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法弟子被610歹徒和恶警绑架勒索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我是河南大法弟子。我们家是个大家庭,除哥哥、姐姐不修炼外,其他家庭成员都是炼功人。母亲没修炼前,身体患有多种慢性病,如冠心病等、走上几步路就气喘吁吁,整天药不离身,花了很多钱,也没有好。可炼功不长时间,母亲却能骑三轮车到离家二十多里的县城。从那以后她竟一次药也没吃过,彻底摆脱了病魔的困扰。家里人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都纷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家人和睦相处,互相尊重,左邻右舍都羡慕我们家。

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的血腥镇压。自1999年7月22日以后,我们家和国内千千万万的修炼家庭一样,遭到无端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我和当地的几位同修去郑州市信访办上访,被市公安局劫持到公安局院里。我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我家人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事实,他们也承认大法好,但说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最后把我们的名字记下,就走了。谁知这只是迫害的开始。

2000年7月,我复印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发,我和弟弟被非法抓捕。当地‘610’犯罪人员对我进行至少60个小时的车轮战,不让我睡觉,使我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我们被强行关进一个院里,那里关了许多同修,保安不准我们互相说话,经常把我们锁在屋里。保安只要看见有人炼功,就过去打人。‘610’还向家属勒索一天100元的伙食费,但是我们吃的饭连一元钱都不值。我和弟弟被关押了一个多月,610向家人敲诈近7000元。

2001年6月,我、弟媳妇和本家嫂子,我们几人到同修家办事,哪料想市政保科恶警却把我们强行绑架到公安局进行审查逼供。我被一恶警带到一个房间里,它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片上,不由分说就给我一记耳光,打得嘴马上淌出血。一会儿它又把我带到楼上一个房间,那里还有几个恶警,它们开始对我进行肉体折磨。恶警把我双手背铐,让我呈半蹲姿势站着,只要我双腿一动,就用瓶子砸我的头,或用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拽,我的头发被拽掉很多。为了不让别人看见他们打我,就把门关上,还听一恶警凶狠地叫嚣:“不说就打,上边的命令,打出事了找江××,是江××让这么干的。”

经过一天一夜的折磨,我们几人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到看守所,那里的犯人看到我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就说: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真是下了狠手,连我们这些犯人他们也不敢这样对待。我的头皮被恶警拽肿,头皮发麻,只要用手或用梳子梳头发,就会掉很多。即使这样,在看守所里,每天管教还让我们干至少16个小时的活。被非法关押40多天后,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才放我出来,弟媳妇、嫂子也被罚款,前后我们家被敲诈共计2万多元。

2002年元月2日,我正在家做衣服,610歹徒又到我家来非法进行抄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把我和在我家做衣服的三位同修带到公安局。我找机会正念走脱了。许多人被邪恶的造谣诬陷蒙蔽了,都不敢收留我,目前我有家不能回,四处流浪。弟媳妇被非法劳教,弟弟也被迫流离失所了。现在他们5岁的儿子由我们年迈的父母照看着。

三年多来,江氏犯罪团伙不断地对我们家迫害,致使我们的所有亲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由于找不到我和弟弟,当地610及派出所经常去我家骚扰,对家人施加压力,进行恐吓。

以上是我和我亲人遭受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事实,提供给法庭,作为审判人间败类的佐证。恳请国际各人权组织认真查证,伸张正义,早日将江犯及其爪牙绳之以法,给予严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