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城里两位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
  • 法轮大法救了我

  • 要经得起考验

  • (一)法轮大法救了我

    我是航天工业系统的一名职工家属,是一个二十多年的老病号,就是因为病魔缠身,生活无法自理,单位才照顾我办理了农转非。多年来,胃病、肠道病、妇科病、神经衰弱、贫血、风湿疼痛等多种疾病使我成了单位有名的老百姓病号,长期吃药不间断,一年要住几次院。

    98年由人介绍得法,通过一年多的学法和集体炼功,师父经常帮助我净化身体,消业,使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再也没有吃过药、住过院,与药绝缘了。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学法炼功信心倍增。

    就在这时候,邪恶江泽民发动的720迫害开始了。因为邪恶来势汹汹,家人因为怕心从原来支持我炼功转入反对我炼,我也因为学法不精起了怕心,开始自己在家偷偷学法炼功,后来慢慢地松懈下来,再往后就停止了学法炼功,于是原来的病又回到我的身上,正如李老师在《转法轮》“有所求的问题”一章中讲的“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

    到2000年春节病发得更严重,去有名的大医院住院两次,花去医药费伍千元,自己身体遭了殃,家人也跟着受了累。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能再这样滑下去,一定要坚修大法,坚持学法炼功,提高心性。于是我又捧起大法的书。以前由于我文化低,学《转法轮》的时候是丈夫念给我听,从这次开始我自己学念《转法轮》,边读边理解,不认识的字就问功友或家人。这样一来,自己对大法的内涵有了更深的领会,学法的心也更加坚定。

    但是,我还是一个修炼中的人,还有一些心没有去,又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公安和保卫部门的人到家里来清查,问我还在炼功没有,自己竟脱口而出:“我没有炼法轮功了。”话一出口,马上意识到错了,是自己有怕心造成的,十分后悔。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象山一样高的真相资料摆在面前。我明白是因为我已经知道错了,师父呵护、点化我加倍弥补。从此以后,我更加坚定的学法炼功,向亲友讲清大法真相,揭露邪恶的谎言,向同修讲自己的教训。亲友明白真相后确实有的走进了大法修炼的门。同时不论天晴下雨,坚持到各地去散发真相资料。现在也不知道经过我的手发的真相资料有多少了,反正只要能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我就要努力去做。

    由于自己坚定信念,真修大法,身体得到了净化,不但与药无缘,还承担了每天的家务,买粮的时候,能扛着四十多斤的袋子爬上四楼,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每天还要跑很多的路去散发真相资料,做的事很多,时间很紧,却从不感觉累。单位里和邻居中知道我原来是老病号的人都觉得奇怪:以前你成天病怏怏的,现在怎么这样精神?因为没了怕心,每当这时候我都能正气浩然的回答说:“这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同时也用他们能接受的话说:“你们要想身体好,也赶紧学法轮大法吧!”


    (二)要经得起考验

    我是航天系统某单位里的一个大法弟子,识字不多。二十几岁时疾病开始多了起来,特别是97年出现关节炎,治了一年多没有效果。到98年更严重起来。就在这时,一个炼法轮功的功友给我谈起了法轮功,我越听越想听,觉得这正是我需要的,于是当天下午就参加了第一次学法炼功,那是98年8月16日。在学法过程中,越学越感到大法洪大,越炼越想炼,心里越来越亮堂。每天早上很早起床,参加集体炼功学法,晚上从单位回来,有时饭也顾不上吃,洗把脸就赶着去参加晚上的集体学法炼功。虽然很辛苦,但得到这极其珍贵的大法,心里总是乐融融的。

    学法炼功两星期后,我的天目逐渐开了,就象师父讲的那样,眼前出现隧道,有山、有水、有大海、飞天。通过学法炼功,我原来很严重的关节炎好了。想到这么好的大法,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就在99年7月17日回到原籍老家,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弘法。可惜的是,我刚到家,邪恶头子江XX就开始镇压法轮功,电视里成天播放诽谤大法的文章。正如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由于当初邪恶是铺天盖地而来,就使我们讲清真象的工作难度很大,好象人都听不进去,实际是那场邪恶抑制了人。人们偏听偏信了那些邪恶的一言堂的谎言之后,带着那种听信了谎言的思想、疑问,加上邪恶利用人这种不正确的思想,使人更不能正确地认识我们,也看不到这场迫害的真象。”也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不知怎么办,不知怎么给别人讲真相,没办法只好回来。回来后的第三天晚上,我刚合上眼,突然听见有雷声响,然后就象从很远的地方亮了一个灯炮似的,接着眼前出现一个电视机,电视机里师父又在讲法,好象这是在悉尼讲法,声音象在大礼堂讲话一样,讲完话就隐去了。我悟到:学法炼功不能动摇,要经得起考验。自此,虽然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但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一点不减,而且不断地寻找机会向身边的人讲真相,不断地鼓励其他功友坚定修炼。以后我们有了真相光盘,我就在家里放给同修和其他的邻居看。

    有一次,一位在我家看过真相光盘的人向派出所将我举报了,2001年7月6日来了十几个警察抄了我的家,连我女儿刚买的新皮箱也被它们撬坏。它们把我带到公安分局审问,想到师父的经文《正大穹》“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心里一点都没有害怕,反倒觉得那些被邪恶头子欺骗、驱使的警察可怜,我就利用这机会向他们讲真相,中午他们端来饭菜,我不吃也不喝,只要有人就不断的讲。整个过程除了一个副局长叫嚣他“死也不信”,其余的人都是在认真地听,有的还提出一些问题让我解答。到了晚上11点,恶警转向恐吓和欺骗我的女婿及亲家,让他们交了1000元的保证金后把我放了出来。尽管一整天没吃没喝,却不感觉饿,回家的路上觉得身体轻飘飘的。

    这件事发生后,我更加深刻的领会到做得好与不好,关键在我们那颗心。而且经过我们的引导,有几个人接受了大法,走入修炼中来。更有一大批人认清了真相,不再相信邪恶的造谣。

    现在,我们都在全身心地做“三件事”。我们相信有师在、有法在,真正按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去做,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就能不辱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