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同修周玉玲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2002年9月20日辽宁法轮功学员周玉玲被清原“610”恐怖组织迫害致死。半年多过去了。正当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向为坚持真理付出生命的周玉玲等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同修表示深深的敬意。

周玉玲是96年底喜得大法的,大法启悟了她的本性,让她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得法后,一度婆媳关系僵化的周玉玲,和婆婆的关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婆婆病重期间周玉玲跑前跑后侍候的很周到,婆婆临终前含泪说:“玉玲呀,我以前错怪你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周玉玲到县政府和平请愿,被英额门镇政府的人抬了回去。从那时一直到2001年底一直没进京正法。每谈及此,周玉玲总觉惭愧,总觉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2001年夏某一天,周玉玲准备到外地带点真相资料回来,她看见西边天空有几块阴云,顺手拿起折叠伞就出了家门。离家三百米正走在一座桥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整个伞都包在头上。周玉玲到附近同修家换了一套衣服,还是把真相资料拿了回来。这是周玉玲第一次要做真相时遇到的事。2002年1月13日周玉玲与另一同修进京到天安门打横幅,喊出了几年来压抑在胸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第三天安全返回。

2002年4月份周玉玲参加长岭屯法会,那一天正是师尊《北美巡回讲法》刚下载装订成册,拿到手里还没来得及看呢,恶警就赶来绑架法轮功学员。周玉玲已经跑出会场,却在铁道上绊倒了……恶警将其绑架并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周玉玲绝食抗议迫害。

周玉玲滴水不进,同时也受尽野蛮灌食的迫害之苦。绝食第十四天,她生命垂危,己是奄奄一息了,“610”歹徒不得不放人。丈夫一看周玉玲只剩下一口气了,且完全脱相,趴在周玉玲身上放声大哭,以为她没救了。周玉玲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半边身不会动,每顿饭只喝点稀粥。她坚持听法、打坐,不到半个月就能下地了、不到一个月就完全恢复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周玉玲身上展现。

周玉玲的丈夫为了摆脱当地“610”的骚扰,不得不离开居住了40多年的故乡。房子、三轮车等能卖的都卖了,搬到红透山镇与周玉玲卖筋饼维持生计。

周玉玲走到哪也忘不了正法救人。2002年8月30日凌晨,在红透山张贴真相资料遭恶警绑架。在周玉玲非法拘留期间,其丈夫到拘留所要求看周玉玲,拘留所不让看。

2002年9月20日,周玉玲被清原县“610”迫害致死。在家属一再追问死因的情况下,“610”为掩盖罪行,在县医院由何金凤开了一个假诊断:证明周玉玲死于突发心脏病。其实周玉玲根本就没有心脏病。在看这个诊断时,只准周玉玲的家属出一人,娘家出一人,只准两人看,这个诊断家属不准留,不准复印。由于周玉玲的家属和亲属不同意当天火化,“610”又调来了警车警察,当时在火化厂有四台警车20多警察。周玉玲的尸体是在警察威胁逼迫下火化的。

纸永远包不住火。“610”的恶行在清原广泛传开。其一:周玉玲拉到县医院急诊室就已经死了。有一个大夫说:“你们怎么把人给饿死了?”在场的警察都没吱声,有一个年轻的小警察骂骂咧咧的,那架势要打那大夫,这位大夫也没服劲,被拉开了。周玉玲没有经过治疗、抢救,死后也没解剖,怎么就能知道死于心脏病呢?其二:610曾找一个刑事犯,让其作伪证:周玉玲死于心脏病,此人拒绝了。这个刑事犯既不是周玉玲的家属、又不是医学专家(有没有医学常识都难说),这不是欲盖弥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