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长春大法弟子郑冬辉被非法劳教三次,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一小队,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是因为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被恶警刘大队长电棍电击一整夜,后被关进小号,还经常罚站,让她做超负荷的劳动(14-18小时),不准与其他人说话,还三天两头用电棍强制她背叛信仰。有一次小队恶警逼迫大法弟子读污蔑大法的书,她坚持不读,被邪恶管教魏丹强制在胸前挂上污蔑师父的牌子,她把牌子撕了,魏管教把她铐在床上,仅脚尖挨地。就这样她一次一次地绝食抗议迫害,还被强迫灌食。2001年12月她被摧残得出现心肌缺血450毫升,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将她释放回家。2002年3月因证实大法她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又被第三次非法关进劳教所,在这期间她一直绝食绝水抗议,抵制迫害,被强迫鼻饲80多天,受尽了身心摧残,现在她在劳教所里又在绝食抗议。希望有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

长春大法弟子孙秀霞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恶警魏丹为使她放弃修炼,使用了各种非法手段,如:罚站、超负荷强制劳动,家里送的衣服不让穿,夏天穿棉鞋,还株连骚扰家人。记得有一次大法弟子郑冬辉写思想汇报时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恶警魏丹就让整个小队的人喊“劳教人员郑冬辉”,而孙秀霞高喊“大法弟子郑冬辉”被班长打了两个耳光,为此她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2002年4月被释放回家。十六大前夕,当地派出所恶警逼迫她写放弃信仰的“保证”,遭到拒绝,因此将其非法拘留,后又将其非法劳教,使她家人再次遭受妻离子散之苦。

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一小队,还有藏玉芹、李佩贤、梁晓光、许国荣、郑小明等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如罚站、电棍电击、打耳光、不让睡觉、脚踢、辱骂、强制洗脑等等。郑小明、许国荣还被固定在床上数天,大便也不让下来。

希望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