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见闻:吊铐铁栅栏、上绳时塞进啤酒瓶、“死人床”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保定劳教所一直充当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的打手,里面非法关押着来自河北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狱卒为了捞取个人利益,对法轮功学员野蛮动刑,让善良人目睹心惊。

保定劳教所将法轮功男学员强制集中在第一大队,并安排了邪恶的强行洗脑。强制洗脑期间,把大法弟子关在单间里,墙上贴满了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图片,有时把窗户用棉被封住,门上的玻璃也用报纸糊住,把大法弟子长期单独关进房间里,分不清是白天黑夜。恶警随时都可能进来施暴,对大法弟子非绑即铐、非电即打,指使劳教人员(犯人)轮班看守,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并采取各种手段施加压力。

恶警在“上课”中诬陷大法,宣扬前后矛盾且无事实依据的材料,不准大法学员提问题,否则以“破坏课堂秩序、破坏所规队纪”为由加重迫害,给大法学员戴戒具等。

在一次恶警大队长李大勇 “上课”时,坚定的大法弟子不畏邪恶迫害,质问恶警,李大勇无法回答,指使事先安排的打手(劳教人员)连推带搡带走,更多坚定的大法弟子纷纷起立,离开教室,拒绝“上课”。恶警为发泄私愤,以让背“所规队纪”为由,恶意迫害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田建新正视恶警说:“修炼无罪,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们被劳教是冤枉的,我们不是劳教人员,也不应该背劳教人员背的‘所规队纪’……”恶警把田建新以“十”字双手铐在铁栅栏上七天七夜,致使田建新小腿、脚浮肿,穿不上鞋,无法独立行走。

大法弟子李建国,56岁,以不参加劳动抵制迫害,恶警将其“十”字形双手铐在铁栅栏上十天十夜。李建国坚强不屈,又被关禁闭七天。李建国对恶警说:我是国家铁路工人,曾为社会做出过贡献,我们这代人吃的苦是你们年轻人不可想象的,我现已光荣退休,我这个年龄该是安享晚年了,只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就被非法劳教?!你们现在这种做法更是错上加错,国家给配备的戒具是让你们这样使的吗?后在强制洗脑中,恶警让劳教人员殴打李建国,逼其“开飞机”,有三个劳教人员不服从恶警的邪恶指使,没有动手,遭到恶警李亮的打骂。恶警在对李建国不让睡觉13天后,还把他绑在“死人床”上达一个半月之久,也无法改变他对大法的正信。

大法弟子马玉林多次被恶警残酷折磨,四、五个恶警对马玉林拳打脚踢。恶徒们在魔性控制下,丝毫不考虑后果,对马玉林实施“上绳”,在绳子勒得不能再紧的情况下,再塞进啤酒瓶,使尼龙绳勒进马玉林肉里,其深度能放下一支铅笔,连续三个半天,反复上绳。最后被绳子勒过的地方多处溃烂,胳膊没有知觉,在一个月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还用两个高压电棍交替施暴,使马玉林后颈、腰部、脸部、阴部、嘴上大面积灼伤。恶警还指使劳教人员随意殴打马玉林,有的劳教人员为了讨好恶警,就想尽办法折磨。大法弟子马玉林在承受着巨大痛苦中仍用善念向他们讲着真象,化解了这些人的恶念,最后这些劳教人员再也打不下去了,而且私下里向大法弟子道歉。

大法弟子刘永旺,曾在公安部的迫害下坐“老虎凳”,致使一条腿残疾。刘永旺曾绝食一百多天抗议无理迫害,他始终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给恶警极大震慑。在强制洗脑中,恶警发泄私愤,对其残酷迫害,绑在“死人床”上、电棍电、恶意灌食……一次恶警李亮酒后,对绑在床上没有一点抵抗能力的刘永旺,用带尖的竹筷子撬开嘴,来回捅,使刘永旺满口流血。

大法弟子黄伟,在保定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被送到河北省第一监狱,让叛徒给其洗脑,后又从太行监狱及北京找来犹大多次灌输邪恶思想,最终也不能使其改变。恶警后来指使劳教人员打黄伟,十五天不让睡觉,后又逼黄伟抱头蹲,被黄伟拒绝。

大法弟子冯国光,前保定市易县西陵镇镇长,在恶警强制洗脑迫害期间,冯国光与另外九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警对冯国光强行恶意灌食,使流食进入肺部,造成严重的肺积水,送到医院用引导管排肺部脓水,后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附:保定劳教所第一大队,电话:0312-21291021,
大队长:李大勇;
教导员:刘越胜;
副大队长:刘坚;
副教导员:茹吉祥;
中队长:刘庆永、宋亚鹏、张谦、李亮、王少飞、王磊、文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