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30日】我是96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身心都很受益。可自从99年7.20以后,我从身体到精神上受到非人的摧残。99年7月22日,我因争取炼功的合法权益而上访,被非法监禁在市中学的教室内。在警察的看押、审讯、恐吓等精神折磨下,监禁2天后被释放。

7月31日早晨,我在公园里炼功时被派出所抓捕。恶警调动我的亲朋好友以及单位的领导,对我进行规劝、指责、威吓,企图让我放弃信仰,他们的目的没有得逞,最后把我以“干扰社会秩序罪”拘留半个月。回来后,单位监控、电话监听,身份证被收走,大法书籍被迫上缴和到家查抄。人身没有了自由,人权受到了践踏。

在这种精神的折磨和压抑下,我于2000年2月根据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个公道,结果被抓,押回市第二看守所,身上带去的一千三百多元钱被全部没收。在看守所里,因为我们坚持学法炼功,被狱警用手铐把双手背扣在离地一尺高的地环上,使人成半蹲状态达18小时,中间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为了阻止我们背法,恶警在监牢内安装高音喇叭,播放诋毁师父和大法的文章进行洗脑和身心摧残。为了抗议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我们集体绝食。我在绝食、绝水5天后被强行拉入医院检查,说有生命危险。家属要求放人,回家调养。但执法部门在江XX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没有人性的命令下,执意不肯放人,在做了简单的处理后,又被押回看守所。于2000年4月13日,在未经本人同意签字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劳教所。

在劳教所的迫害更加升级,恶警用录音机最大音量来破坏我们的听觉。我们在集体绝食抗议期间,恶警不让我们睡觉,逼迫我们在冰冷的板凳上一坐一宿。因在师父生日那天,我们集体到操场上炼功,我被抓进小号,坐了5天铁椅子,接着又和2个同修三人反扣在一起站了一天半。每天只给2遍包米面粥,每次半碗。在这种意志上的搞垮、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折磨的非人迫害中,致使我神志不清,做出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愧对师父的救度之恩,在这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的煎熬中,走出了劳教所。回来后良心和道义的谴责又使我身心倍受煎熬。[注]

2001年5月我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上网声明强行洗脑作废。从此单位监控、电话骚扰,出门申请,轮番“谈话”,最后还以坚持信仰就不给签劳动合同来威吓。这就是江XX“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一个普通公民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所遭受的迫害。

仅此我向世界人民呼吁:帮助制止这场迫害。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