写“悔过书”,说要写不好还得再来。我想我悔过什么呢?我悔过得法太晚!我除了受益还是受益。我想着想着,忍不住哭了,我想到师父度我们真的好难好难,我泪流满面,突然晴天打了三个雷,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得用正念对待,“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在悉尼讲法》),结果我也没有写什么“悔过书”,他们也没再提此事。

2000年3月,第二个片警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从来没断过。”他就说一些电视上诬蔑我们师父的话,我反问他道:“钱有没有假的?商品有没有假的?电视造假不是更容易?我告诉你吧,自从我修炼法轮功以来,我没吃过一片药,我女儿不炼功也没有吃过一片药,何况我们伟大的师父和他的女儿呢?”他无言以对走了,不久也调走了。

后来单位让我办医疗证,我想又一次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救度众生不能错过。我说大法弟子是不会生病的,医疗证对我没有一点用,我不办了,只要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这些福利让给别人吧。我要用自己的一切证实大法,证实师父是被冤枉的,电视上是在颠倒黑白,造谣生事,是邪恶集团在愚弄不明真相的广大老百姓。

2000年10月我去北京证实法,为师父、为大法,讨回清白。到天安门广场我和一位近70岁的大姐同修刚坐下来,就被几个恶警强行押到就近的一处有铁门的屋里,那里已有不少大法弟子,他们正在背法,心态都很正。我对恶警说:“我们是来天安门给人民讲法轮功真相,是为大法申冤的,你们这样做是有罪的。”他们不听,只用车把我们两人往驻京办事处送,在车上我就给司机讲真相,司机明白后说:“他们就是明着迫害自己的老百姓。”在驻京办他们对待我们象对待犯人一样,每顿饭只给半碗凉饭,每天还要交100元生活费。10月8日单位开车来接我,一路上他们一个个困得睁不开眼,我一直在车上背法,精神非常好,一点不困,快到本市时我对他们声明:“你们去北京接我,这麻烦可不是我给你们找的。”到本市他们把我送到派出所,分局一个科长让单位的人先回去,说要拘留我,就把我留下来非法审讯。开始那个科长还挺凶,我根本不听他在讲什么,我只管背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一会他也不厉害了,他说完我就对他说:“该我说了吧,为啥我要炼法轮功,法轮功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说得都在理,他无言以对,又换一个20岁左右的女警察来问我以后还炼不炼,我坚定地说:“炼!”晚上2点,他们把我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一条破被子收100元,吃饭不吃饭每天都5元,非法关押我15天敲诈了2000元,才释放我。

回到单位,单位又派出两名职工整天监视我并想让我放弃修炼,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大法如何祛病健身,如何让我做好人的道理。他们说:“你要不去北京上访,在家练着功,单位给你开着工资多好。”我说:“邪恶不迫害我们,我也不会去北京上访,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有什么错?”他们坚持让我写保证不再上北京上访,我说:“保证不能写,我们大法弟子都是表里如一的,如写了我就违背了做好人的标准了。”他们让我在要工资和要大法上做一个选择,我说:“我要大法。”

至此单位就停发了我的退休金,并对家人施加压力。家人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开始反对我继续修炼大法,但我的心很平静,没动心,家人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街坊邻居也都知道7.20以后我还炼法轮功,在谎言的毒害下,有的人不理解,有的说风凉话,还有的背后说我是“反革命”,躲着我走,我都不在意,仍然是乐呵呵地堂堂正正地给人讲真相。有人举报我,说我说江××什么了,居委会来问我,我对他们说:“对,我是说了,我师父教我真善忍是做好人,江××说是邪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的,你们谁有本事把他叫来,让我亲口问一问他啥是正的。”自那以后,居委会也不敢来找我麻烦了。

从拘留所回来,第三个片警把我叫到派出所,逼我说不再炼法轮功。我看到她这样,心里非常难受,眼不掉泪心掉泪,说:“谁叫你逼人的,如果法不好还用你操心,叫我炼我也不会炼。你们逼我也没有用,我是从内心要做好人的,你能左右得了吗?你明知道人的命是天注定的,为啥要强迫别人怎样呢?你自己的命你能左右得了吗?”她没办法,让我回家了,不久她也调走了。

第四个片警又要来逼我,我对她说:“你说了不算。”没说几句她就走了。

2001年春节前,派出所打电话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咋能不炼呢?他们大吃一惊,不长时间派出所就来了三个恶警。我心很平静,善意地对他们讲:“得以理服人,不要以权压人。以权压人,压而不服,我去北京上访就被关押,遭到迫害,这不是以权压人是什么?江××口口声声要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你们是有知识有头脑的人,想想他为人民做了啥好事啥实事?你们记住:善恶有报,你们看着办吧!”三个恶警在我强大的正念面前显得可怜巴巴的,又假装善意地说:“春节了,看看你家里有没有困难。”我说:“困难不用说了,你们只要知道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就行了。”他们走时还说:“你要练就在家练,出去就别给人说了。”我说:“为啥不让说,炼功做好人,走哪说哪。”他们听了没有招,摆摆手走了。自那以后派出所的人也没再来过。

师父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单位在停发工资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坚持给单位领导和同事讲真相,希望大家都要珍惜千古难遇的宇宙大法,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没多久停发的工资补给了我。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佛恩浩荡,常人是不能左右大法修炼者的。

三年多来,我之所以能面对面给人讲真相,我明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告诉我们“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积极性与大法弟子的作用。”对照师父的法,弟子做的还很不够,只有“抓紧救度快讲”(《快讲》)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最后以师父的《正神》与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