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大法弟子高淑华被迫害致死案的有关情况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2003年3月26日5点多钟大家去打饭,高淑华被拉去灌食,后不久就传来了高淑华的死讯。当日,潍坊上空雷声大作,随后瓢泼般的大雨自天而落!

自江XX为了满足自己妒忌狂妄的变态心理,下令镇压法轮功、杀戮无辜以来,潍坊已有30名善良、温和、宁静的生命惨死于邪恶的狂暴中;上千人被劳教、判刑;近百人被迫离家出走、流离他乡。潍坊这座以风筝而闻名世界的“风筝城”,而今却因一群江氏帮凶滥杀无辜、残害百姓而臭名昭著。

3月27日,潍坊大法弟子高淑华被潍坊市潍城区看守所迫害致死(潍城区看守所是原洗脑班所在地,因其在潍坊市水库路上,也称水库洗脑班)。

高淑华,女,49岁,潍坊市大拖职工,家住潍城区西关中和街小区。她的丈夫田永康也是大拖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于半年前被非法劳教,至今关押于潍坊昌乐劳教所。

高淑华是3月14日在散发真相材料时遭恶人举报而被捕的。在被潍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的13天内,她绝食抗议恶人对她的迫害,除了一句“我是大法修炼者”之外,她什么也没有对恶警讲。同室的犯人说她每天坚持炼功、背经文、唱大法歌曲《登归途》——

悠悠万世缘,寻他千百度。缘者登归途,法光散迷雾。
慧者心自清,苦中乐常驻。俗世洪流醒,方惊天地殊。

高淑华在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北京一名公安副局长抓捕。当时这位副局长不明真相,准备把她关押到临时看守所。高淑华向他讲述了自己学了大法后是如何侍奉年迈有病的老婆婆等修炼体会。副局长当着众人的面,激动地说:“今天我终于明白法轮大法是怎样教人做一个好人的,老人有你这样的儿媳妇真是她的福分!”这位公安副局长用自己的车亲自把同去的三位大法弟子送上了火车。

然而今天,高淑华却因为散发真相材料惨死在潍城区看守所恶警的手中,身后留下无人照管的老人和女儿。

恶警把高淑华迫害致死后,还假惺惺的把她送往八九医院,当医院方断定无回天之力,只好出张死亡证明,恶警则毫无人性的把高淑华送往火化厂,它们在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竟用“无名尸”的名义把她送进火化厂冷冻室内。尽管邪恶之徒已对尸体整过型,但迫害的痕迹仍旧残留:她身上布满了小泡,嘴角挂着白沫,贴身毛衣右袖子不见了,胳膊裸露在外面。

据同室的犯人讲:3月26日5点多钟大家去打饭,高淑华被拉去灌食。等她们吃完饭,发现躺在那儿的高淑华已经快不行了。监狱对法轮功修炼者这种残酷的灌食,犯人已经司空见惯了。可狱警却说“高淑华是唱唱歌就死了”,这样的无耻谎言实在令世人心寒,古今中外哪有一个好好的人,唱唱歌就能死了的?有人说,那天潍坊上空的雷声和瓢泼大雨,是苍天在为又一个善良的生命被恶人虐杀而发出的震怒。

由于恶警极力封锁真相,详情内幕我们知道得太少太少,艰难的一分一秒啊,只有高淑华自己最清楚。

3月30日下午的火化厂,五辆警车停在院内,到处都是警察,若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又何必如此心虚呢?潍城区邪恶610头子之一徐文生(音)、潍城区看守所所长大个子韩、潍城区西关派出所所长等一群恶人都早早到了火化厂。尸体由警察看着送入火化厂,家属不得入内,甚至连换寿衣都由警察“殷勤代办”了。公安告诉高淑华家人说“省里有文件,火化费用由家人支付,将来拿发票找地方报销”。这样荒唐的事也只有在当今的中国才会有:把一个活生生的人迫害致死,还要勒索家人火化钱。

就这样,仅仅13天,一个充满正义和活力的生命就永别了我们,善良尚存的人们啊,清醒过来吧,大法弟子无畏的讲清真相,就是想让您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管您家住在哪里,不管路有多远,楼有多高,与您生命息息相关的真相传单都会放到您的门口,您的手中;珍惜他吧,每一份都是大法弟子慈悲永存的见证。

告发、残害无辜善良的高淑华的人啊:你可曾想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的那位连妻子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便永绝世缘今生不曾再相见的丈夫的悲苦吗?你会想到有一位女孩在承受着父亲被关押折磨的痛苦,又惊闻母亲惨遭折磨致死后的巨大悲痛,还要梳理好零乱的乌发,对着年迈的奶奶强装笑颜:“妈妈去济南办事了,还要过几天才回来”吗?你可知道年迈的老婆婆是怎样每天询问、企盼她那被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交口称赞的儿媳妇如期归来,再静静的微笑着与她细叙家常的吗?

当骨灰盒安放好之后,夜幕开始降临,雷声又沉闷地响起,似苍天不平的呜咽。当那响雷在头顶炸开时,不知那些为蝇头小利告发大法弟子而丧失良心的愚迷小人和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邪恶之徒是否思索过上天的警示?

残杀大法弟子高淑华的直接责任单位与恶人:

单位:潍坊市潍城区看守所
电话:0536─8902110
韩所长,男,40多岁

单位: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局
办公室0536-8322510
政治处0536-8189921
值班室(晚间有人值班)0536-8189943
邪恶头子之一:徐文生
政保科(专管迫害法轮功)

单位:潍坊市潍城区西关派出所
电话:0536-855574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4/47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