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遭受的摧残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给大法扣上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疯狂的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深知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正法,因此于99年8月16日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情况,在京被抓(当时被抓的有全国各地20多个大法弟子)。恶警把我们放在一个没盖完的房子里,在湿淋淋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后被押送到驻京办事处,手和椅子铐在一起,不能动弹,呆了一夜,次日晚被押上火车,大法弟子之间手都铐在一起,直到第二天7点多钟,下火车时才打开。

后被公安分局带去,在分局里,我先后被恶警打嘴巴,又被年纪稍大的一恶警用我的腰带猛打头部,后来把腰带打断了才住手,但还不罢休,罚我在墙角头朝下撅着,直到我昏倒在地上,才被送拘留所拘留15天。到期后,又因为拒绝写保证,又追加拘留10天,在此期间也就是99年10月20日我被原工作单位开除,理由是为法轮功上访和不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从那以后,我为生活四处奔波找工作,家中有88岁的老母需要我赡养(家中四口人),生活得不到保障。

2001年9月19日我又因发大法真相材料,被分局便衣刑警抓住,当天送至公安局看守所,在那里全天坐板,有时晚上不让睡觉,坐到下半夜2、3点钟,19天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送往劳教所,在五大队,又与新被绑架进去的功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转到四大队。在此期间,我与功友们拒绝带胸卡和背狱规,因为我们是无罪的,不是犯人,遭到管教的多次威胁,2002年元旦我与其它功友再次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对坚持到底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在我全身长满疥疮的日子里,全身流脓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身上奇痒无比,近四个月几乎没睡过好觉,痛苦万分,此时恶警因我不屈服,不写“五书”而罚我去坐小塑料板凳,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的摧残。

无论在拘留所还是劳教所,整天坐板,吃不饱饭,经常挨打。

以上是我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经历,特此写出来作为控告江XX的佐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1/50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