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这是九十年代发生在山西省忻州市的一个恐怖的故事。

某日,建筑工人张有昌在工作时脸色苍白,呕吐不止,几小时后便昏迷不醒,被送进当地医院救治。由于病因无法确定,治疗无效,病情急速恶化,出现神志衰竭、双目失明,口角发黑。陪视的二哥张有双也发生了类似的症状。最令人惊奇的是,两人身上还出现了一种鱼鳞状的红色光斑。病情迅速恶化,张家两兄弟生命垂危,陪视在侧的张父、岳父也开始呕吐昏厥。医院无计可施,竟将这四个病人送回家中。回家当天,张本人死去,三天后张二哥死去,再两天后张父也命归黄泉。死亡症状令人惊骇:头发全部脱落,身上布满鱼鳞状红色光斑。张家人绝望悲号:我们得罪谁了!我们得罪谁了!我们得罪谁了!

张有昌等三人死后,突然被“上面”来的人强行拉走火化。张家要求查明死因,得到的答复是:“有什么好查的?胆敢闹事就抓起来治罪!”。实际上,政府方面是按照烈性传染病来处置的。民间也盛传张家得了怪病,张家所在的南关屯恶名远扬,成了名扬数百里的可怕的“瘟神村”。南关屯生产的农副产品无人敢买,连在外打工的南关屯人都被解雇。有位村民到储蓄所提款,柜台出纳员一见南关屯字样,连忙扔掉取款单,惊呼:“走开,快往后退!”政府严加保密,媒体也缄口不语,人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名的恐怖四处流传。

后来,张有昌的妻子和岳父病情加重,他们冲破有关方面的劝阻,赴京诊治,次日便查出病因:核泄漏辐射所致。原来,张有昌在清理工作中捡到了一个荧光闪闪的钴60放射源,使自己和所有接近他的人都受到过量的辐射伤害。如果张有昌的妻子和岳父不是抱着“死也要死个明白”的决心拼死一搏,在当局习惯性的信息封锁政策下,不仅他们必死无疑,而且还会有更多的人继续受这个放射源危害。

这个造成3人致死,至少140余人受害的放射源失控事件,被官方严格禁止见报,直到今天。核泄漏自然是要保密的,事情的前半段被视为恶性传染病,同样是要严加保密的。中国经常爆发瘟疫,政府部门一概秘而不宣。为此,鼠疫被称为“一号病”,霍乱被称为“二号病”。几十年来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已移居澳洲苏珊的女士曾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卫生防疫站工作,据她说,这次SARS爆发使中共处理瘟疫的欺骗手法在国际上曝光,其实,中共早就用刑事犯罪条款来对待瘟疫病人,一点都不允许消息扩散,否则按刑事犯罪处理。

去年十月份,陕西省的一个村庄曾爆发瘟疫。一户农家宰羊,羊血溅到人身上,当事者在两小时内暴毙,次日全家人都死光。疫情一出现,政府就调来军队,将该村包围起来,不允许外人进入,也不允许里面的人出来。一周之后,全村人都死光。邻村人受到警告,不许走漏消息,否则以泄漏国家机密罪治罪。这一点点线索,也是偶然走漏的:邻村人在海外有亲戚,碰巧在那时往回打了个电话。有人想进一步调查,但官方否认,没人敢接受媒体采访。而将消息透露出来的海外人士,也顾虑国内亲人的安全,不愿提供更详细的资料。

这种封锁消息,军队戒严,把人封得死绝的做法是值得讨论的。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必须全力救治,人命关天。最不该的是封锁消息。人民有权了解自己面临的危险,有权采取措施及早防范。眼下SARS可能向乡村扩散,希望当权者改弦易张。

就算农民是二等公民,农民也是人。

就算生死有命,也让人家“死个明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