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请愿为伸冤 反遭恶警狠摧残


【明慧网2003年4月3日】99年10月份我怀着善念踏上了去北京的路,想用和平方式向政府申诉我们的真实情况,结果被恶警绑架,铐上手铐送到驻京办。我们一共6人铐在一起,几天后送回本市派出所,坐在铁椅子上反铐着,一连坐了7天也不给吃喝,又送往拘留所,还被勒索了300元钱。

2000年10月份派出所的十几人开三辆车把我们9人带走(晚上砸开窗绑架),把我铐在暖气杆上动不了,后来又逼迫我坐在水泥地上达12天,说是怕我再上北京上访,勒索我300元钱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12月12日,我又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几个恶警推上车送到办事处,把我身上的钱搜去,把我推进桌子底,弯着腰,头抬不起来,长达几个小时。我被关了12天后被带回本地派出所。恶警逼迫我跪在砖上,又在腿上压上几个砖,一连几小时不叫动。我被关在一间小屋里,白天黑夜都在水泥地上,没有被褥,被几个恶警看着不让说话不让动,这样一直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我就在这小屋水泥地上过的春节,弄得全家都没过好年。严寒的冬天下了几天大雪,我们睡在水泥地上能不冷吗?家人看了后也很难过。春节过后我们才被放出来。

2003年3月份恶警又在集上把我拖上车,说我撒传单,搜我身,也没搜出什么东西,把我带到派出所,脱掉我的衣鞋,叫我坐在水泥地上。当时天还很冷。恶警把我的钱都翻出来,不让我上厕所,问我哪里的,是不是炼功的?我不说他们就打我,打我的头、脸,还将我的一颗牙打掉了。他们把我铐在铁椅上,胳膊反铐着,两人轮着打,用巴掌打后,又卷起书来打,打得我脸火辣辣地痛。恶警写了几张纸,还有几张空白的叫我签名,盖了印,骗我说签了名就叫我回去,叫我女儿领我。在邪恶的逼迫下,我配合了邪恶要求。晚上我被俩人看着时,恶警从我身上拿了我家钥匙(家里没人)开开门翻了个乱七八糟,将我的大法书、录音机拿走了。恶警没有放我,而是把我送到刑事拘留所,逼迫交560元,在那儿关押7天后,将我送市洗脑班,还逼迫我交2000元的洗脑费。做洗脑的歹徒威胁我“不转化就劳教,或再拿2000元钱”。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地跳墙走脱,离开了魔窟,现流离失所在外。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