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歹毒招术用尽后恶警气馁地说“你自由了”


【明慧网2003年4月7日】2000年6月,我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我在劳教所里因不配合恶人,受尽了折磨。期间,我连续绝食抗议,两个多月后被无条件释放。

一天深夜,我正在家里发正念,七、八个恶警把我家包围了。我丈夫听见外面有声音,刚一开门,他们就闯了进来,三、四个恶警拽住我就往外拖。另外三、四个恶警拽住我丈夫不让他动,两个孩子吓得啼哭乱叫。我坚决不跟他们走,他们硬是把我拖拉出去,把我的腰都磨破了。我被他们抓进了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我就开始绝食抗议,发正念、不报数,恶警就丧心病狂地打我,给我戴上手铐,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我没有被他们吓倒,继续绝食,恶警终于停止了对我的打骂。我绝食一个月后,他们把我骗到一间小屋里,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第一天上午从八点多就开始迫害一直到十一点多,没有停。他们用电棍电,用老式电话机连着铜丝缠住我的脚趾头,一股劲儿地摇,让我过电,我感觉就象抽筋一样,直到机子坏了,他们才罢休。以后两天多的时间里,他们时电时休,但始终无法改变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几天之后,恶人又把我带到劳教所的田野里,用电棍电,让我说师父不好。我说师父没骗我,师父叫我做好人,我不放弃修炼。就这样恶人没有办法,只好让我回到监室了。

还有一天晚上,恶警把我领到坟滩上,那有几个老坟,离不远是一个水沟。他们站在水沟那边,把我双手铐在水沟这边的树上,让我跪在地上听他们用复读机制作的令人害怕的声音和鬼话,但我没有丝毫害怕的念头。过了一会儿,来了一辆小车,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他们对我拳打脚踢,用棍子打,他们还把我带到水边,按住我的头说,如不放弃修炼就把我扔到水里淹死。我牢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正念十足,他们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但是暴徒们还不肯罢休,当天晚上,他们把我带回去,把我的衣服脱掉,把冷水浇在我身上,让我坐在地上,用电棍电。当时正值冬天,我冷得直发抖,但一句话也没说。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这一招没有起作用。第二天他们更是狠毒,用棍子抽打我的膝盖,用脚踢我的腿,整条腿肿了好几天,不能上厕所。恶警还把我的头发都剃掉,又两次把冷水浇在了我的脖子里、衣服里,并用电扇吹风,把瓜子皮扔在衣服里,用烟头烫我的人中,撬开嘴往里吹烟火。他们还强用电棍电,又说省里要两个名额,如不放弃修炼要走“大刑”。不管恶警怎么说,我就是坚定信念不背离大法。最后他们实在没招了,说休息几天,再考虑考虑。三天以后,恶警们气极败坏地说:“想不通,用什么办法你也不转化,从今往后,不谈转化的事了,你自由了。”

过了两天,他们就把我转到了唐山。在唐山,我仍然不配合恶人的指使和要求,绝食两个多月后,无条件释放。我深深感到坚定正念的重要,感到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