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张涛被迫害致死经过


【明慧网2003年4月3日】大法弟子张涛,男,53岁,住黑龙江省双城市车站街,三为八组,水泥厂下岗工人。张涛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2002年3月份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至身体出现异常状态,经哈医大二院检查,胆、肾、胰等都有病变,胸腔腹腔积水不能排尿,劳教所为推卸责任,4月10日把张涛“保外就医”。可是张涛回家刚9天,2002年4月19日下午双城市610暴徒伙同哈尔滨防暴队又将张涛抓走,5月13日下午被押回长林子劳教所。7月31日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张涛的哥哥,说张涛“因心脏病”死亡。8月2日,张涛的亲属到哈尔滨第二医院冷冻室给张涛穿衣服,发现张涛的脖子青紫色,肿得很粗,一只小肩明显骨折、变形。

以下是张涛几年来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和迫害致死前后的详情:

1999年7月22日,张涛去哈尔滨黑龙江省政府和平请愿,要求释放哈尔滨市无故被抓的大法弟子,无人接待,且被全副武装的军警包围。张涛和众多大法弟子被抓到一个地方的空场,扣押一天,在阳光下曝晒。晚上登记姓名、住址后被双城市公安局用汽车拉回,上了黑名单后才让回家。

1999年7月末,张涛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在北京一个桥洞里躲雨,有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是,就被抓走。后来又被双城驻京办带走,两天后,押回双城市。因张涛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被投入第二看守所。为逼迫张涛放弃信仰,狱中犯人受恶警唆使对张涛毒打折磨,从早到晚坐高低不平的硬板铺,并保持正坐姿,关押19天,8月24日放出。张涛回家后面色苍白,身体极度瘦弱,此后每天都有街道办事处和警察去家里监视骚扰。

1999年11月,片警毛有良和另一名警察闯入张涛家抄走大法书籍和一台录音机,并把张涛和张涛的妻子和女儿(都是大法弟子)抓到站前派出所,逼迫放弃修炼,把张涛铐在暖气管上,并辱骂、毒打54个小时。后又把他送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2000年2月4日,张涛又一次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在天安门前有警察问是否炼法轮功,回答是,马上被抓。5日被押回双城市投到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5月末被双城市610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判一年劳教。在那里狱警为逼迫张涛放弃的信仰,让其在采石场,一天从事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管教唆使犯人两人抬很重的一筐石头往张涛身上砸,扛不动被压倒就拳打脚踢,有两次把张涛打得卧地起不来,而且晚上管教还强制洗脑,不让休息。张涛曾说过:“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比当年侵略军对待中国劳工还狠。”同年9至10月份,张涛被迫害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违心写了“三书”,当年11月10日提前解教。张涛回家后通过学法,头脑清醒,认识到自己的言行不符合“真善忍”大法法理,声明以前在劳教所里写的“三书”作废。此后又常遭到当地派出所监视和骚扰。

2001年2月23日晚9点,张涛在外做生意刚回家,被4个恶警闯入家中把张涛和妻子、儿女都抓到市公安局。恶警对张涛拳打脚踢,打了一个多小时,逼问双城市大法真相资料来源,张涛说我刚回家不知道。第二天早上恶警无奈才释放了张涛。从此后张涛流离失所,再不能回家。此后派出所和刑警队又多次去张涛家抓他没抓到。

2001年5月份,张涛在双城市某地和大法弟子交流修炼体会被恶警抓捕,捆绑双手押上汽车,在押回双城市的途中,张涛正念跳车走脱。

2001年10月份,张涛一家四口因实在无法在当地住下去,被迫把住房卖掉,张涛和妻子、儿子、女儿全家都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1年11月10日,张涛在哈尔滨某地刚从汽车上下来,就被几名便衣恶警抓走,押到哈尔滨公安局某处审讯、逼供,且搜去3400元钱。张涛被逼迫坐了十二个昼夜铁椅子,以致屁股坐烂,两腿、脚浮肿,当时放开不能站立。恶警没问出什么东西,就把张涛转押哈尔滨鸭子圈监狱,关押4个多月后,判三年劳教。2002年3月份转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张涛被迫害至身体出现异常状态,不能走路、睡觉,内脏疼痛难忍,经哈医大二院检查,胆、肾、胰等都有病变,胸腔腹腔积水不能排尿,劳教所为推卸责任,4月10日把张涛送回双城市哥哥家,保外就医15天。可是回家刚9天,2002年4月19日下午双城市610暴徒伙同哈尔滨防暴队来两辆汽车,7至8人闯入张涛夫妻新租的住处,抄了家,抄走了大法书和录音机。两人强行把张涛夫妻架进汽车并不准加穿衣服,恶警骂不绝口,把张涛夫妻押到双城市公安局,审讯逼供问大法真相资料的事,把张涛锁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夜。次日,被投入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4天。5月13日被恶警毒打。当天下午被长林子劳教所来车押回劳教所。7月末因绝食抗议迫害,张涛被关进小号,吊铐折磨、灌食。7月31日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张涛的哥哥,说张涛“因心脏病”死亡(当时张涛的妻子和女儿都在狱中,儿子不知去向)。8月2日,张涛的哥哥和嫂子、妻子到哈尔滨第二医院冷冻室给张涛穿衣服,发现张涛的脖子青紫色,肿得很粗,一只小肩明显骨折、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