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与修心


【明慧网2003年4月6日】在洪法中接触了不少常人中的正义之士,比如各种人权运动的支持者,民主自由的推行者或宗教的拥护者,他们都能在人类这一层法理上支持大法反对迫害。看着他们那么积极地帮大法做事,同时看看我身边的同修,我常想,常人做大法的工作与修炼人做大法的事,根本区别在哪呢?特别是在经历了个别冒牌“学员”所谓积极行动之后,我对区分做事与修心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认识。那些冒牌“学员”做的事再多也只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啊,结果上有本质的不同。

以前我片面理解了师尊讲的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认为现在是全面转向正法修炼了,7.20以后师父也没再给我们设个人修炼的难,只要我积极参与正法,坚决抵制邪恶的干扰,我的修炼就没问题了,从而忽视了个人心性的提高。特别是在做事中那强烈的有求之心和争斗心,以及自以为是,老认为自己对、别人错的那颗心,冒出来了也没察觉,时常让自己处于一种慷慨激昂的心境里,干出的事也很偏激,浮于表面的轰轰烈烈之中。特别是看见有的同修那种步姗姗的身影就着急,总想鼓动他们出来做事,结果自己说出的话很多却都是不理性的。

当时给自己的借口是:时间不等人,对洪法正法的事,修得好的弟子要上,没修好的,带着执著心也要上。有执著也不碍事,边干边提高嘛,总比坐那不干事强。有了这个挡箭牌,学法也没能真正触及内心,对同修的意见也听不进去,一味探讨怎么具体干某件事,今天这事,明天那事,整个人也就淹没在事中了。

现在跳出来想,道理很简单。师尊早就反复强调,修炼就是修这颗心,其余的都是次要的。事做得再多,如果只是常人干大法的事,那又能有多大的威力呢?现在想来,这样本末倒置有多么的糊涂,我以前那些挡箭牌不正是旧势力阻碍我提高所设的最大屏障吗?

要说常人与修炼人在干事时心境上的区别是很明显的,常人心是浮动的,是想在人间得名利情回报的,而修炼人是很静的,心是不动的,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我们洪法正法,要的不是刘胡兰、秋瑾那种人间的大义凛然,而是一种真正内在的坚定、理性、平和与圆容。

记得前不久发生的一件小事。我在公司工作,为了挤出时间上网干大法的事,我高强度工作,每天工作量是别人的两倍,但工资并不比别人多多少。按理说公司应满意了吧,谁知经理老找我麻烦,反复强调上班时间不能干私事,应主动积极帮助别人干更多的事。当时我就把这种刁难看成是邪恶的干扰,采取了坚决抵制的办法,双方僵持不下。但后来我悟到,修炼人在哪都应该是个好人,在单位里主动多干点,表面上用在大法上的时间少了,但我那颗心提高上来了,我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多替别人考虑了,回头再干大法的事也就事半功倍了。以前对师尊讲的,花时间读常人中的学位不会影响修炼,花时间用在大法上也不会影响常人学业的辩证关系理解不了,现在才明白,常人那种表面化的机械思维在高层次是行不通的,我们修炼人得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才能在法上提高。

当然,修炼就是不断提高的过程,能从小我中走出来参与洪法是进步了,但做大法工作的同时,必须不断回头提高自己的心性,越是正法修炼,个人修炼越是要跟上,否则就是常人干大法的事了。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