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米洛舍维奇被审判到江泽民被告——专访法学家于浩成先生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大纪元记者洛杉矶报导——去年10月江泽民访问美国抵达芝加哥的四天前,伊利诺州北区美国联邦法院收到一份特殊的诉讼状——美国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就法轮功成员在大陆受到的迫害,以「酷刑」及「种类灭绝」等罪起诉江泽民。该庭法官今年年初准许控告方提交案情资料,受理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控告,目前仍在继续中。因此案被告当时系“国家元首”,举世瞩目。中共换班之后,江氏虽握实权不放,已无国家元首「外交豁免」这一护身符。此案前景怎样,本报就此有关问题专访旅美学者、法学家于浩成先生。

  记:于先生如何看待此案——江泽民在美被告以「酷刑」和「种类灭绝」两项大罪?

  于:这件事在上影响很大,传到国内去也是这样。不管有没有豁免权都是这样。在民主国家似乎没什么,总统被弹劾人们认为是正常的,他做了丑事、错事新闻媒体上都要登头条的,这在民主国家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是民主制度的一大好处,就是总统也得秉公办事。这个案子在专制国家却是破天荒的大事,在那里人们是敢怒不敢言,你告他,还没告呢就被关起来了。

  记:是啊,两年前大陆和香港就有人依据中国法律起草诉讼状,告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违宪,还在酝酿中就被抓起来了,其中一人现已杳无音信,当局也没有任何交代。

  于:我非常钦佩法轮功学员的勇气。我本人当年也是因为为「六四」学生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关了一年。在那个环境下这样做不容易。在中国那个社会民告官是不可能的,有理无理先打40大板,中共统治下与封建社会的做法差不多,甚至还厉害,打40大板是说你失礼「犯上」,现在是说你「颠覆国家」「颠覆政权」,这个罪可就大了,这不就是文革「阶级斗争」的翻版吗?有了这个罪名他就可以任意整你,甚至杀了你,让你有冤也无处申。

  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依民主程序,伊州北区法院接受了此案,从国际法准则中这完全是合法的,没有问题的。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中国于1987年就签署加入了《禁止酷刑、残忍、不人道或侮辱性待遇或惩罪公约》,根据国际法规则,对一般性的罪名,国家元首拥有豁免权,但对于「种类灭绝」这样的大罪,绝对没有什么豁免权的。什么是「种类灭绝」罪呢,英文名是:Genocide,有多种译法,如有译为「种族灭绝罪」的,我翻了翻字典,觉得梁实秋先生主编的「汉英大字典」译为「种类灭绝罪」比较贴切。因为它本意是指:蓄意(有计划地)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族群、种族或宗教团体而实施杀害该团体的成员,致使该团体在身体或精神上一遭受严重伤害等。江泽民1999年7月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对法轮功信众的镇压,他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动用国家机器使整个国家卷入参与这场群体灭绝的迫害,这和当年纳粹灭绝犹太人有什么两样?可以说法轮功学员以「种类灭绝罪」控告江泽民是非常确切的。

  记:于先生对江氏这样做也是深恶痛绝啊!对法轮功受到的迫害则似乎亲同身受,您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于:你可以把我称之为持不同政见者吧。我是搞法学的,一个国家从「无法可依」到「有法不依」再到国家元首带头违宪,逍遥法外,只有独裁国家才有这样的事发生,独裁者掌权才会使国家有这样的倒退。但是呢,他没有好下场的。

  我们前些日子在电视报纸都看到,伊拉克萨达姆这个专制独裁政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垮台了。此前,中共喉舌“中央电视台”还请了几个“军事专家”分析将要发生的战争,说不能“唯武器论”,美国“将陷入伊拉克人民战争的海洋”,“第二次越南战争”,这不是公开庇护专制独裁政权吗?结果怎样,兔死狐悲。最富有欺骗性的是,它在整个新闻报导中掩盖了伊拉克人民对专制独裁的痛恨,对民主的欢迎,我们都看到了,伊拉克人把萨达姆的塑像拉倒欢呼。专制独裁在台上,人们敢怒不敢言,它倒的时候是什么下场,那时候人们真实的心情才表达出来了。

  说起来,我这一生经历了好几次类似这样的事,心情都是一样的,印象都特别深。当时「六四」后不久,即6月24日我就被抓了,关在监狱,当年10月某日专案组接我去医院,在路上我听到他们说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打死了,到了医院,看到医生护士也都兴高采烈,议论纷纷,人们到处在讲共产党这个专制政权这下完蛋了。另一次是1991年秋,适逢我生日,当时买个鸡在手上,闻苏联垮台,一时有感而发,心里吟道:「雄鸡一鸣天下白,今我适逢66顺,冠红似火末蹉跎」。人们受压迫,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都是独裁专制的暴政,我们现在努力争取民主,不能听任他们的残忍,世界人民对我们是支援的,中国人民对我们也是支援的,只是迫于暴政埋在心里不敢讲而已,江的倒行逆施,绝不会有好下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绝不是迷信,这是符合历史规律的。齐奥塞斯库、米洛舍维奇最后被送上法庭,中国的专制独裁者也逃脱不了同样的下场。

  记:独裁专制真的早已过时了,那些不顺应历史规律的人,下场真是很可怕的呀!能否请于先生谈一下您认为法轮功学员这样做的意义呢?有人认为他们在涉入政治。

  于:我不是法轮功学员,其实我也不是民运人士。我前面提到,说我是一个具有民主思想的持不同政见者,还是比较贴切。你说我在搞政治吗?我没有政治纲领,我也没有对权力的申诉和企图。我只是凭自己的良心在指正一些当权者的不义之举而已,难道当政者有错不可以指正吗?权力政治的肮脏,实际上令清白者不屑参与,而当它肮脏到令人难以立足时我们就应该指正它、制止它,难道我们连这样的权利都是没有了吗?法轮功也经常面对一些人说他「参与政治」的指责,有许多人甚至因此而不同情法轮功被迫害的现状,这一点我不敢苟同,在我非常理解法轮功的处境。我认为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把独裁者告上法庭:藉助国际社会正义之力,制止它在中国的独裁,智慧之举,在独裁者还在台上时就诉之法律,有勇气!如果当时米洛舍维奇能在他在位时就送上国际法庭,那就不会让他屠杀那么多人了。

  记:法轮功学员这么一告,对国内迫害法轮功、迫害宗教信仰和争取民主的异见人士,都是一个警告。

  于:对那些警察来讲,不可以说奉命行事的了。你现在明知道那是错的你还去做,那是有责任的。我想他们再不敢肆无忌惮了,我知道这些迫害别人的人中有一些很糟糕,他们以整人为乐,狐假虎威,坏透了。有一点良心的人知道了给自己留条后路的。

  记:有些海外华人认为:法轮功在海外状告江氏,是给中国人丢脸。

  于:这些人多数还没有认识到江氏独裁的真面目,或者说被独裁者的欺骗所蒙蔽了。最近这个SARS病对这些人倒是一副清醒剂,SARS病去年11月就出现了,当局也是以「稳定」为借口加以掩盖,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掩盖不住了,等老百姓知道时情况已经失控了。大陆没有新闻自由,以某种意义上讲是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而这些与人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都是不可分的。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其实它也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国家宣传机器造谣,结果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打成X教。手法是一样的,独裁者控制的喉舌是不足为信的,本质上它的一切宣传都是为其「权力」的稳定,而不是为了真正的「社会」稳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