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这场迫害,我们的家庭会多么幸福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我是1997年5月份得法的,今年40岁。我当时是抱着一种治病的心态走进这个法的,就在我得法的第十天,我身体所有不适的症状全都不见了,为此全家人都为我高兴,从这以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像以前那样稀里糊涂的度日了。

当我们全家人沉浸在幸福的欢乐声中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下令禁止学炼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修炼真、善、忍,怎么就不让学呢?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现在的人真是好坏都分不清了。1999年7.20以后,真是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当时由于学法浅,真有点招架不住,电视上整天放污蔑大法的材料,镇上又来家进行骚扰,我们简直失去了人身自由。

2000年6月25日,我和其它功友们踏上进京的列车,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到了北京,我们走上了天安门,不一会功夫恶警就把我们弄上车送回了本镇。回来后,镇上邪恶之徒把我们全部关进一个屋,叫我们面对面站着,不许说话、不许睡觉、不许吃饭、不许喝水,更不许上厕所,还不时轮流叫出去打骂,还让我们晒太阳,从上午10点-下午2点半,每天被晒的都几乎要昏倒。回到屋里那种曝晒后的滋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阴天的时候,就把我们锁在屋里,十几个小时都不给敞门,日复一日,就这样在里面度过了41天的非人生活,最后每人被逼交上一万元罚款才出来。

出来不久就到了国庆节,镇上又把我们骗来,说开个会马上就回去,不料到这儿就又把我们关起来,一关又是半个月,又强迫每人交500元。在这期间,他们逼迫我们扫大街、清理垃圾,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反革命”,就是要把我们“搞臭,像以前的地主、反右一样。”

转眼又到了元旦,镇上邪恶之徒又把我们关起来。不料老天下了一场大雪,他们就叫我们扫了一整天的雪,直到腊月十五才叫我们回家。刚过完春节,又强行把我们弄去洗脑班强行洗脑,又是半个月。

就这样家人可受不了,说这日子没法过了,丈夫提出要离婚,好好的一个家就要面临着被拆散。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一手造成的。要不是它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这些犯罪政策,要不是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们的家庭会多么幸福,说不定我们全家都修炼了。所以归根结底就是江XX一手造成了今天的这场浩劫,使众多的众生不能得救,使众多的家庭不能团圆。我们要将这笔债全记在江氏集团头上,最终把它送上正义的审判台。我相信善恶终有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