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外逃资金超过外资投入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中国贪官污吏以各种方式将巨额赃款外流出国,在西方挥霍享受,总额已达数千亿美元。美加已成为中国腐败家族的天堂。官逼民反。2002年全国抗议示威一千二百多万人次,涉及一千七百多个乡镇。胡锦涛在中共二中全会和中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就共产党贪污腐败和执政地位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首次把共产党的腐败同人民的抗争以及政治体制改革联系起来,共产党官僚的腐败正在逼迫人民起来造反,革共产党的命。

中国的腐败现象已从国内蔓延到世界各地,遍布西方各国的中国腐败份子及其亲属,被人称为「中国海外腐败兵团」。城乡二千多万赤贫阶层挣扎在生死线上,社会保障系统没有建立起来,失业人口日益增多,三农问题没有解决,呆帐坏账占银行贷款总额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而「中国海外腐败兵团」却拿国人的钱在海外潇洒自如,挥金如土。

外逃资金二千多亿美元,仅2000年一年外逃资金四百八十亿美元

北京「半月谈」杂志披露,中国贪官污吏外逃使国家损失五十亿资金。这个数据仅指官方正式立案的赃款。如再加上那些没有立案或没有暴露的,数字会翻上二十多倍,达二千多亿元。中国一方面在不遗余力地吸收外资,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的资金外逃。北京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以各种方式非法转移至国外的资金一九九七年总金额为三百六十四亿美元,一九九八年为三百八十六亿美元,一九九九年为三百八十三亿美元,至2000年中国资金外逃已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亿美元。尽管如此,海外人士认为这个数字太保守,因为资金通过香港进入美加等国易如反掌。香港廉政公署2001年破获一个庞大的跨境洗黑钱集团,警方联手调查显示,这个集团,至2001年被捣破的五年来总共清洗黑钱高达五百多亿美元。

按国际上通行的计算方式,资本外逃额多年累计下来,数额已达数千亿美元。更多的资金流出无法记录在案,因此这一数字可能更为惊人。另有统计显示,过去三年来自香港的「外来直接投资」从一九九八年的一百四十七亿美元大幅飙升到2000年的六百四十三亿美元。这笔钱中的相当一部份来自于地下钱庄的洗钱活动和贪官污吏的「反投资」。

通过留学渠道外逃资金也是「中国海外腐败兵团」的另一特色。目前中国在海外留学人员多达四十六万人,分布在世界上一百零三个国家和地区,以每人每年平均消费十万元人民币计,就是四百六十亿人民币。如再加上他们的隐性支出就会更多。伦敦的许多中国留学生年龄越来越小,那些乳臭未干生活不能自理的小留学生被英国人称为「中国阔少」,他们出手阔绰,行有车,食有鱼。北美的新一代中国留学生也大都是些中小学生。他们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挺像样的公寓,没几天又开上一辆很不错的轿车,因为他们在国内的父母亲戚经济实力雄厚。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留学生的父母除少数是私企老板和白领阶层以外,大部份都是中国的贪官污吏.美国教育基金会一位人士透露,外国留学生一年可为美国赚来九十多亿美元的教育收入。美国的传媒说,教育费用已成为排在航天、影视、军火和电影等行业之后的第五位的出口创收行业。中国大陆留学生占美国留学生的第一位,是美国教育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高干子弟在外国生活奢侈被传为奇谈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逃往海外成为中国贪官逃避惩罚的首选。而出逃的人数、级别和手段都在不断上升之中。大量黑钱外逃的主要策划者就是「中因海外腐败兵团」。目前活跃在海外的腐败兵团首推国内高干腐败份子的亲属。中国四大太子党江泽民之子江绵恒,邓小平幼子邓质方以及李鹏两个儿子李小鹏和李小勇都是「中国海外腐败兵团」的重要成员。他们的所作所为已为传媒多次报导。其中江绵恒列榜首,是中国第一大贪官。

纽约是中国高干子弟的大本营,其次是洛杉矶和旧金山。纽约高干子弟居住在新泽西州的高级住宅区。经常在纽约出没的高干子弟不下三百多人。

中国一些官员和国企领导的子女在国外留学,其生活之奢侈,花钱之豪放已在国外传为奇谈。另一些高干子弟则利用父辈的特权经商,聚敛财富。这些官员口头上反美反西方,背地里却通过他们的子女把巨额国有资产转移到西方国家的私人秘密账户。这些高干子弟虽选择了西方的生活方式和制度,他们实际关心的只是股票、房地产或靓仔美女。

中国海外腐败份子,由于与国内腐败的高官关系密切,搞起权钱交易来得心应手。首钢总经理助理周北方与海外腐败兵团共同侵吞国家资产;原广东人大副主任于飞为其女婿(港商)批条子批地,中国银行前行长王雪冰在香港搞一个姓陈的舞女,挥霍二十三万港元,而另一方面他却使中行蒙受十二亿美元的损失。他在担任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行长时,用内外勾结的办法经手了三千多万美元的违规贷款。

在著名的中科创案中,两名股市「头号操纵者」吕梁和宋焕良大量抛售股票后,亦携巨款潜逃海外。吕梁已逃亡加拿大,朱焕良下落不明。广州园林局副局长关建樟,先后收受他人现金港币七十三万元、人民币三十万元,名义上都是为独生子女留学积累学费。2002年出逃的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塞芳先悄悄让他的妻子和女儿定居美国,然后他再携款数百万外逃。河南原中共漯河市委书记程三昌通过各种途径转往外国的资金在一千万以上,让他的一个女儿在荷兰定居。青岛市计委一位姓邱的处长将妻子儿女送往美国后再转去大量的不法资产,待到他想外逃时案发被扣。

海外中资与驻外机构的腐败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的另一支重要的方面军,是中资海外机构和中国驻外代表机关。中国各省市地县甚至一个乡都派遣驻港办事处或设立公司。而在这些机构里工作的驻外人员大多数是当权派的亲信或亲戚,他们都有一顶保护伞,平时又缺乏约束。因此在海外花花世界里相当多的人都蜕变为腐败份子,或者有的本来就是腐败份子。他们直接把大量国有资产转移到海外。红塔集团的褚时健案、原湖北驻港办事处金鉴培案,都是这一类人所为。中国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相当一部份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和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然后再通过不同渠道变其为私有财产。一些中资海外分支机构的敛钱手段近于疯狂,他们在和外资企业及境外企业交易时,与外方相互串通,低估国有资产价值,隐瞒、截留境外投资收益,把外币转进自己的帐户。朱镕基去年在香港曾召集驻港的中资机构领导人和代表开会,十分严肃地要求他们自律,任何时间不要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

美国主流媒体曾报导,洛杉矶和纽约等地的房地产业人士曾经注意到一个可怕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乃至百分之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业内人士也透露,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输赢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为理由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帐了事,而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这些黑金只要在当时得到相关领导的默认,立马就能够变黑为白。

美国是中国贪官污吏的冒险乐园。贪官外逃大体有四个去向,涉案金额相对小,身份级别相对低的就近逃到泰国、缅甸、马来西亚、韩国和俄罗斯等周边国家;案值较大身份较高的大多逃往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等西方发达国家;一些弄不到西方大国签证的官员暂时先待在非洲、拉美等法制不太健全的小国,伺机过渡;另有相当多的外逃者通过香港中转,利用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再潜逃到其它国家去。但更多的外逃官员则把美国当作一个首选之地。

数百万美金豪宅的现金交易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导,美国和加拿大的许多大中城市的房价一涨再涨,供不应求,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移民需求量太大,而且太有钱。哪里有房子卖哪里就有黑头发黄皮肤操着南腔北调的汉语和洋泾滨英语的华人。一些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出手就现金交易。笔者一位侨居洛杉矶多年的朋友亲口告诉我,他邻居家一幢二千多平方米的豪宅售出时,一对打扮入时的年轻男女从奔驰车里拿出三大箱子现金,几百万美元一次付清,吓得房东老夫妻俩差一点昏死过去。令那些靠几十年贷款供楼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人目瞪口呆。美国会计师和律师对这些来自中国的富有的新移民感到十分震惊。这些美国豪宅的中国新主人其中有多少是贪官污吏和他们的亲戚子女呢?

加拿大又是一个贪官污吏的外逃天堂。经过香港出逃至加拿大也是中国的贪官污吏的一个去向。中国贪官外逃的目的地盯上加拿大,是因为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很容易接纳外来移民。夫妻双方中的一方一旦加入加籍,另一方就能拿到绿卡。因此很多官员在出逃前,先将家人移民到加拿大,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厦门远华案主犯赖昌星就是凭着一纸香港护照逃往加拿大的。

美加成为中国外逃贪官的天堂

温哥华早已香港化和台湾化,不论讲广东话、北京话和客家话,都可以通行无阻。洛杉矶蒙市的中国移民几乎已把美国原居民挤了出去,那里原来叫「小台湾」,现在又叫「小北京」或「小上海」。如此的环境使中国的外逃贪官即使不识英语也如鱼得水。温哥华地区港台大陆移民风水轮流转,反映在房地产的交易市场上。香港回归前,香港移民疯狂购置温哥华的房地产,九七回归后,香港移民高潮过去了,接着兴起台资移民潮。在台湾泡沫经济破灭后,港台移民及实业者锐减,现在购买豪宅者都是中国大陆新贵,他们之中有贪污犯、侵吞公款者、不法奸商和形形色色的贪官污吏。在温哥华市华人社区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国移民梁姓夫妻用六百多万元加币,在温哥华最高尚的住宅买了两块十多万平方尺的土地建筑别墅,聘请了温哥华收费最昂贵的建筑师和建筑公司,建了一座室内面积达二万英尺的豪宅。室内设备应有尽有,自动控温的游泳池、电影院、健身房、空调灯光等等全部实现智能化。这对梁姓夫妻在中国决非等闲之辈,为了掩饰财富来源,在市中心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生意清淡。

中国银行开平分行的连续三任总经理及两名主管盗走近五亿美元潜逃到温哥华后,均在温哥华地区的列治文市买下豪宅。赖昌星举家抵达温哥华约两个月,即在温哥华西五十七街,耗资一百三十万加元购入一幢连花园面积达一万平方尺的豪宅。该区是温市著名的富人住宅区,居民原以白人为主,但近年随大量华裔移民迁入,已渐「变色」。

在今年年初,北京两会前夕,中国人民银行颁布了「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人民币大额和可疑支付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和「金融机构大额和可疑外汇资金交易管理办法」。根据这三个法规,一些大额人民币支付交易将受监控,包括企业之间一百万元以上单笔转账支付,二十万元单笔现金支付,个人帐户二十万元以上的款项划转,当日存取外汇现金一万元以上,当日非现金交易个人十万美元以上和企业五十万美元以上的大额外汇交易。从今以后所有个人帐户中出现的二十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款项都将受到监控。可惜「亡羊补牢为时晚矣」!「中国海针腐败兵团」已成为中共身上一个晚期恶性肿瘤,吮吸着它的血肉,腐蚀着它的肌体,最终必将成为它自己的掘墓人。

(摘自开放5月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