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正阳派出所酷刑:伤口踢破撒盐、钳子扭起血泡再挑开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正阳派出所非法抓捕十几名大法弟子并施酷刑

长春市绿园区正阳派出所于2002年7月和绿园分局政保科一起抓捕了十几名大法弟子。不法警察以政保科的李合和阮大春为首,李合布置如何抓大法弟子,指挥正阳派出所和社会上雇佣的保安和警察对大法弟子上刑。阮大春表现极其邪恶,此人表面上一表人才,然而口出脏话,手段恶劣,大法弟子在心脏病复发的情况下,还给其用刑,叫嚣“我就是你们明慧网登的恶警,我们就是邪恶的610,老江说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他们在正阳派出所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对大法弟子刘伯洋、李振玉、李晓光、高秀玲、支桂香、赵爱国、孙健、兰丽华、金昌鹿、典广义、小崔(一名厨师)、王丽、于礼华、马国玲、闫华伟、刘静、石磊等实施了不同程度的酷刑。大法弟子们大多数被多次上大挂(吊刑的一种),捆绳(也叫上绳)、用塑料袋套在头上闷。支桂香伤口踢破了被撒上盐(此大法弟子已被迫害致死)。在正阳派出所上完刑后,有的大法弟子又被警察送往绿园分局、长春一处继续迫害,李晓光、赵爱国、兰丽华等还被送到一秘密地下室审讯,这一审讯室可能是在黑嘴子设的另一审讯室。在审讯室里,恶警将大法弟子绑在老虎凳上,赵爱国、李晓光都遭受了长时间的电刑,李晓光的胸部起了许多大泡,赵爱国的脚被恶警用钳子扭起了许多血泡,然后恶警们又将血泡挑开,邪恶至极!连60多岁的老太太高秀玲也不放过,也被送往秘密审讯室。这个老太太在外面流离失所,只是在外租房,在住处被抓而已。这些大法弟子在被抓后住处的财物均被洗劫一空。这些大法弟子目前大多数仍在被关押,有的已被非法劳教,有的仍在双阳第三看守所和铁北第一看守所关押,已被非法签捕,准备对他们非法判刑。

“开庭”怕见光 天蒙蒙亮念个“起诉书”就草草收场

长春司法系统目前对大法弟子开庭均是秘密进行,对被判的大法弟子事先也不透露,总是在突然间天还没亮,早晨5点多就将大法弟子叫起,穿上衣服出去开庭。在中国一般的刑事犯开庭都是在早晨九点多警察上班以后,所以说恶人也知道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审判”是见不得光的。大法弟子每人都设一个独立庭,在法庭上公诉人匆匆念完所谓的“起诉书”之后,也不准律师辩护,给大法弟子指定的律师也不过是个样子而已,不给大法弟子说话的机会,草草收场后马上将大法弟子带回,念个“起诉书”就算开庭了。大法弟子马野驰开庭时,公诉人说完话,她刚要说话就被法警捏住喉咙拖了出去,回到看守所,脖子还是红红的。“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师父经文《用正念看问题》)。

迫害致死案例

吉林省东丰县大法弟子周文杰于2002年五、六月份间被迫害致死。她是东丰县第二中学的优秀外语教师,她在1999年年末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2001年9月被从黑嘴子转至九台。十几名大法弟子无条件释放,她释放后又被当地610押至洗脑班。她在洗脑班绝食抗议才最终得以释放,后流离失所。2002年4、5月间周文杰从长春居住的住处出去发真相资料,一去不复返。后听东丰县大法弟子说周文杰已被迫害致死,骨灰已被送其丈夫,详细情况希望知情人能提供。

长春大法弟子沈剑利(原吉林工业学院现更名为吉林大学,理工系讲师,研究生)被迫害致死,在长春市双阳第三看守所她的死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公安内部一度传言她是绝食而死,有大法弟子证实沈剑利是在双阳看守所关押期间提外审,一审就再也没回来,甚至这里的管教也证实沈剑利在提外审时被迫害致死。沈剑利仅仅因为参加她丈夫2002年3月6日的非法审判就被抓,最后竟将她迫害致死,四岁的女儿失去了妈妈,爸爸还被关在监狱中。沈剑利的死,双阳第三看守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国现有的法律规定,作为看守所有保障被关押人员人身安全的责任,可是被关押在长春双阳第三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经常在被关押期间提外审时遭酷刑折磨,根本没有人身安全。大法弟子赵桂凤曾三次被市局一处提外审。每次都是酷刑折磨后送回。汪玉玲在2002年8月被抓后,就曾四、五次被市局一处提外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