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江泽民──毁灭人性的国家恐怖主义


【明慧网2003年4月5日】作为人,我们有一种本能叫做害怕,当人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面临挑战时,这种莫名的东西就会抓住我们的心,使我们颤栗和痛苦。然而今天,当你急切地对一个中国人说,我们的森林矿藏已快被耗尽,我们的水源也污染损失得所剩无几时,他们往往会漠然的看着你,好象在问:那又怎么样呢?当你接着说,这意味着相应的天灾会不断,死亡威胁将会降临时,他们也只是淡淡的一句:那有什么?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们不得不惊诧于今天中国人对死亡的漠然和麻木。然而没有在那块土地上生存过的人们,永远也不能理解,是什么因素,将一代代鲜活的、充满幻想、好奇和生存欲望的生灵变得如此生死不惧。联合国的调查表明,每天在中国,平均多达500名妇女自杀身亡。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多嘛。不错,中国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却占了全世界自杀死亡人数的42%,更占了全世界妇女自杀死亡人数的56%。回想建国五十年来,由最高领导者发起的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使每一个中国人都饱尝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苦难,想想那含冤而死的众多生命,我们就会明白,其实,从根本上毁掉人的精神的,就是那旷日持久、绝不间断的国家恐怖主义迫害

一、国家恐怖主义笼罩下的中国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对恐怖主义和人权问题的追踪进展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国家实行的恐怖主义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其中之一是所谓的‘政权’或‘政府’恐怖,这就是国家恐怖主义的传统类型或形式,亦即由国家机构对它自己的人民实行恐怖主义,以此维护某个特定政权。”

一位国际宗教自由联合会的律师说,“当我问我自己,什么是国家恐怖主义时,我想提出三点特征。一是残忍而非常的惩罚,包括酷刑,残忍地折磨致死,精神胁迫等;二是通过惩罚当事人的亲人和朋友造成当事人的痛苦,比如惩罚他们的孩子;三是集体惩罚,这一方法在二战时广泛应用,比如纳粹会因一个村落中的一些人冒犯了他们而消灭整个村落。”

在当代中国这样一个几十年来一直被国家恐怖主义笼罩着的国度里,恐怖渗透到空气的每一个分子中,独权统治能维持到今天,正是利用了人民的恐惧心理而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结果。这与其它恐怖主义分子所采取的暗杀、绑架,在指导思想和行事手法上都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死于中国式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的民众,已超过一亿。恐怖分子在组织能力、犯罪规模或犯罪经验上都比中国的国家恐怖低档了许多。正如联合国委任的研究恐怖主义特别委员库珐女士最近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指出,国家恐怖主义所犯下的暴行,比其他任何恐怖主义所犯的暴行的总和还多得多。


在那里,人人自危,老百姓一提起政治就噤若寒蝉,政治成了恐怖的同义词。可怜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无形的牢笼中,左是禁区,右是雷区。人们无奈地在夹缝中求生存,只能在求得一点物质上的安逸方面动动脑筋。在这种恐怖中生存的人们,唯一的选择是适应或逃避恐怖,或者欺骗自己说,我们周围根本没有什么恐怖。不过,要检验这种无形的、强大而又无所不在的恐怖并不难,今天,只要你去对一个中国人说一句:法轮功讲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不妨炼炼看。你立刻就会听到对方十分惧怕地说:“你有几个脑袋?现在大家在街上都不敢提‘法轮功’三个字,会招致来自江XX政府的杀身亡家之祸的。”

是的,了解一下法轮功正在遭受的迫害以及江集团对其采取的一切国家恐怖主义行动,会有助于我们更清醒的理解这一毁灭人性的罪恶——国家恐怖主义。

二、国家专职恐怖机构及其作为

谈到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必须介绍一下和当年纳粹的盖世太保组织有着相同性质的“610办公室”。“610办公室”建立于1999年6月7日,即开始镇压法轮功的前一个月,中国主席江XX在中国共产党政治局会议上发言,全盘摊出他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在那次会议上,他命令部下建立一个他称为“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并指定3个负责人,包括政法委头目罗干。在江的直接命令下,1999年6月10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正式为“领导小组”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命名为“610办公室”。

在过去的三年里,“610办公室”被江赋予了丝毫不受限制的特权,它们无需任何证件可以随时闯入民宅;无需任何手续可以随意抄家、搜身、抓人;无需任何法律程序可以劳教判刑;无需任何理由和承担任何责任,可以滥施酷刑直到死亡,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或“打死算自杀”。

那些不能见光的和置人于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约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谋杀修炼法轮功的人们。暴虐之程度令人难以想象。在拘留所,无论年龄、性别、或身体状况,暴力和酷刑成了对付法轮功群众的主要手段。这里仅仅是法轮功网站从直接受害人的控诉中获得的酷刑手段的一部分:殴打,强迫灌辣椒水和高浓度盐水,不许吃饭、睡觉和上厕所,暴露在极冷和极热的天气下,用香烟和烧红的金属烫烙,用毒气熏,放狼狗咬,使用6万伏高压电棍电击,等等。镇压中,女性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性攻击,包括强奸及使用电击装置电身体敏感部位。怀孕妇女被强迫堕胎,以此来延长对她们的拘留,而不是释放她们以便生育。他们还把人活活打死(几乎发生在全国各地),活活烧死(北京,淮安),拴在车上拖死(湖北),更有歹徒把人从楼上扔下活活摔死(九月十九日,辽宁省地方警察将法轮功女炼功人于秀玲打得奄奄一息后,竟从四楼窗户扔下,活活摔死,随后公安声称是自杀)。

另外600多法轮功群众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注射大剂量破坏神经中枢和有损健康的药物,32岁的电脑工程师苏刚就是在精神病院被这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群众被关押后被整得精神不正常或惨死,官方反而嫁祸法轮功。

江XX花无数个亿的人民币建造监狱,囚禁法轮功群众;把招待所改成洗脑所,对法轮功群众实行经济压迫,经济剥夺,洗空,三年多来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中,有超过100,000的法轮功炼功人被送到劳教所,至少485人被折磨致死,数千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成千上万的人失去工作,甚至家庭。

然而“610办公室”恐吓的不仅仅是法轮功,而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它对那些与法轮功无关的人们施加直接的压力以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例子包括,在许多地区强迫学童签名污蔑法轮功,否则开除学籍;成年人也必须签署这样的声明,否则便会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同样,警察被威胁如果不执行“610办公室”的命令,就会失去工资、分配的住房、甚至工作,对他们的亲属实行敲诈勒索,对法轮功炼功人的所在单位实行经济制裁,罚款等等。公安人员借抓法轮功群众到处旅游,让法轮功群众担负费用。这种经济上的恐怖主义,直接反映着政治上,行政上的恐怖高压,用剥夺人们基本生活条件、起码生存需求来达到让人就范。几乎中国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受到江集团御用的官方恐怖机构的影响。可见,当年希特勒戮杀犹太人是因为他们的种族,而今天江XX戮杀中国人是因为他们的信仰。希特勒消灭犹太人的肉体,江XX不但消灭着中国人的肉体,还消灭着中国人的灵魂和精神,因为法轮功被称为是奉行“真善忍”的道德修炼群体。

三、千百万受害者的呼声

互联网上刊登了一个十五岁孩子的叙述,能让我们真切地体会到国家恐怖主义迫害的恶毒:

“我是一个农村女孩,今年15岁。父母都是多种疾病缠身的人,特别是我母亲她那萎缩性胃炎和类风湿同时犯的时候,手脚肿胀疼痛,多年来我们家被无情的病魔给搅得失去了欢声笑语。炼功后,我父母在很短时间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从他们炼功以来再不用吃一片药了,后来,我和两个弟弟也修炼了。

“1999年7月20日,广播电视突然开始污蔑攻击大法,并且坏人残酷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父母说:“这全是假的!”于是他们去北京上访,没想到警察把他们关进看守所一个月才放出来。想到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师父被人诬陷,母亲又一次到北京上访,父亲又被乡派出所绑架,被打得惨不忍睹,后送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我和弟弟面临无法想象的困境,每当夜深人静时,我的眼泪打湿了枕巾,看着两个弟弟想念爸爸妈妈。可是我没怨恨父母,因为他们是坚持真理才被江XX的打手抓去的。每当看到两个小弟弟哭着要爸爸妈妈时,我就告诉他们说:“爸爸妈妈很快会回来的。”

“可是受江XX指使的坏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开着车带着二、三十人闯入我家,不顾乡亲们的劝说毫不留情地抢走了粮食、电视机、录像机等个人财产。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1年元月的一天,公安局的车来抓我母亲,一进门看我家还有两人,不听他们解释,就抓起板凳打向亲戚和老奶奶,最后亲戚和老奶奶同母亲被恶警抓走了,父亲给母亲送行李时也被所谓的公安抓去了。2001年一月十九日在我们当地开了一个大型的所谓“宣判会”。我的父母和好多大法弟子被恶警用绳子五花大绑,还挂了二尺长的白牌子!会后我父母和那个亲戚与老奶奶被非法劳教了。

“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我的父母病重住院时,不能下地干活时,江XX和他的打手们没一个人过问,多种苛捐杂税少了一分钱都不行!可当我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得到健康时,能够更好地服务于社会时,却被那没有丝毫人性的江XX集团关进了黑监!目前我父亲和千千万万的善良的好人们仍然被非法关押着,在极痛苦中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而被残酷迫害,其中又有多少善良的人被残忍地虐杀!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现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小朋友和我有同样的遭遇。让我们向全中国、向全世界呼喊——请帮助讨还我们亲爱的父母!”

四、现行国家恐怖主义的动机

习惯于逃避恐怖压力的人们很少愿意去了解这一切,所以当人们听到这些真相时,往往感到难以置信,常常疑惑地问:江为什么要把法轮功赶尽杀绝呢?

军人乔良是《超限战》一书的作者之一,江XX把他请到军事科学院作高级教授,把《超限战》列入军事科学院教学课程。所谓的超限战就是在战争中不顾忌任何人道主义原则的限制,通过打击对方的平民和民用设施逼对方就范。这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超限战》一书的作者认为:超限战是穷国对富国的战争,是弱国对强国的战争。其实说白了,就是打不过就耍流氓。

那么江XX为什么对出了名的打不还手的法轮功使用超限战呢?其实明眼人心里也都清楚。法轮功百姓按“真善忍”做好人,用他们的话讲叫“修心向善”。法轮功老师李洪志先生著作广为流传,信徒无数,无心问政,只教导人修炼,他显然具有巨大的个人魅力和道德感召力。可是江XX呢?在老百姓的嘴里,他属于人性卑劣的昏君,不仅耗费百姓的血汗钱给自己买专机,修大剧院,还把自己无德无才的儿子提拔成科学院副院长,并让其下海经商,大搞权钱交易。江政权的贪污腐败有目共睹。江XX只会叫嚷一些三句三句的政治口号,然后让其御用文人包装成所谓的理论并强迫XX党员“学习”。在各种公共场合,江总是耐不住性子地作秀,但每每成为百姓的笑柄,被称为三流戏子。两相对比,人性贫穷的江XX对道德高尚的法轮功发动超限战也就不足为怪了。

再有,江XX作为一个本性卑劣的宵小之人,他既很明白自己孤家寡人的可怜境遇,也明白欺骗百姓对权力稳定的重要,他挖空心思一直在为自己权力的稳定而干着种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同时又在以刻意营造的不存在的虚假繁荣欺骗百姓,法轮功上亿个大讲“真善忍”的人“忽如一夜春风来”,使江XX产生了本能的恐惧,也产生了本性的仇恨,恼羞成怒、歇斯底里的迫害便开始了。

江XX在一次重要的工作会议上说,“相比之下,其他气功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对法轮功的镇压,就是为了既要铲除隐患,也要制造一种恐怖,威慑人民,使人民俯首听命。

由于世界上有五十多个国家都有人在炼法轮功,江XX还把镇压本国人民的手法推行到国际舞台上去。有渠道证实,江集团不仅公然派人到处搜集黑名单,骚扰国外法轮功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威胁他们的国内亲属,偷听电话,拆毁信件,封锁电子邮件,散发电子病毒,骇客攻击,并冒充法轮功名义进攻外国政府网站,跟踪,破门进入私人住宅,在华侨中煽动仇恨,派遣特务打入,甚至暗杀等等。江为了达到击垮法轮功的目的,他无所不用其极,与当今世界上的恐怖分子毫无二致,他破坏联合国国际人权宪章,并且利诱和高压,无赖和狡诈并用,以所谓的“中国市场”外交为诱饵,卡外国政府和商业组织的脖子。

其实江XX的国家恐怖主义不仅仅专门镇压杀害中华民族优秀的子民法轮功群众,同时也针对一切有思想的正义的中国人民。一份吉林省公安厅和高级人民法院的文件在《关于严厉打击非法组织的通知》中指示说:“各市、州、县(市区)公安局、人民法院:根据国务院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为了更好地迎接2008年奥运会在我国顺利召开,稳定社会治安秩序,严厉打击非法集会、聚会及其它扰乱社会治安活动。特此通知如下:一、凡是三人以上聚众集会者不听劝告予以拘留15日以下处罚,并处罚款1000元;二、对大规模组织聚会、游行、演说,屡教不改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10000元。三、对非法组织的组织者、头目要予以严惩,予以抓捕后补办手续。五、此次活动自2000年5月20日起至2007年12月30止。”冷冰冰的一段文字,透着阴森的恐怖,剥夺了每一个中国人最基本的说话和表达自己思想的空间和权利。

江XX国家恐怖主义仅在2001年第四季度就拆毁了温州市的两千多处寺庙,2002年4月又派4500名军队进驻四川喇荣佛学院,强行驱赶遣散8500名僧尼,拆毁一千多所僧舍、经堂、庙宇,数千僧尼流落荒野。同样的灾难也在折磨着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中国人。

五、实施恐怖的秘密武器——媒体洗脑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谴责江XX政府搞国家恐怖主义。江XX以国家恐怖主义,达到了以一个政党挟持十三亿民众,任意奴役人民,镇压人民,残害人民,不给人民自由民主和人权的目的。其最擅长的手段就是把十三亿人民头脑洗得空空的,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与其国家恐怖主义相配套的谎言充斥的媒体专制,造谣惑众,为其实行恐怖主义制造说辞。这是一个专制邪恶的独裁者统治国家的唯一办法。

据美联社在6月19日的一篇报导,在中国,有3千万以上的互联网用户。然而,在一起网吧起火事件后,仅在北京就有至少2400个互联网网吧被关闭。很多居民的互联网被切断。南华早报在6月29日报道,上海的网络警察也已经着手让互联网公司确保查禁有关民主活动家及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信息。城市宣传部互联网信息分部的负责人张小玉(音译)说,他的办公室“在检查有关法轮功的任何信息的网站,或其它被认为危险的信息网站。”他进一步讲到,政府除了监测上海所有的网吧外,已经决定审查网站上的内容。上海日报声称,那些发表不是来自政府控制媒体的信息的网站,例如外国网站或报纸会被关闭。

香港人权和民主信息中心6月28号报道,中国至少把500,000海外网站列入了被禁止访问的黑名单,如外国报纸、法轮功网站、民主和人权网站等。不仅网上浏览被监视,新闻杂志期刊也难幸免。南华早报6月22日报道中国禁止了第15期经济学人杂志,因为此期包括有关法轮功群众遭受的迫害,民运以及对中国股票市场的尖锐批评。

当然,控制这一切舆论工具,靠的还是国家恐怖主义这一法宝。中国的老百姓谁都知道保持沉默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即使亲眼目睹,也必须守口如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要承受绵绵不断的良心折磨。于是人们选择了逃避真相,他们封闭了自己的思想,只是为了能活个安宁。这种从精神上毁灭人的恐怖,其实比肉体上的毁灭更为恐怖和邪恶。

六、国家恐怖主义是对全人类的威胁

在江氏的国家恐怖主义中,恐怖是具有巨大的威慑作用的,它窒息着人民,窒息着国家、国家各级机构、机构中的工作人员,窒息着法律程序、法律制定和法律的实施。这张大网的严密性、邪恶性本身就是极端恐怖的。江XX的国家恐怖主义酿成了中国的不幸,也是人类的公害,它掩藏着无数的杀机和灾祸。

一些善良的民主国家人士以为,解决这种持久恐怖的方法是通过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带动独裁者走自由民主的道路,然而事实证明这就好比要把一只猛虎训练成素食者一样,是不可能的。经济和利益欲望的膨胀,只会使独裁者更牢地捏紧它的权杖,而与其交易的人,也往往会为了利益而放弃原则,事实上以通过帮助一个极权统治对其人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来获取利润是不道德的,甚至是犯罪。

其实,江XX的国家恐怖主义与塔利班政府的残酷性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只是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其手段更隐蔽。虽然恐怖主义有不同的形式,但其本质是一样的,就是残害人。这种国家恐怖主义的洗脑是很成功的,如果有一天被毒害的人民善念都已被洗空时,剩下的就会是没有人性,没有道德,没有同情心,而只有仇恨的躯壳。全国二千多所监狱里的狱吏及警察对自己人民下毒手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只有极为残忍的恐怖主义兽性。正如国际宗教自由联合会的斯坦迪斯律师所说,“无视对良知的镇压是非常危险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对国内人民实施暴行的政府,通常会将暴行扩大到国外。同时,对良知的镇压会导致极端主义,并在最后压力爆发出来时给国际社会带来动荡。”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先生明确指出:“通过‘运作’‘法律’,而不是通过爆炸来达到残害生灵的国家恐怖主义才是真正值得人类特别去警惕的恐怖主义组织。正义人类不但要有勇气去打击失败的恐怖主义及小流氓国家,更要有勇气去面对和痛击成功的恐怖主义及大流氓国家。”江集团镇压三年来,法轮功群众对其信念的恪守和始终如一的和平抗争,集中体现了一场良心与国家恐怖主义之间的抗争,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应该勇敢地站出来支持他们。

江XX不能代表中国,不能代表中国人民。它代表的是行将就木的独裁暴政,它是中国的罪人,人类的罪人。历史记载着本次人类文明中由江XX造下的最黑暗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