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干部致胡锦涛、温家宝的信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

胡总书记、温总理:

你们作为新一届的领导人,希望你们做一个了解人民冷暖、万事以民为先的领导人;知真情、办实事、讲廉政的领导人;实事求是、有作为的领导人。

当好一个十三亿多人口大国的总书记、总理是不容易的,事关国家前途命运、中华民族兴衰的大事。我现在想提出一个急需你们着手调查解决的问题:就是法轮功问题。我不是法轮功的修炼者。作为一名党的干部,我本着对你们新一届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的信任、对人民的忠诚,向你们说点心里话,讲点真实话,那就是对于法轮功的定性问题应重新考虑研究处理。

一、需要深思的“四个为什么”

从九九年“七.二O”打压法轮功以来,花了大量的财力,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实行了各种的措施,甚至采用追究领导责任以及亲属株连制等等手段打压法轮功和炼功人员。这一切手段非但未有挡住人们对法轮功的信仰,反而还有发展的趋势。是否值得深思一下呢?一是为什么有些炼功人员先后几次进京上访,制作光盘和真相资料,散发、悬挂大法好的横幅等被公安机关拘留、劳教、判刑一次、两次……出来后还坚持修炼?二是为什么有些炼功人员被劳教洗脑或写了保证书后,回到家不长时间又上网声明作废继续坚持修炼?三是为什么有些炼功人员宁愿开除党籍、开除学籍、开除军籍、开除厂籍、开除公务员队伍……也要坚持修炼?四是为什么在打压的几年中又有些人加入炼功群体中参加修炼?

我在单位也按照上级的要求,曾经采取粗暴强硬办法进行过制止,也想劝阻他们,还对说服不过来的进行组织处理。这些炼功人员有普通工人、有高级工程技术人员、有普通党员、有党员干部……直到现在也是一个都未“转化”过来,仍都在坚持修炼。全国的情况不敢乱发言,就我所在的地区、单位整个情况都是如此,这是真实情况,半句假话都没有。按炼功人员的话说:“谁不知道失去人身自由的痛苦;谁不知道被人打骂、逼供、戴手铐、脚镣难受的滋味;谁不知道亲人为我们承受物质精神损失折磨的难熬,但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大法弟子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不修炼法轮功我不会从各种病魔中站了起来重新走上工作岗位;不修炼法轮功我不会去掉身上的各种不良习气,有可能随社会‘潮流’而动;不修炼法轮功我不会善待亲人,关心他人,慈悲别人……不能谁说法轮功不好,一打就不炼了,不能当卑鄙小人,应做有良知的好人,应该站出来向政府和世人说真话,好就是好!”也有的炼功人员说:“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党,怎么能愿意放弃工作、放弃自己的学业、放弃个人的仕途升迁、放弃自己的政治生命……我从修炼中更加能正确对待国家、集体和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正确对待个人的得失,正确对待工作分工,不断地克服自身的缺点和不足,养成良好的道德品质,努力地提高自身素质,出色地完成本职工作,在单位成为淡泊名利、勤奋工作、乐于奉献的好同志,在社会成为品德高尚、遵纪守法、文明礼貌的好公民。”还有的被“转化”后又修炼的人说:“在劳教所、监狱里一些干警们采取了精神疲劳的方法,轮番做工作,精神折磨的受不了,一念之差就想不炼了,写了悔过书,可回到家里一呆,原来修炼得到的好身体又旧病复发了,我的思想又陷入极度痛苦之中,反复比较还是炼功好,法轮功好,于是上网声明自己的悔过书、保证书作废,继续坚持修炼。”再有刚参加炼功的人员说:“未打压前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自从99年‘7.20’以后,电台、报纸广泛宣传法轮功又自杀又自焚,当时也恨这个功,一听说谁炼法轮功的,都吓得躲得远远的,一看到炼功人又进京上访,又散发真相资料,又挂大法横幅,也认为这些人是与政府作对,是胡闹……可随着接触的一些真相资料的增多,听炼功人讲他们的体会感受,看他们的精神状况,越来越感到电台、报纸宣传的和炼功人所谈所做不相符,也越来越了解到炼功人确实比社会上的其他人要好得多,特别是得知多年疾病缠身的老人通过炼功身体精神状况那样地好,谁不想做好人?谁不想有个好身体?所以我不管谁怎么说怎么看法轮功,我是要参加修炼了,也确实受益了。”

二、需要弄清的“五个是”

法轮功自传功以来,历时十一年的时间,一个人传功几个人、几十个人……现在上亿人炼。从中国一个国家又传到世界几十个国家,在这期间在中国打压近四年了,也未打压下去,而且还有发展的势头,这里边到底症结在哪?需要我们进行研究弄清楚。我认为主要有“五个是”:

第一、是正是邪。衡量各个功派、教派是正的是邪的,既要从理论上深入地进行科学的研究,也要从实践上去很好地检验。对于法轮功也不例外。法轮功讲的是“真、善、忍”,要求炼功者要用“真、善、忍”这个道德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要求遇事向内找,在矛盾面前首先检查自己的对错与否,淡泊名、利、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应该说本质上是不反人类、不反科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一个功派、教派是正还是邪,主要是看他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是有益还是有害。炼功人说:我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病也没有了,一分钱药费也不报了,给本单位、国家省了不少钱。就我最了解的几位处级党员干部真是这个情况,有的患严重胃病、肾结石等多种疾病,药费实报实销时每年都花二、三万。炼功以后不报药费了,身体也好了。有的患肝硬化不能上班,到处求医诊治,后来巧遇上炼功人,告诉他炼法轮功的好处,他就开始修炼,病也真好了,正常上班工作了;也有的炼功人说:“我们修炼后思想品德有了很大升华,在工作中不计较分工、不计较报酬、不计较个人得失,比以前工作干得更出色了,比一般人表现得都好。”还有的炼功人说:“我们利用早晚业余时间集体炼功,总要比一般人经常聚在一起‘搬砖头’赌博、酒吧歌舞厅和洗浴中心酗酒消费好多了;比一些干部利用手中权力公款大吃大喝、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养情人包二奶强多了。炼法轮功是百利而无一害。”如果说一个功法是邪教,对国家、人民有害,那不能只对中国自己有害,对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会有害,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能允许它存在发展吗?可是法轮功在六十多个国家自由传播,没有一个国家说他不好。若说美国和台湾当局有所图谋,支持允许法轮功存在,那么与我国友好的国家为什么也支持允许他的存在呢?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应该证明法轮功是正的,不是邪的。

第二、是真是假。因为需要,我看过《转法轮》,第七讲中专门谈了杀生问题,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还说:“杀生过去主要是指杀人,造的业比较大,可是杀一般的生命体也是不轻的,直接产生很大的业力。”这就明确要求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就是干坏事。一个修炼不杀生功法的炼功人怎么可能自焚自杀、杀自己亲人呢?从92年到99年“7.20”的七年时间里,都未听说过“杀、杀、杀”的事件,可从99年“7.20”打击法轮功以后,为什么就出了这么多的类似事件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就拿天安门自焚事件来说吧!炼功人很不服气地说,仔细观察分析自焚事件的过程就有很多疑点:一是没有见过任何警察成天拎着灭火器、拿着灭火毯在天安门前巡逻,自焚者刚点燃汽油着火,警察立即拿来灭火器、灭火毯……,进行扑火。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二是自焚当事者说什么德燃烧了冒白烟,结果是黑的。《转法轮》书中讲:“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法轮大法从未讲过什么“德”燃烧冒白烟黑烟这话,那个人她根本不懂法轮大法,而是自编自造。三是大法修炼者打坐不是双盘就是单盘,可一自焚当事者却是散盘,这根本不符合法轮功的要求,这就暴露了他不是修炼大法的炼功人。四是大面积烧伤的人不可能全身包扎救治,为防感染要隔离治疗,怎么还能随便让不穿隔离衣的新闻记者进病房采访录像呢?稍有医疗卫生常识的人,一眼便知其中的漏洞。五是做气管割开手术的小思影能底气十足的回答记者提问,还能唱歌?!从一个个疑点中看天安门自焚事件不是真正修炼法轮功者的所为,这里边假象太多了。再则,炼法轮功的人为什么在世界上其它几十个国家也没有发生类似的事件呢?一个个疑点让炼功人一眼看穿,假的、假的、全都是假的!炼功人绝不会自焚自杀,这都是一次一次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而炮制编造的骗局,无耻至极的栽赃陷害,嫁祸于人,不攻自破、不打自招的弥天大谎。如果将“焦点访谈”的自焚录像慢镜头播放,您会看到破绽百出。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呀!这些修“真、善、忍”的炼功人怎么能坐视不管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对生灵的涂炭,怎么能不继续上访、怎么能不向自己的同胞讲清真相呢?

第三、是善是恶。打压法轮功以来,电台、报纸大肆宣传炼功人没有人情、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为了自己长功不孝敬老人、不关心儿女、不照顾丈夫妻子。甚至说有的炼功人把自己的亲人当成魔,杀自己的亲友,把炼功人说成是自私无人性的人、说成是比横行霸道、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头子还凶恶残忍的人。然而,炼功人说:“大法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转法轮》)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修出有慈悲心的善人。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绝不是害人杀人的恶者,而是对谁都要好的善者。在修炼的过程中可以修去自己身上存在的不善的一面。在家庭里,过去对老人不够孝敬的,知道自己这是缺少善心,自觉地照顾好老人;夫妻之间改变了过去吵闹的作法,善意地对待处理,使家庭转为和睦温馨。在工作单位有的与同事、领导产生过矛盾,甚至是有理不让人、无理辩三分的,炼功以后能够自觉地从自身上找原因,知道应该修出炼功人应有的善,主动地沟通化解矛盾,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了。在社会上也能乐于资助关心他人。98年大洪水的捐助中,单位号召工人捐50元,一般党员干部捐100元,处级党员干部捐200元,有的炼功人捐500元、1000元、甚至几万元,有的炼功人积极地资助失学儿童。要是不炼功绝对做不到。说句实在话,我们炼功人对自己的亲人是知恩知重、有情有义的,对他人是善心对待,急人所难,帮人所需的。那些自私自利、坑害别人、残杀亲人的恶事绝不是真正的炼功人干得出来的,炼功人只能是善不能是恶。”

第四、是智是愚。宣传中总说炼功人是愚昧无智,偏激钻牛角尖,一条道跑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炼功人说:“我们在修炼中受益很大,知道大法好,我们才在这条修炼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不能因为你当权者一打就放弃了,谁说邪就邪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明明是从中受益者,而违背良心、人云亦云,那才是最愚昧无知,迷迷糊糊活着的不道德的人!不是我们想撞‘政府打压’这个南墙不回头,是打压的不对,我们怎能违心接受?”若说文化较低的老年人炼功是愚昧无知,那么文化高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炼功也是愚昧无知吗?如果说政治素质低的工人、农民炼功是愚昧无智,那么一些炼功的党员干部、国家公务员、甚至是军队中的将领也愚昧无知吗?如果说退休工人、在职工作的人闲着无事来寻找精神寄托炼功,那么在校的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那么多单位的骨干人才炼功又怎么解释?再说我们科学文化不发达的中国炼功人愚昧无知,那么科学文化发达的西方国家的炼功人也是愚昧无知吗?应该说,炼功人不是愚而是智。修炼法轮功还可开智开慧。在这方面我还是知道一些事例的。就在我们地区有一个炼功学生,她读初中时开始炼功,以高分考入全省重点高中。×年高考时以该市文科状元的高分考入全国名牌大学,用她的话讲:“炼功不但不能影响学习,而且能使自己有充沛的精力和体力投入到学习中,保证自己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对炼功的信念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改变的,要始终地坚持修炼下去。”还有,我同事的一个学生在读高中时开始修炼,也是以高分考入重点大学,现在仍然坚持炼功,而且是该校品学兼优的高材生。

第五、是精是傻。99年“7.20”以后,为阻止炼功人员进京上访,各单位组织炼功人进行学习教育,落实领导责任,逐个找炼功人个别谈话劝阻。有的说:如果你认为炼功好,受益了,你就哪也不去在家里偷着炼吧!谁也就不管你了。炼功人却说:“我们光明正大、光明磊落,宪法允许信仰自由,规定了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法轮功明明是正的,非得定为邪的,我们怎能熟视无睹,坐视不问。只顾自己在家偷偷摸摸的炼,说句心里话、说句公道话有什么错?我们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我们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够实践真善忍的权利,为了使这个国家真正成为一个真诚,善良和宽容忍耐的和谐社会。谁不希望人间处处充满爱、诚信和关怀?”有的人劝炼功人:“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能拿鸡蛋碰石头,现在都打击镇压了,你们不能参加集体炼功,也不能散发真相资料,到外边挂横幅,实在要炼就自己炼,千万别出来惹事,让公安部门抓住吃亏的是你们自己。”炼功人说:“电台、报纸播报的那些自焚自杀的事件,那怎么会是法轮功真正修炼者干的,咱们地区炼功人也不少,你们也有认识的,怎么没有发生?这不明明是栽赃陷害、攻击大法、欺骗不知真相的世人,让世人憎恨大法,反对大法吗?不是我们想碰石头,想拧这个大腿,也不是我们要惹事,这是被逼无奈。我们要不出来向世人讲明真相,良心上都过不去。我们这样也是修炼出来的善心,不能让世人受骗了。”一些进京上访、散发真相材料、挂横幅的炼功人,被公安机关抓住关进拘留所,单位的领导、同事和亲友去看望他们,做他们的工作,让写个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他们坚决不写。说他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心到佛知,内心里坚信不移,表面上写几字,何必在拘留所里遭这个罪,这哪是人呆的地方,愿意炼先出来然后在家炼呗。”他们宁愿在拘留所被劳教、判刑也不写“三书”。有的人就认为这些炼功人怎么这么傻。他们却说,我们愿做敢于坚定自己信仰,敢讲真话有良知的傻子,也不做见风使舵、口是心非、苟且偷生的“精”人。

三、需要探讨“三个问题”

几年来,我按照上级的要求,努力地做炼法轮功人的转化工作。通过与炼功人的接触谈话、与炼功人亲友的交往叙谈、与同事们的互相交流、与公安人员的共同探讨,我了解知道一些有关在打压法轮功方面的真实情况。敢于用自己的党性原则、用自己的政治觉悟、用自己的道德人格向你们作保证:我所反映的情况都是有证据而又可靠的,也探索了三个问题请你们掌握一下。

问题之一,是否不能用一些个别的未经客观查证,核实、疑点重重的“自焚”、“自杀”事件就说明法轮功是X教而打压,这是不够正确的。打压法轮功开始那个时期,听到炼功人说电台、报纸宣传的炼功自焚自杀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炼功人。我是坚决反对,严厉批评他们的,可是后来,我确实知道了有弄虚作假的。如:我好友的一个亲属在某县级市公安部门工作。在打压法轮功时,有一个严重不轨行为败露、自杀未遂的人,连法轮功书都未看过,公安人员说:你就说你是炼功炼的,我们就不过多地追究,一会儿录像的来了,我们告诉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当作抓法轮功的政绩上电视报道。还有,我一个亲属在比较贫困的县城当街道办事处主任,来我家串门,说到打击法轮功,他就说到,我们县大多企业亏损,工人不能按月开工资,每月基本生活费都难以保证,炼功人也没有钱买车票进北京,上级就认为我们工作做得好,到我们县城调查开炼功人座谈会,其实炼功人根本就没有转化的,那就只好找比较会说的居委主任,让她看看有关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冒充炼功人座谈发言,我就说这样做假能行吗?一上电视台不就露馅了吗?她还振振有词地说,现在上哪找真的,只要能得到上级认同,为自己脸上贴到金,造假造得好才是能耐,老百姓见怪都不怪了。有些地区单位为了要政绩,玩数字游戏,我是知道一点的,没想到在重大事情面前还有如此造假的。……

问题之二,是否不能凭公安部门汇报的情况就说明炼法轮功的群众人数在减少,这是不符合实际的。就我知道了解的情况,公安部门在这次打击法轮功中,是存在严重腐败的。比如:抓各地进京上访的炼功人员,各地为了少算进京上访人数,交天安门公安分局五千元左右也就不上报了,这个钱要炼功人自己拿,炼功人拿不出来,就要所在单位、企业交,从北京带回本地后“610”办还要罚2000元。公安人员进京往回带炼功人的所有费用还要炼功人家里出。我所在地区到北京坐卧铺往返每人600元,有一次,去三个公安人员带一个炼功人,让炼功人家里拿了一万元,回来也不跟炼功人的家里说明,这一万元也就没了。炼功人上访,散发真相资料,挂条幅等被公安人员抓住拘留后,单位去人做工作往回保都不放,硬要一大笔;有的劳教,到期放出来还要背地里向炼功人家属罚款。炼功人说,他们这样勒索钱财、敲诈炼功人才真正是邪呢!炼功人所在单位领导和同事也非常气愤地说,公安机关太腐败了,借打压法轮功发横财,应该打击严惩他们这些人了。这种腐败现象可不是个别的,我敢说是普遍的,说炼功群众人数减少了,与实际太不符了。

问题之三,是否不能只认为打压的是法轮功少数修炼者,要知道他们周围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这是不能忽视的。在做炼功人的工作中,我和炼功人的亲人、亲友交谈过,问他们:“炼功人为什么信念这么坚定,你们怎么做不了他们的工作,你们跟我说实话,炼这个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有的说:“要让我说实话,炼这个功若是不受益、没好处,他(她)们自己也不会炼的,我们也不会让他(她)们炼这么多年,他(她)们身上的什么什么病一片药未吃都好了、抽烟、酗酒、赌博等什么什么不良习气都改了……”要说这些人能自杀真是胡扯。有的干部说:“我亲属炼功以后,不但她什么错事不做,还经常监督我、告诉我,不该得的咱不能得,不该要的咱不要,不该吃的不能吃,得了要了吃了就是造业,善恶是有报的,要信这个理。自从她炼功,逢年过节我家送礼那是拒之门外的,我拿回的钱和东西都要问个明白,你说炼这个功好不好。”也有的告诉我:“只能说上边也这么定了,又打压这么狠,咱们不能吃这个亏,他(她)是不认这个理的。他炼功以后你说哪儿不好?”还有的和我说,“你说这些炼功人他们修炼的是做好人,什么坏事都不干,若说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政府加以正确地引导就得了,打压他们干什么?”现在看不光炼功人不承认法轮功不好,就是炼功人的家人、亲人和一些同事也不认为是X教的,都认为这个法是正的。那么打压炼功人,一个炼功人身边至少是一、两个人甚至还有好几个人,如果中国有几千万的炼功人,那么他们周围也是几千万乃至上亿人,这在我国占的人口比例可不少啊!这么多的人的民意也不能违呀,应该说是不容忽视的。

就法轮功问题进一言我已写完了,所说的都是真话,所谈的都是真事,恳请两位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过一下目。

××供稿
2003年4月21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