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公安局和劳教所恶警毒打折磨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我97年修炼法轮大法,被李洪志师父《转法轮》书中的法理所吸引,使我明白了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做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大法不仅使我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使我家庭和睦。

99年720邪恶镇压开始后,我和众多同修一样遭到了江氏集团的迫害。2001年5月21日下午,我发真相资料被村治保主任非法绑架,被610非法抄家,遭县公安局一副局长带领的恶警用皮鞋踢、用皮带毒打(当时有个发真相资料的同修是个医生,就是这样被他们活活打死的),我身上穿的衣服被他们打烂了,木地板也被血染红了。他们打累了又将我送进监狱非法关押,入监时又被毒打了一顿。在监号里,邪恶犯人逼迫我头顶地倒立、背宝剑等体罚(将双手一上一下地反背铐上,还塞上一块红瓠和鞋子),连续几天日夜折磨。后来被恶警五六次非法提审,见我仍不说出资料来源,又将我换了几个号子,还关押到黑号子里去受体罚。2001年8月的一、二号,他们通知我被判了劳教,并发了劳教书,此后我完全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生活用品都没有,几次向警察要求打电话给家里,因没钱送礼,他们都置之不理。

2001年8月9号我被送往劳教所。一到这里就被脱光衣服搜查,家里送去钱物也被恶警侵吞。在那里,恶警强迫我背诵70条,我不背,每天晚上被罚站军姿,进出门要打报告,稍有疏忽就遭吸毒犯人的毒打,打昏了,他还说,干部看得不顺眼的,我就往死里打,打死了有队长撑腰。我被逼迫站军姿,一站就是四、五个钟头。他们还随意想罚你就罚,挖墙挖角等。每天还被强制劳动十三四个小时,没完成任务的差几多赔几多,有的人辛辛苦苦劳动一个月还要家里出几百元钱给劳教所。家中送去的钱物恶警也要侵吞。

记得第一次家里送东西来,我发现少了一个袋子,问恶警队长,恶警队长问我里面有些什么?我说牙膏、牙刷,还有鸡蛋等。他问是不是茶叶煮的?我说是的。他说这都是身外之物,丢了就算了。其实呢,他们恶警们正在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