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正念迎新宇


【明慧网2003年4月3日】近来在明慧网上看到哈尔滨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非常严重,再加上本地区接二连三地出现同修因做资料被迫害的事,我觉得有必要在此总结一下这段时间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以使我们把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都做好,以下是个人看法,不足之处请指正。

一、对清除旧势力思想方法的认识

旧势力的思想方法从本质上来说是想在正法中保留它们要保留的东西,或只想让别人改变,而自己却不想改变的观念。

假如宇宙中没有旧势力,我们的一切变异和不纯都会被师父的洪大法力善解,那么现在旧势力出现了,我们应该“不承认”它们的一切安排,那这种“不承认”就应该是达到新宇宙标准的正念正行的“不承认”,其实这“不承认”的本身也是在清除邪恶。

记得在一次发正念时,看见无数象阴云一样的东西向我扑来,我用佛法神通灭掉了很多,但还有,我就想起老师讲的:“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此念一出,一切邪恶马上就不存在了。“不承认”是我们长期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修出来的,是修炼成果的自然流露,这种“不承认”的力度有多大,那是心性的真实体现。

为了真正“不承认”旧势力和其安排的那一切,救度众生,我们要清除我们自身的变异和执著。由于我们同样是来自于旧宇宙,在旧宇宙漫长的变异中沉积下的不同层次的变异的物质因素也在挡着我们在法上正悟。再加上旧势力的强行干扰,就使我们真正面对自己的心,去除这些变异和变异的思维方式,变得非常重要和紧迫。

如:在印资料时,我时常想,我在这方面有“优越”条件,才能担起重任,后来仔细想一想,这本身不是在保留着“自己这方面比别人强”的心吗?其实在认识到自己有或者应该有这方面能力的同时,也应该明白有自己在这方面有责任和义务付出、需要在这种工作形式中修的另一面,师父才安排我做这件事呀!

原来我和同修们交流时,我总爱抢别人的话说,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对别人的看法不在意,或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当别人说自己认识得如何好时,时常沾沾自喜,等等,当静下心来一看,这种思维方式和旧势力有什么区别呢?

渐渐的我觉得应该宽容别人,但有时又走入了另一种极端;当别人提出不同意见时,自己倒没什么想法,但自己的东西却依然固守着,不想改变,对别人的意见麻木、冷漠,有时自己甚至想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路,自己走自己的吧……过了一阶段自己通过学法才明白,这不是宽容的内涵呀!一个生命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不但要心胸宽广,不和别人计较,而且要容下别人,多看别人的好处,努力让大家一起朝着共同的目标走,这才是宽容呀!这不仅仅是一种容量,更是一种慈悲的伟大境界。

当我明白了这些的时候,再和同修们交流时,我都本着共同提高的心态,真正地尊重同修们的意见,放下自己的想法,能听进别人的意见,而且真正地遇事向内找,并真正地站在对方、整体角度上看问题,还不要受对方的观念带动,因为师父讲:“……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别人说,这个办法好和不好,自己得真正放下自我的观念,去衡量,只有这样才能走正修炼的路。而且要最大限度地站在整体角度考虑问题,这也许就是个人与整体之间的“圆容”。

另外,对同修的冷漠与麻木,这本身不仅是旧势力的思维方式,更是对旧势力的放纵。无论我们证悟的理有多么的不同,我们都是宇宙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的生命是一个整体,只有在整体中,我们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大法给予我们的巨大智慧与力量来,才能从“自我怎样提高”的旧势力的安排的框框中走出来,溶入到这无边的洪大正法之势中,只有这样“自我”才能达到新宇宙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的标准呀!才能在新宇宙中存在。

二、“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们做什么事都应该以法为大,以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心态来做,才能把事情做好。有时资料太缺,做资料的同修不得不“加班加点”地去做,时间长了,很容易学法、发正念把握不好,流于一种常人的形式,同时也影响了救度世人的效果。

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去年,有一阶段,那真是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有睡觉中都梦到资料在机器中转动,更别提看书和发正念了,而且身体特别的累,心烦意乱等等,后来,我便发觉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了,我怎么象常人一样,在做工作呢?

救度众生之事,是神圣的,应该以一个大觉者的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的心态来做,而不是这种忙于做事的心态呀!资料起真正作用的是背后实质的因素,如果我们加上这么多的不纯净的信息,又怎能真正地达到救度世人的效果呢?!

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我们不能只流于一种表面形式。“那么如果在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你给谁学法啊?不是批评啊,是在告诉大家,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们的正念,我们的一切都是从法中得到的,如果我们不能做到静心学法,根本就修不出那种无坚不摧,令一切邪恶胆寒的正念来,在遇到问题时,都是用人的办法“应付”,即使暂时应付过去了,但我们的心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提高上来,给大法工作留下隐患,给旧势力留下迫害的借口。

另外,我个人觉得即使表面再忙,在我们的心里应该时刻保持在清静中才对。我觉得做大法工作的同修一起交流时,最好不要把自己工作的细节都说出来,也不要去多问别人在做什么,这些事情与修炼提高好像没有直接的关系,只不过是人的好奇心而已,至于那些具体事情怎么做,我们如果都在法理上明确了,那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我们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主动性,不等不靠,用心去做,才能使我们这个整体更具强大的力量。

记得去年,有一次,母亲被无故从家中抓走,我第二天,依然在资料点印着资料,那种心理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印刷机照样转动着,速度未受任何影响。邪恶一看也干扰不了我,第二天,母亲因绝食而被送回来了。……

任何事都没有偶然的,只要我们选定了这条路,我们就要真正地走下去。师父为了苦度我们,耗尽了一切,我们又有何理由不去自觉自动地去做好呢?

师父让我们破除邪恶,我们修好了一方面就能破除一部分邪恶,正一部分宇宙,反过来说,哪方面修得不好,可能成为邪恶干扰和迫害的借口。

我们是为了更好地破除邪恶、救度众生而在法上提高,去掉执著的,而不是怕被邪恶钻空子、迫害。那是种被动的方式,我们应主动地清除邪恶。就象我原来有一种想法:魔难发生后想怎样闯关,后来一想,这本身就有承认其迫害“合理性”的因素,我们应该从根本上就不承认迫害的发生!于是我从心底升起一种可以横扫层层宇宙的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正念:任何旧势力都休想以给我提高为名,直接或变相迫害我!我用我在大法中修出来的纯正无比的佛光化掉一切不纯!而且在做事时,都是以理性、无所求的心态去做,而且不执著于这正念的本身,更不会有那种“学大法就什么都不怕”了的执著,其实一切都是自然的,神的念就是正念,这是神的状态。

三、整体配合问题

邪恶对于我们每个人的干扰,其实都是对着整体来的,那么我们做什么事都要从整体角度出发,发挥出我们整体的智慧和力量,这也是体现出我们每个人能否发挥出自己的主动性,用心去配合整体的问题了。

比如:我身边的一个同修去发资料,我们在家帮她发正念,虽然到那个村她被发现,但她还是走了出来,而有的同修“独来独往”这样往往会带来一些问题。我们能有这个“自由”之身,是为了救度更多的生命呀!不只是在修炼中获得威德的建立呀!没有了“自由”之身,谁来救度众生呀!在这件事上,我们整体一定要配合好协调好,加上自己做事时,心态站在法上,才能不给它们留有迫害的借口。

邪恶就是怕曝光,想方设法地隐藏,利用我们未去的变异观念妄想让我们认同它们的迫害,如:原来我想,和那些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同修相比,我们这些被多次非法拘留的人所受的迫害不算什么了,后来深入一想:不对呀!这不是在认可了邪恶了吗?拘留和劳教、判刑只是形式上、程度上有所不同,但性质上不都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吗?拘留1分钟也是迫害!也不能在思想上留有“没什么”的想法呀!所以我想为了更好地清除邪恶,从思想中认清这方面是很关键,如果一个地区的学员都能把自己所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那对于这个整体清除邪恶会有很大作用的,其实这也是主动和被动的问题,也是一个协调的问题。

四、“……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

邪恶看到了自己的末日,变得越发的疯狂,甚至失去理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真正要用最纯净的正念去否定它们了。从根本上就不应该承认它们的存在!我们自己有执著,有不是,我们自己迅速地修好、补上,根本就不需要它们的考验。

师父说:“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小小的我们只有无条件地同化大法,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宇宙的标准,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除非象旧势力那样,但其结果,只能被正法淘汰。

综上所述:在遇到如此大面积的干扰的情况下,我们首先要稳住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在悉尼讲法》)邪恶最希望我们的思维混乱、正念不强,我们就金刚不动,然后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究竟哪里有问题,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一切,都不能在思想中有任何的认同,也不能消极等待,我们要主动地清除邪恶,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其实就是在清除邪恶,人是动不了神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