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到了安娜堡(译文)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2002年6月的一天里,当江××要访问冰岛之际,我计划飞往冰岛参加终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的和平呼吁。我和其他全世界数百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都想要冰岛及全世界人民知道有关中国正在进行的对法轮功血腥镇压的真相。我们更想让江××知道,它将对它的一切罪行负责,它将无法逃脱这个知道真相的世界。

我驱车10个小时从密西根抵达巴尔的摩华盛顿机场。但那就是我有可能离冰岛瑞克亚维克最近的地方了。我被冰岛航空公司拒绝登机。我的护照是有效的。来机场前,我的机票经过确认。但是我仍被告知“不能登机”。我的名字出现在一个名单上。什么名单?一个由冰岛司法部提供给冰岛航空公司的名单,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名单。

稍后几天,一家冰岛报纸报导了真相。原来那个名单是由中国政府提供的。这是只有经过在美国的间谍进行详细搜集后方可制成的。

我在密西根大学就读。这里有30,000多学生。我不是法轮功的联系人,且我的名字从未出现在法轮功的网页上或文献里。我也没有任何与法轮功的公开关系。法轮功也没有花名册。应该说如果江××的间谍有看不到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话,我应该是其中之一。但是,江××的间谍确实知道我是谁!如果它们知道我是谁,比较保险地说,它们知道任何一位在美国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事实上,中国江政府撕掉了伪装,公开承认它们有美国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黑名单。今年一月,当美国公民李祥春在中国被非法逮捕后,中国驻旧金山领馆领事公开威胁法轮功修炼者不要去中国,因为中国政府有一个名单,上面有所有海外法轮功修炼者的详细数据。

这种外国政府在安娜堡这样小城里做间谍工作,简直是公然侵犯人的隐私。不仅如此,这是北京那个暴君企图左右或决定一个安娜堡人,或者芝加哥人,或美国人的所信所为。

对中国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从来不只是中国的问题。我的冰岛之行的经验告诉我,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镇压是关系到对一个美国公民的人权的镇压。江××的行径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我们对面的这座政府大厦起诉了江××。我的亲身经历正是其中一部份。每一位美国公民都应该和法轮大法修炼者站在一起,让江××知道美国人民将捍卫我们的公民权利。随着更多的美国人民了解法轮功学员,他们也将更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会从心底里知道江××的所作所为不光是侵犯了我们的权利,更是对我们灵魂深处对世界上什么是好的认识的公然冒犯。所有这些美国人民都将清楚江××必须对它的所作所为负责,这场迫害必须停止。

(这是作者2003年5月9日美国中部2003年法轮大法日庆祝盛典上的发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