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前生乱佛法,今世饥寒苦


【明慧网2003年5月10日】齐君房,家住在吴地。他自幼家境贫苦,虽然勤奋读书,但是能熟记的却很少。成年以后,也写一些文章,但没有清新之处。他受冻饿所驱,在吴楚一带找口饭吃。他经常拿一些自己创作的四五六七言诗句去谒见诸侯及贵族,但不被赏识。虽然偶尔也能换来几文钱,但从来没有积攒下银两。可是当他蓄满一钱袋,就必然患病。等到把积蓄的钱花光了,病也就好了。

元和初年,他在钱塘江漫游。正值灾荒年,官府却趁机搜刮钱财。因此,他投奔十人也遇不到一个接待他的,只好到天竺寺去讨早饭吃。有一天,他刚走到孤山寺西面,饥饿难忍,无法继续赶路,就坐在溪边面对流水哭泣,悲伤地呻吟。

过了一会,有个西方僧人从西面走来,也面对着流水坐下。然后转过头对齐君房笑着说:“法师,尝到秀才在外漂泊的滋味了吧?”齐君房答道:“漂泊的滋味已经尝够了,‘法师’这个称呼却从何而来。”

僧人说:“你不记得在洛中同德寺讲《法华经》的事情了吗?”齐君房说:“我活了四十五岁,只往返于吴楚之间,从来没有渡过长江,怎么会到过洛中呢?”

僧人说:“你现在正被饥饿所折磨,无暇回忆从前之事。”说着便伸手去口袋中摸出一枚拳头般大的红枣来,对齐君房说:“这为我国所产,吃下去可知过去未来事。”齐君房饿极了,从僧人手中把枣拿过来就吃了下去。吃完后,觉得口中干渴,就到溪边捧起泉水喝起来。喝完水后,打呵欠,伸懒腰,感到非常困倦,头枕着石头就睡着了。不一会儿,睡醒了。醒来后他忽然记起了在同德寺讲《法华经》一事,并且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

于是他流着眼泪向僧人施礼问道:“震和尚如今在哪里?”僧人说:“修炼未成,再度到蜀地做和尚去了。现在已经断了向上爬的尘缘了。”齐君房又问:“神上人现在何处?”僧人回答说:“以前的心愿未能了结,听说又做法师了。”“悟法师在哪里?”回答说:“难道你不记得他在香山寺石像前,玩笑间许下的志愿吗?假若不能证悟到无上菩提的境界,就要成为有权势的将相,前不久听说他已经做了大将军了。当时我们一起云游的五个僧人,唯独我得以解脱,唯独你还是个受冻挨饿的人。”

齐君房流着泪说:“我四十多年来,每天只吃一顿饭,三十多年只有一件粗布衣服。早就想了断世俗之事。为什么不能功德圆满反而受难到现在呢”?僧人说:“你的过错发生在你教弟子的讲堂之上,你大讲异端邪说,歪曲佛经真义,使弟子们产生疑惑。虽然你讲经的声音浑厚响亮,但始终不能修成正果。你身斜影歪,所以得到如今的报应。”

齐君房又问:“如今我应该怎么办呢?”僧人说:“事到如今,我也无计可施。前世之事,希望能够对你有所警戒。”说着伸手到口袋中拿出一面镜子,镜子的背和面都晶莹剔透。僧人对齐君房说:“要知道贫贱的差别,苦乐的短长,佛法的兴替,佛门的盛衰,可从此镜中一览。”

齐君房拿过镜子仔细观看。过了很久道谢说:“报应之事,荣枯之理,我都知道了。”于是僧人将镜子收入袋中,准备离去。刚走出十多步远,便踪迹全无。这天晚上,齐君房到灵隐寺,剪发受戒,取法号为“镜空”。

大和元年,李玫在龙门天竺寺修行,镜空从香山敬善寺来看望他。于是,对李玫讲了这段往事。

齐君房因前世为僧人时无意之中歪曲佛经真义,下世便受报饥寒交迫四十多年。今天中国大陆那些歪曲宇宙大法的恶人,所面临将是下无生之门在无边之苦中永无终尽地偿还其破坏大法的罪业。

(资料来源:《纂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