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六旬大法弟子遭当地不法官员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山东大法学员老李,男,60岁。因老伴、儿子上访被绑架,2001年阴历正月二十四,镇委副书记、派出所所长带领20多人非法抄了老李的家,3000多斤粮食抢得只剩下20斤,生活用具也被抄光,同时老李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里。这里非法关了很多大法学员,已经有30天了,都被打得很重。有2个学员的脸都被打得发黑。

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一同被他们劫持到某学校,该学校是非法关押女功友的地方,我老伴也被关在这里,这个学校离居民区很远,为避人耳目,恶人选择这里行凶。他们在这里毒打体罚女学员,一个刘姓女学员,被司法所长刘某用橡皮棍打的当场休克了三次,60多天才能起来,折磨女学员的打手都是男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女学员单个拉出来进行性侵犯,法轮功学员将恶人犯罪事实反映到镇政府、派出所,他们都不管,还勒索她们一万块钱,才放回家。

镇司法所长刘某怕打手对女学员耍流氓的事曝光,刘威胁说,谁要往外说了就往死里砸,砸死白死。我们男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该学校也受尽了毒打和体罚,我们被他们用手铐反背铐,吊在高处,脚尖着地,镇副书记李某晚上开着车带了三个打手伙同看押学员的打手共6人,拿着6条橡皮棍,把一位大法学员拉到操场上毒打了好几次,打了200多棍子,离我们很远都听到这位大法弟子的惨叫声,直打到他当场休克。这位大法弟子昏过去后,被两个恶人架着,恶人李某不打他的脸,怕留下证据。

我们在学校被非法关押了一段时间后,又被转押到镇计生委,还是遭到毒打,它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东西把学员头包起来,用手铐铐着双手,把电视机的声音放到最大,为的是不让外人听到学员的惨叫声,学员的臀部都被打黑了,无法行走。第二天,还强迫大法弟子给他们打扫卫生、提水,恶人打我的时候,叫我坐在地上,8个打手把我当球踢,他们踢够了,两个邪恶又打了我六七十棍子,他们还说打我最少也最轻。被打的地方60多天无法愈合,最后还被他们勒索去了12000元钱。

2000年阴历11月,因散发资料,我和老伴第二次同时被劫持,在派出所里,所长杜某打我的脸,用脚踢我的脸,我的脸都被他踢出了血。杜某用下流语言谩骂我,毫无人性。他们又把我们老两口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又转到洗脑班,打手们一人一条橡皮棍,一个学员一个屋,24小时只许4次大小便,学员还没便完,那些打手们象恶狼似的催促,可怜有的学员都便到洗手盆里。外地的大法学员也被关在这里,一天就被他们打好几次,那些恶徒说:打人是为了叫更快地“转化”。大专院校的一个学员,被他们打的都快无法走路了。阴历11月的天气,打手们把水泼到那个学员屋里,让他站在水里,晚上叫他站在外边风口里,不让他睡觉。在精神上强行灌输恶毒谎言,强行叫写“保证书”,强行洗脑。

2001年阴历5月8日,因儿子挂横幅,家里又被抄,儿子被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月后,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劳教所。两次被游街,抄去了我儿子的新摩托车一辆,价值4000多元,把我非法关在派出所禁闭室里,用手铐吊在高处铁环上,吊了五天六夜,30多度气温,真是度日如年,又把我送到计生委。这里也关了不少学员,也是一个学员一个屋,一个学员一副手铐,白天用手铐铐在屋里边的暖气管上,晚上双手被铐在窗户的铁棱子上,飞虫、蚊子从脖子里往衣服里钻,下边从裤子里往身上爬,双手被铐在窗户铁棱上,拿又不能拿,抓又不能抓,大法学员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做坏事,却受尽了折磨。恶人李某现场指挥,24小时只给我们三两饭吃,关多少天也不叫洗手,一个大小便桶放在身边,喝水的用具也放在身边,一手被铐在暖气管上,东西远了够不着。很长时间也不让往外倒便,天气热,便桶里边气味很大……

这里参与迫害的有县公安局的,有派出所指导员张某,有李某,还有很多打手,他们通宵审问和打大法弟子,他们白天三顿好吃好喝,都是吃的学员的钱,24小时才给学员一顿饭吃,两个小馒头三两。

2001年阴历7月2日,我去洗脑班给儿子送衣服,办公室的恶人问我炼不炼,我说还炼,我又被他们第四次非法关押58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